那么第二步就要两人相遇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交恶了。这一步比较的困难。毕竟这种级别的动手话,这一般修士是不会冒险近身观察的怕是牵扯其中。所以来说这些家伙只会远观。所以在打斗方面的话,恒仏打算是用大量的障眼法混骗过去便是了。

    所以才需要长线去布置这障眼法的背景。其实这计划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这么友好的,但是能够有机会将燃灯吸引出来。如果燃灯一伙人真的是动手了,这罪证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如果是说跟玄奘脱清干系的话,那么恒仏扬长开去也未尝不可。现在就因为这约战的时候,闹得是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了。时间也足够了可以动手了。原本这传闻归传闻,应该也只是吃吃瓜便是了,没有人会预料到会是真的。

    当然也不是说恒仏和玄奘这两人在江湖名声有多大,追随者有多少的。但是这两人毕竟也是响彻一方的人物了,大家伙想看的应该就是这个双方背后人物的暴露吧!那这瓜吃得就足够值得了。当恒仏和玄奘如期出现在这峡谷之巅的时候,众人一下是被点燃瞬间就沸腾了。黎明破晓前两人就这样毫无征兆出现在顶峰之上,任其微金鳞甲覆盖全身,两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姿势。恒仏标志性的双刀架着生前。

    而悟净和玄奘一边也是张牙舞爪的。战事一触即发,按照剧情的发展需要恒仏和玄奘应该是在昨晚的时候苦战了一整晚了。所以差不多也是需要在破晓之前将悟净给解决掉了。首先是在众人面前手刃了悟净,悟净当场血洒之后便是被恒仏踢下河道当中了。恒仏从背后双刃贯穿其胸膛。随着一阵痛苦面具之后,恒仏用脚撑着悟净的背部将双刀抽出来,随之悟净便是倒下在滔滔江水之中了。大概上的障眼法的意思就是利用光影重叠了,这种方式比分身进行比试来得更为真实一些。不管之上原气质或者是说灵压来说都能够最大限度保持原汁原味。

    这个就是为何一定是要借助破晓的时间段了。这个时间段有足够的光亮度让大众看清楚。同时这种光线泛着微微弱弱的黄光也是足够的刺眼。某种程度上来说能够让人看清楚却又看不清楚的一个状况。这个环境之下就相当适合恒仏使用幻术或者是障眼法了。就看这恒仏在台面上表演,众人是兴奋地不行。这里三层外三层将战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这监督者的确也是到了,但是在被人墙挤兑在了最后面,根本没办法进来。

    这监督者到场之后就是解决玄奘的时候了,前面一直掐着时间节点控制整个剧情的发展。就是等这监督者能够亲眼所见玄奘遇害的整个过程。按照剧情的发展失去了帮手的玄奘由于等级上的差距是不可能能够对抗自己的。所以战斗也是出重招,然后收拾残局便是了。一众人看得是过瘾完全都不觉得恒仏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反倒是为恒仏呐喊助威了。其实如果说现在的自己大摇大摆飞走的,也不会有多管闲事的修士要阻拦自己的。的确自己低估了自己人气了。

    但是恒仏做戏当然是全套的,自己从水路离开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自己顺势倒下的时候可以将自己所设置的那些障眼法一并给沉入河底。

    “准备好了吗小子!在如水的那一刻一定是要注意我委托的那两件事情了。不管后面我们有没有机会再回来这个主线之上的。”

    等到悟净在河底下设置好传送阵的时候,就是时候将玄奘给抛尸了。恒仏一手掐着玄奘的脖子,高高举起,还是借助太阳直射曝光的情况直接是咔嚓一声将玄奘给了结了。当然了这里的动手都是真格的,只要是近身战就不可能作假的。不过只是简单的骨折而已,休息一段时间服用丹药的情况之下也很快会好起来的。

    这一声咔嚓足够大声了,在场的吃瓜群众是无不一掩面惊叹的。以为恒仏会放过玄奘的,玄奘的背景应该都是知道。即便是追杀恒仏,恒仏这种穷小子也不应该会下杀手的。短暂的沉默之后,群众有爆发处了喝彩的声音。感情是把自己当中猴子把戏看了。

    恒仏顺势就将尸首抛下咆哮的江水当中。随之恒仏回头一望,眼里充满恶狠狠的杀意和掩盖不住的戾气。证明因为杀人而强化了自己的气息之类的。这做戏要做全套,恒仏也不是吃干饭的,自己知道真正杀人的时候这微表情应该是如何的。做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抛给了观众。观众立马是吓破胆了,基本上丝毫不敢动弹的。就只能掩面或者掩嘴惊叹。随之恒仏也跳下了河水当中。

    这监督者好不容易挤进来就看见玄奘被了结了,然后恒仏逃跑的画面。剩下的什么都没有捞着。也不好冲出去山巅去查看情况,毕竟这么多修士在这里,自己一旦暴露了就连累了燃灯了。只能是尽快绕道去到水道之下去查看情况了,好运气的话能够在下流区域找到尸首的。

    当然了尸首这道具也是障眼法。不过玄奘原本就是神识感知类修士伪造一个也并不是太难的事情。而且也不需要伪造全部,只需要伪造一些手臂或者信物之类即可。毕竟你说经过这水道没有妖兽撕咬尸首也是说不过去的。这一切有利因素就造就了玄奘能够功成身退。最重要就是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佛传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Alex郑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ex郑并收藏修佛传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