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送你们走?”那男子冷笑一声,“只有化神尊者能够划破虚空,我区区一个金丹,还没有这等本事。走吧,传送的法阵不在这里。”说完那男子径直向前,隐入一条幽静的羊肠小道里。

    清沉面色暗了暗,咬了咬牙示意她们跟上,“有劳道友等等……”

    “别废话,快跟上!”

    陈莎莎撇了撇嘴,这态度,是绝壁不会有回头客的!!!

    这玩意里里外外这么多道工序,还不如让她直接撕破虚空!安快捷无痛苦。

    这么一想,陈莎莎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这么简单就让她发现了一个赚钱的好法子!

    看着陈莎莎一路上默不作声,清沉只当她是生气了,转头宽慰道:“你放心。。我们并没有什么恶意,等我们安到达传送阵,定然会放你回去。”

    ……

    啥?

    感情不打算带她去见落雨橙啊。

    清沉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脸欣喜的姐妹们跟着那男子东窜西窜,很快来到了一座颇为巍峨的宅邸前。

    清沉的心猛地一沉,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执起手中的灵剑,直指男子胸口,“你骗我们!”

    男子一惊,向后连退数步。

    “啪啪啪——”

    巍峨的宅邸前突然响起清脆的掌声,一道人影从门背后走了出来。

    哐噹——

    还没等众人看清来人的面容,一把飞剑直直插在她们面前,硬生生地将她们逼退几步。

    “不愧是我魏长河的得意弟子。 。清沉,你还真的是敏感呀。”那男子双腿一蹬,从门口飞到了她们的面前。

    一身白衣,衣冠端正,咋一看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周身散发出属于化神修士的威压。

    清沉她们显然受不了这种威压,纷纷跪倒在地,身子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魏长河!”清沉双眼血红地盯着面前的男子,本以为在上青界已经躲过了他的追击,没想到他竟然早已料到她们会联系这传送之人,这才被他捉了个正着。

    “尊者,人我带到了,那钱……”

    “有劳道友为我捉拿叛徒,”魏长河笑得一脸和善。

    “尊者不必客套。小黄瓜儿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那钱做事是我们这种人的生存之本,还请尊者将钱给我,好让我早些离去。”

    那男子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显然他已经察觉到了这来自上青界的尊者的虚伪,还是赶紧拿钱离开吧,这些宗门的事还是少掺和为妙。

    噗——

    随着一声剑刺入身体的钝响,那男子慢慢跌坐在地,“你……”

    话还没说完,魏长河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生命。

    “魏长河,你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只要对你无用的人,你都要杀掉么!”清沉看了看死在他手下的男子,皱着眉头冲他怒吼道。

    “清沉,你这又是何必呢!”见那男子已死,魏长河依旧笑容灿烂,“你们以炉鼎的身份助我擒拿魔修叶之昂,这可是大功一件,快快随我回去禀报家主,好处定然少不了你们的。…,

    “呵呵,老贼,你真当我们傻,倘若我们不跑,怕是现在早已身首异处,成了为你抵罪的亡魂。

    “肤浅!”魏长河猛地一瞪眼,“我这都是在除魔卫道,利用你们的优越条件,麻痹敌人。”

    “哦?麻痹敌人?那你为何在我们完成任务后,将我们丢在叶之昂的住处自生自灭,你明知道,魔修他们……”说到这,清沉眼睛一酸,泪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滴。

    “你这个骗子,就是将我们扔在那里等死,什么狗屁功劳,若是被家主知道我们曾与魔修有染,怕是姓名都难保。”

    “住口!”魏长河脸色一变,面容扭曲成一团,“满口胡言,明明是你们背叛师门!还与魔修有染,今日,我来只是为了清理师门。”

    “到底是谁与魔修有染!你当初将我们送给叶之昂。。换取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而你却不知道,这些年,那魔修是怎么虐待我们的!”

    说罢,她挽起衣袖,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密密麻麻地排布着,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

    单单是手臂上就有这么多伤痕,可见她们身上必将会有更多的更狰狞的伤口。

    “你从小就收养了我们,却从不教导我们如何修行,专挑那些炉鼎专门修行的法术告诉我们是修行之道!”

    清沉的声音哽咽了,“发现我们没有用处后,你更是丧心病狂地将我们作为试验品,一遍遍的喂食毒药,测试毒性,死了还要被练做丹药。”清沉越说越激动,眼睛里散发着滔天恨意。 。“你将我们留在魔修的住所,只是因为我们再也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就连炼丹也不行了……”

    她猛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师父有点厉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黄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黄瓜儿并收藏我家师父有点厉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