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静幽用手中的宝剑甩开了金碗之后,厌恶地一剑又朝着熊三炮刺了过去。

    熊三炮也是变招神速,两脚刚一蹬地,马上借力而起,两手合并,爆吼一声“坐地炮”,就朝着孙静幽给砸了过去。

    熊三炮的“惊天三炮”名声在外,孙静幽不敢硬抗,连忙一个翻身躲避了开去。熊三炮蓄积的力量完倾泻到地面上,引得整个空间都是一阵震颤。在熊三炮的“坐地炮”之下,不少宝物被砸得粉粉碎,让人唏嘘。

    看到熊三炮和孙静幽动上手了,阵营之间的对立情绪马上就爆发了出来。看到熊三炮一招既旧力未生的空档,幻尘子化身为章鱼,悄悄地游走在一众财宝的缝隙之间,当熊三炮一落地的时候,一只章鱼脚在缝隙中偷偷地伸了出来,一下子就缠住了熊三炮的脚。

    幻尘子和和幻风子既然是同门的师兄妹,互相之间的配合自然是默契的。幻风子一看幻尘子得手,马上化身为鹰,“咻”的一声,如同一个炮弹,直接就朝着熊三炮的胸肺之间攻击了过去。

    就在这个空档之中,突然又一个黑影朝着半空之中的幻风子飞了过去,一下子就把扑到了老鹰的身上,嘴巴里面发出了“呜呜”的撕咬声。被扑到地上的幻风子显然是非常痛苦,尖声呼救。

    一直隐藏在空气中的女鬼杨允儿突然现身,将灵气聚集为一个手掌的形状,一下子拍到幻风子的身上,把幻风子解救了出来。然后杨允儿大声地喊道“这里有古怪,你们先别忙着动手。”

    听杨允儿这么说,隐藏在缝隙之中的幻尘子马上就把触手给收了回来,有化身为人,从怀中取出了长剑,保持戒备状态。

    熊三炮解除了危机,连忙从怀里掏出了风灯,点燃之后照亮了周围的情况。

    这个空间里面的照明情况非常的诡异,上面有一圈的宫灯,常年不灭的灯火刚好照亮了中间杨广所在的位置。而下面的财宝却在一个坑里,光线是照不到的。

    虽然进入坑里面的几个人都是高手,但是也只能隐约地看见一个轮廓,有了风灯,众人才看到周围的财宝上面大大小小地趴着十几个怪兽。身体如同一只只的财狼,只可惜的是,身体的表面完没有覆盖皮毛,很多地方都是血刺拉忽的,显然平时相互之间也是互相攻击的。更加诡异的是,他们的头部都是婴儿的头部,时不时地发出婴儿的啼哭声音。这十几个怪兽错落有致地蹲在宝藏不同的地方,虎视眈眈。

    熊三炮大吼了一声“他娘的腿儿,咱们这是又着了道儿了,这么多的贪财瘿,先想着怎么活下去吧。”

    一听到“贪财瘿”名号,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帮人都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短了,大多都听过贪财瘿的名头,隋唐时期的有钱人都喜欢在自己的陵寝之中召唤一只贪财瘿,据说这是所有盗墓者的噩梦。寻常的陵墓能寻

    到一只贪财瘿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这杨广的坟不愧是帝王之墓,贪财瘿居然有十几只之多。

    震惊归震惊,这里除了熊三炮之外,没有人知道这贪财瘿有什么可怕之处,只知道贪财瘿视财如命,尤其喜欢金银。

    几个人下意识地围拢在熊三炮的周围,呈现出防御的姿态。最中央的贪财瘿身材要比其他的贪财瘿要大一些,神情倨傲,显然是一众贪财瘿的首领,此时“哇哇”地叫了两声,发出了婴儿的啼哭声音。一众贪财瘿马上就扑了过来。

    熊三炮一个翻滚躲开了首当其冲的两只贪财瘿,嘴巴里面还说道“这些家伙身上有剧毒,不要被他们给碰上。”

    听到这个话之后,一众人纷纷各找各的道儿,躲避着贪财瘿。为首的那只贪财瘿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好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端直就朝着幻尘子给扑过去了。

    那个幻尘子此时已经化作了人的模样,本来是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看着贪财瘿追了过来,两手手刀,像兔子一样在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回头问“熊三炮,他们怎么只追我一个人啊,怎么回事?”

    熊三炮说道“你身上是不是装着这里的财宝,赶紧扔了。”

    “好嘞。”幻尘子一边跑一边把怀里的那些鸡零狗碎的财宝往出扔。但是那些贪财瘿仍然在后面请追不舍。

    幻尘子带着哭腔说道“怎么还追啊,财宝都给你们了。”

    熊三炮说道“把衣服里面的财宝部都扔掉。隔着衣服他们也能察觉到财宝的所在。”

    幻尘子说道“我擦,你们是狗鼻子吗?”说着才依依不舍地从屁股后面拽出一根金条扔到了后面,说道“别追了,这次真的是没有了。”

    幻雷子回头看去,发现那只贪财瘿仍然在后面紧追不舍,实在没有办法,他才依依不舍地从自己的裤子的前面掏出一个鹅蛋大小的说道“你丫的追的那么紧,是在要这个吗?”

    后面的贪财瘿也不说话,幻雷子说道“拼一把吧。”说着就把手里的宝石往前扔出去了老远。就见到一众贪财瘿如同狗撵骨头一般朝着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长安十二阴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漏网的小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漏网的小鱼儿并收藏长安十二阴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