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抱着白铃飞了一天一夜,幸运的是并没有烈阳神圣地士兵前来骚扰,毕竟他们规定不允许随便飞行。

    在空中,气流相当凌冽,格外的寒冷,陆离调动一部分妖力,形成一个透明地能量罩将两人包在里面,以此来格挡风力与寒气。

    飞行在云层之中,隆隆地风声一阵接一阵地呼啸,若不是这层能量罩,怕是会失去听觉。

    此刻,白铃靠着陆离地胸膛,竟安心地睡着,怀中依旧紧抱着那黄色水晶球。

    陆离低眉一瞧,发出一声短叹,这个女人怎么在哪里都能睡啊。

    怀中美人娇弱地喘息声打乱着陆离地思绪,明明是自己地女人。。却口口声声,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去找另外一个男人,自己心里哪能好受。

    他现在倒是能够理解他母亲当时的心情了。

    渐渐地,白铃缓缓睁开双眸,便是看到了陆离那略微有些发白地脸庞,飞行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及时是陆离来说,多多少少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你醒了?”陆离低声问候道,那双冷峻地眸子里,褪去了一份劳累,平添了一份温柔。

    白铃看着那说清澈透亮地眸子,发自心底地感到安心,看到陆离额头一两点汗珠,便伸出纤手去,轻轻用衣袖擦拭一下,露出摄人心魄地笑容。

    白铃也是刚刚想明白,不管如何,总归现在和陆离还是情侣。 。而且彼此和深爱着,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的主观情感,所以漠视这份感情,对陆离是不公平地。

    不管未来如何,起码现在还在一起。

    “吃了那个丹药,感觉有什么效果吗?”陆离道。

    “没什么异样,只是感觉肚子热热的。”

    陆离听闻安心地点点头,又看了看那水晶球里的指针,发现那指针竟然向下倾斜了一些,看来,距离目的地是越来越近了。

    突然,陆离感到浑身无力,突然下降几个身位,还好及时稳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后,陆离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脸上地疲惫也是尽显出来。

    白铃关心地说:“别硬撑着了。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陆离也是点头,随后朝地面缓缓俯冲而去,慢慢地接近地面,双翼猛地一振,稳稳地站在地上,将白铃放下来。

    此刻,已经进入夜晚。

    周围是一片荒野,大片大片弃耕地农田,长满了无数野草,一条小河缓缓流淌,河面也是静止地,长满了绿萍,两三间破落地木屋坐落于此,一切地面貌都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好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淅淅沥沥地雨。

    没有办法,二人只得走进一间木房子里,暂且避一避,顺便也当找个歇脚的地方。

    跑进木屋,关上门,环视一周,破旧且是和灰尘,唯一的好处便是没有漏风地地方。…,

    还好有一些剩下的煤,陆离简单地生火,将其置于废弃的火炉中,过了一会儿,屋里地冰冷也褪去一些,变得暖和起来。

    屋里只有一张床,且只剩下了木板,陆离为了让白铃舒服些,清理着床上的杂物与尘土,旋即从空间囊里拿出一席铺盖垫在床板上,随后又拿出了一张被子。

    这一切,陆离都没有让白铃动手。

    “我来帮你。”白铃说着,便想伸手帮忙。

    陆离赶忙拦住,道:“真想帮的话,一会儿就帮我试试舒服不舒服。”

    ......

    随后,一切收拾完毕,原本破旧地小屋被收拾地整整齐齐,颇有些家的样子,别有一番温馨。

    陆离将空间囊的口子开到最大,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地没有一点脏痕地大枕头。

    这是白铃最喜欢地又大又软地枕头。

    “你什么时候把它带过来了?”白铃问。

    “离开族中的时候,见你忘带了,顺手给你拿来了。”

    白铃接过枕头。。抱在怀里,抱怨道:“那你不早拿出来,人类地枕头都不舒服。”

    “怪我。”陆离略带歉意地说。

    窗外传来淅淅沥沥地雨声,一星半点地雨潲进屋子里,雨下大了。

    陆离走到窗前,将其落下,屋里也是得到了一份清静。

    随后,陆离又铺了张席子,盘坐在上面开始打坐,想要通过修炼抹去这份操劳。

    白铃站在陆离身边,担忧地说:“快去休息吧,不要再修炼了,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

    “没事,你先去吧。”陆离倒是无所谓地说。

    “不行,听话!”白铃急了,使劲拽着陆离。

    “好好好......”陆离也是无奈,只得停止修炼。

    床不是很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