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娇这边很快收到了裴蓁的信息,说是已经开放一定权限给她,如果有权限不够的再通知自己就好。

    裴蓁对裴娇一般都是抱着不在意不支持不鼓励的“三不”准则,难得这次流露出些许鼓励和配合的意思。

    裴娇有些激动。

    她其实从小就一直崇拜姐姐,一直希望姐姐能够认可自己。

    小时候她不懂,为什么姐姐在一些场合遇到她,从来都是无视。

    长大后才明白,她们之间天然存在很难跨越的障碍她的出生,就已经侵犯了姐姐的利益。

    所以后来,她面对裴蓁往往就先虚半截,但又强撑着从不示弱,因为姐姐不喜欢柔弱的女孩子。

    这次来交流大会找陆纪尧,既是想为裴不弃分忧,又想为裴蓁承担部分压力,还想让她妈妈闭嘴,只是她不知道怎么沟通才是最好,只能口不择言地指责裴蓁几句。

    每次说完那些话,她又后悔,她真的好难。

    如何当一个受婚生女姐姐肯定的私生女妹妹?

    她似乎看到了希望。

    陆纪尧和林语林看迟飞没有反对,裴娇一脸激动兴奋,就没再多说,直接出了会场。

    他们去服务台要了车,没有要司机,直接自己开车去了研究所附属医院。

    研究所的地址对于普通人是保密的,甚至大部分挂名的异能者都不知道它的确切位置。

    但陆纪尧明显是知道地址的,只是这次他们要去的也不是研究所,只是附属医院,所以导航也能够搜到那个“特级疗养院”的地址。

    他们很快就到了上京郊区一个很大的疗养院,据传言,里面住的都是退休的领导,但实际上都是异能者。

    陆纪尧带着林语林,“哔”了一下鸢尾花吊坠,这个疗养院进出都需要管理中心人员的id卡验证,以确保出入的都是异能者。

    404病房是无菌病房,因此他们也经过了一系列的消毒,才进去里面。

    到了最后一道门,那研究员死活不同意开门,他们只好隔着玻璃门,用电话沟通。

    在过来之前,陆纪尧已经查好了那名研究员的资料。

    他属于基层技术员,保密等级不高,名叫曹辉,32岁,来自申港分部,从父母姓名可以看出,他来自申港市大家族曹家。

    只是他觉醒的是母系的视觉异能,因此并不受宠爱,好在他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入了专门为五感强化系异能者开放的上京特殊项目研究所。

    不过好几年过去,他都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成果,也因此一直被留在基层当技术员。

    陆纪尧在研究所的时候,因为身份和异能的特殊性受到重点关照,后来又有其他原因,因此相关研究资料一直处于保密等级最高的部分。

    陆纪尧离开的时候,曹辉还没考入研究所,所以曹辉只听闻陆纪尧在研究所呆过一段时间,却没有接触过相关资料,也并不认识他,只知道他是上京陆家这一辈唯一的孩子。

    隔着玻璃观察曹辉,他看上去精神还可以。得益于现代社会科技的发展,大多数人足不出户也能在家生活小半年,曹辉的状态也算正常。

    只是每次林语林把手放在玻璃上的时候,曹辉会表现出极细微的紧张。

    林语林注意到他拖鞋里的脚趾会微微蜷起,整个人保持着随时可以起身避退的姿势,仿佛下一刻,细菌病毒就能突破这面玻璃墙要了他的命似的。

    真的是很胆小了。

    陆纪尧仔细端详了曹辉一阵,随后拿过护士手中的话筒,自我介绍几句,就直接道明来意“我想问问关于进化珠的事。你可以把知道的和我说说吗?”

    曹辉毫不意外,凡是来这里找他的都是来问进化珠的事的。

    “你想知道什么?进化珠的大致资料你们应该都有吧?”

    陆纪尧点点头,继续对着话筒说道“大致资料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你当时吞下进化珠前感受到的吸引力有多强,还有吞下后,提升的异能强度,这个不太好描述,你就告诉我一个大致的百分比就行。”

    曹辉还是第一次被人问到吸引力有多强这种问题,研究所的人一般只关心他前后的感、异能提升强度。

    因此他回想了好一会儿,不太确定地答道“有些模糊了。我只记得当时眼睛里,只剩下那个进化珠,脑子里有个人一直在说‘吃了它,吃了它,你想变强吗?吃了它……’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把进化珠吞下去了。本来想抠喉咙吐出来,可是根本没用,好像入口就消失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时我嘴巴里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曹辉讲述的时候,陆纪尧用左手拿住话筒,另一只手点开手机的记事本,快速输入,林语林就看着他打在记事本上的一些短句,也渐渐明白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共生纪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关灯吃榴莲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灯吃榴莲并收藏共生纪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