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保眼神示意卫田风拿开吴军斥候嘴里衣布,头磕如捣蒜,连呼饶命。

    韩少保蹲下身子,一把拽住吴军斥候衣襟,说道“吴军现在有多少人马?”

    “一万有余!”吴军斥候说道。

    “放屁!既然你不老实,现在便就送你上路!”韩少保拽着吴军斥候,即刻便要斩杀于他。

    吴军斥候惊恐,急忙改口说道“将军饶命,吴军现在可用兵马不到七千人,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假之言。”

    韩少保停下手来,伸手在吴军斥候脸上拍了拍,说道“小子,倘若再不老实,后果你自己心里清楚。”

    “绝不敢再诓骗各位将军大人。”吴军斥候说道。

    “军营之中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韩少保旁敲侧击的问道。

    吴军斥候面面相觑,不愿相说,卫田风呵斥说道“赶紧的!再敢藏着掖着,即刻砍杀!”

    “禀各位将军,军营之中的确有大事发生。昨日有支三千人的叛军前来,准备支援十绝城,被主帅慕容吴将军阻击拦下包围。”吴军斥候说道。

    韩少保与众人相望了一眼,韩少保有意无意的继续说道“吴军既然围住了大军,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主帅慕容吴将军昨夜率领大军攻城,遭十绝城贼军粪水金汁袭击,兵士中感染之人颇多,人手急缺,又围困住了赶来支援十绝城的贼军,慕容吴将军恐有失,便就命我等斥候返回吴国,奏报王上,请求王上派遣御医和出兵支援。”吴军斥候说道。

    “吴军围困的那支大军,领将之人是谁?”韩少保问道。

    “这个小的的确不知。”吴军斥候说道。

    众人沉默,冯三河和卫田风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韩少保,吴军斥候所说情况无不一一符合事实,看来吴军的确围困住了一支赶往十绝城支援的大军,只是不知道这支大军是何人领兵。加上东山门樊归收到的求救箭书,众人一致怀疑求救之人有可能真会是惠善等部兵马。

    韩少保挥了挥手,卫田风明白,命人押着吴军斥候离开了此处。

    稍时,卫田风等三人返回,与韩少保报道“将军,已经处理干净了。”

    韩少保冥冥之中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哪里异常,只是右眼皮跳得实在厉害些。

    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如此反常,韩少保心中难平。韩少保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本就对这些封建迷信不当回事,但是今日这右眼皮这般剧烈跳动反常,心里不由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之感。

    冯三河说道“将军,事情已经明了,咱们何时动手营救援军?”

    韩少保伸出了手,众人不解,都看着韩少保,韩少保说道“你们不觉这一切太过顺利了吗?顺利的让人有些害怕。”

    “怕是将军多虑了,吴军斥候已经交代了所有事情,合乎情理,事实真相也是如此。”卫田风说道。

    “可能是将军连日来的与敌厮杀,心中过于担惊,过于谨慎了。昨夜吴军数番强行攻打东山门,却毫无进展,又被将军的粪水金汁袭击,感染者众多,士气低落,兵力折损过半,主帅慕容吴派出斥候回国搬救兵,即使没有围困住惠善将军等部援兵,也是合乎常理。”冯三河也说道。

    冯三河和卫田风二人说得头头是道,各有道理,韩少保喃喃自语说道“或许真是我过于谨慎小心多虑了。”不过,韩少保心中仍然有疑虑,自言说道“兵家的姜子先生曾有言,行军打仗,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内外奇合,无外乎就是一句话,兵者诡道也!吴军主帅慕容吴能为一军之帅,必不是酒囊饭袋,若没有些本事,岂能为帅!”

    韩少保思索片刻,还是小心为上,与众人说道“冯三河,你带四人留守潜伏在此,我带余下十人,混进吴军大营,举火为号。若瞧见吴军大营起火,你等五人分散出击,不要念战,迅速撤退,吸引吴军大营外围兵力,随后你等自行撤退,返回十绝城中。”

    冯三河领命,随手指了四人留下,韩少保则带着余下十人,骑马绕道吴军大营东面而去。

    韩少保等人下马,潜伏在一处小山包之下,瞧着远方有队十余人左右的吴军巡逻兵士,与卫田风小声说道“你带些人手,擒杀吴军巡逻兵士,尸首就地掩埋,脱下吴军兵士铠甲,随后而回。”

    卫田风领命,韩少保作出进攻的手势,趁吴军巡逻兵士到达小山包时,带领众人迅速冲杀而出,捂住吴军嘴巴,使其不能发声,匕首即刻割断了吴军兵士喉咙,拖拽吴军巡逻兵士尸体返回小山包侧面。

    “脱衣服,换吴军士兵铠甲,快!”韩少保命令说道。

    众人迅速换上吴军士兵铠甲,简单挖了些坑洞,将吴军兵士尸体填埋,上面覆以泥土草木遮挡。

    韩少保瞧着众人,十人迅速排成一列,卫田风卫领头,韩少保在旁为带队巡逻队长,小声说道“若有应付,交由我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大周当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癞蛤蟆吃天鹅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癞蛤蟆吃天鹅并收藏回到大周当皇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