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杰,张哲大哥的儿子,张浩的堂哥。

    张志杰看着手机微信中的一篇文章,陷入了思考之中。

    “张浩这个废物在玩什么?放弃父母财产继承权,这样的蠢事都做得出来?”

    张志杰是法律硕士,公司的法律副总监,在张氏集团工作已经超过了十年,深得叔叔张泽的信任。

    张氏集团是张哲和杨雪梅夫妻俩白手起家创业的,股份归两夫妻所有,各占50%股份。

    后来为了上市的需要,引入新股东,公司股份多次变更,现在张哲两夫妻合计占有集团公司58%的绝对控股股份,还有十几个小股东掌握这小部分股份,剩余的就是股票市场上的流通股份。

    当年为了照顾自己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张哲给了哥哥和妹妹每人1%的股份,三人也算是公司股东之一。

    以现在上市公司200亿市值计算,1%的股份也是2亿元。

    年轻一代亲戚中,除了张志杰,还有张哲二哥的儿子张问天,担任集团公司一个子公司的总经理,

    还有张哲妹妹的女儿张珊,集团公司财务部副经理。

    这三个侄儿外甥都是聪明干练的人才,也是张哲得力的帮手。

    这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瞧不起张浩,在他们眼中,张哲就是一个废物富二代,这个公司如果落到他手中,迟早要给败光了。

    不过,张浩是叔叔的独子,唯一的继承人,他们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可是,张浩的这个放弃父母财产继承权的声明,仿佛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块巨石,掀起了惊天浪涛。

    “咚咚...”

    办公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张志杰一愣,收回心神,透过玻璃门,看到了堂弟张问天的身影,立即喊道:

    “请进!”

    张问天推开门,随即把门关上,反锁。

    “杰哥,忙啥呢?我隔着玻璃就能看到你发呆的样子。”

    “呵呵,没什么,整理一下公司的法律文件。”

    张问天神秘一笑,说道:

    “是不是在看张浩的那份放弃父母继承权的文章?”

    “哦,有这样的事情?”

    张问天一笑,

    “别装了,你肯定知道了,对吧。”

    张志杰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喝茶,朋友昨天新送给我的铁观音,很不错。”

    张志杰走到了茶几旁,坐下来烧茶。

    张问天也跟着过来,坐在了一起,自言自语道:

    “杰哥,你说,张浩这个废物到底怎么想的?我就纳闷了,你说他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居然折腾到这上面来了,脑袋进水了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愚蠢的富二代,想想就来气啊!”

    “咳,说话小心点,当心别被叔叔听到。”

    “呵呵,这办公室的玻璃都是隔音的,外面听不到的。”

    “喝茶!”

    张志杰冲了茶,递了一杯给张问天。

    张问天接过茶,品了一口,说道:

    “张浩放弃了父母财产继承权,也就等同于放弃了公司继承权,杰哥你一直深得叔叔的信任和欣赏,未来这集团公司的继承权恐怕是非你莫属了,以后你也可得多关照弟弟我啊。”

    张志杰轻笑一声,喝了一口茶,左右扫了一眼,低声说道:

    “你想多了,张浩不过是年轻冲动,估计受了什么刺激,和朋友们赌狠,胡闹了一把,过段时间,叔叔就会让他去撤销这份公证书的。”

    “哦!”

    张问天犹如被闷棍击打了一般,一脸的失望。

    张志杰微微一笑,拿起茶壶给他添了一杯茶,淡淡地说道:

    “张浩这孩子确实很不像话,这样胡闹,其实还是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风险的。”

    张问天听了,一愣,

    “这话怎么说?”

    “我打个比方,我只是举例啊,

    公司股权掌握在叔叔和婶婶名下,假如两人一起出去旅游,坐飞机,轮船,火车、开车神秘的,万一,

    我是说万一,遇到了意外危险,那么他们俩名下的财产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按照遗产继承法的规定,张浩因为已经公证声明放弃财产继承,所以,作为第一财产继承人的张浩就失去了继承人资格。”

    “啊?那这样的话,叔叔和婶婶名下的遗产要怎么分配?”

    张问天喉咙咕噜一下,看着张志杰。

    张志杰笑道:

    “遗产法有规定,第一继承人不在了,那就轮到第二继承人了,叔叔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别逼我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丙己戈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丙己戈并收藏别逼我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