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近一些。”门楚大师说道,她皱着眉,似乎十分不解。

    陆纪尧又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门楚大师面前一米处。

    “为什么?你好像是黑暗之子,又好像不是……”门楚大师越发不解。

    她双手合十,喃喃念了几句韵律奇特的听不懂的话,合上了双眼,似乎在沟通着什么。

    随后室内又陷入了沉默。

    “不!为什么我看不到了!”门楚大师的眼睛与一般人不同,是重瞳。

    她家世代都是重瞳,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因此被凯克奇族奉为祭司。

    但此时,她的重瞳却渐渐合二为一,只剩下一个如正常人一般的瞳仁。

    她看着眼前俊朗的华夏男子,知道自己恢复了视力,同时,却失去了预知能力。

    门楚大师脸上的表情过于惊愕,一时惊动了原本守在门口负责她日常起居的老奶奶。

    “您还好吗?”老奶奶疾步走进来,把陆纪尧与门楚大师隔开后,问道。

    “我没事,”门楚大师说着,眼里流下泪来,“我终于看清你了,胡安娜。”

    “您能看清了?!”那名叫胡安娜的老奶奶惊讶极了,转瞬脸上又浮起深深的担忧。

    “关于我自己的预言,应验了。”门楚叹了口气,再次看向陆纪尧的时候,却是十足十的疑惑。

    “可是,黑暗之子这个时候,应该不在米国。”

    “您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林语林打断门楚的自言自语,她不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

    “哦,对不起,林。我无意忽视你。”门楚大师转眼看到了林语林,忙出声道歉。

    她很快调整好了情绪,吩咐自己年迈的侍从道“胡安娜,请帮我把我的书拿来。”

    胡安娜什么都没说,就风风火火地出门去了,那书被放在门楚大师的书房。

    “好了,林和纪尧姆,你们坐下,我来解释一下。”里戈韦塔重瞳消失后,眼里恢复了些许神采。

    或许是做过很久的心理准备,所以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恢复视力的事。

    林语林拉着陆纪尧在一旁坐下,桌子上燃着特制的熏香,让人感到平和。

    “我曾经为自己预言过,如果你们看过我的《门楚预言》,应该也会知道,我将于年春天之前死亡。”里戈韦塔的一生,预言过无数的事,包括自己的事。

    林语林想要抬一下杠,这个关于自己死期的预言,很难证实不是人为地达成预言结果。

    “请容许我反驳一下,”她说道,“我也可以决定我自己的死亡日期,所以您这个预言,不能叫预言,只能叫预告。”

    “不,我尊贵的火种,我曾经预言自己在今年秋天恢复视力,并且丧失预言能力。而今天,这个预言应验了。”里戈韦塔不以为忤,她对林语林有足够的耐心。

    “好吧,那么纪尧姆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吗?你刚才说什么黑暗之子,能不能解释一下?”林语林继续问道。

    里戈韦塔仔细地看了看林语林,似乎要把她深深地记在脑海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您慢慢说。”林语林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好像是孙女儿要听奶奶说故事一样。

    正在此时,胡安娜已经将那本书拿过来了,她一手托着书,另一手托着一个托盘,其上是凯克奇族特产的花茶和点心。

    里戈韦塔让他们自行享用品尝,自己则翻开那本厚厚的书,开始说起关于异能者起源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说不清有多久。华夏大陆、欧罗大陆、米洲大陆,这三片土地本来没有什么人类……”

    这个星球上的黑洲,本来已经发展出了一个人种,后人称之为智人,但在里戈韦塔口中,这些智人只是一部分人类的起源。

    另一部分则不是地球本土的,而是来自于外星。

    这部分外来的人形生物,虽然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们渐渐地与本土的智人结合,相融,发展出了后来的人类。

    也就是说,人类基本上都是“混种”,并不是纯粹的自然发展的结果。

    “可是一开始是没有异能者的啊!”林语林觉得这解释有些奇怪,按照隐族的札记来看,异能者是华夏人进入了雅梧山之后突然爆发觉醒的。

    “这就是我要说的了。异能者的源起,是因为那些新人类,回到了方舟上,触发了方舟的返程人员保护程式。”

    “没明白,请您详细说说,这个方舟就是预言中的诺亚方舟吗?”林语林似乎领悟了预言的一些内容该如何解读。

    “是的,我那样称呼,只是为了让这些人都能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里戈韦塔脾气很好地回答道。

    不难看出,隐族记录的异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共生纪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关灯吃榴莲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灯吃榴莲并收藏共生纪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