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近十年,费玄元带着这份耻辱,证明了自己那句话。 破血妖,夺宝刀,收人心,杀四方。 百姓迎,捧壶浆,扩势力,万家朝。 血妖惨败,仓皇逃离,与此同时,天下第一刀,费家,由此得名。 但是,一些人还不知道,这费家家主,是谁。 ...... 雪家,闺房外。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但没有人回应。 雪肖道:“妹妹,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收拾好了,就出来吧。” 闺房内,一女穿着嫁衣,画完了精致的妆容。 但那神情却没有一点喜色,脸色没有丝毫朝气,甚至希望。 其后面有一个为她束发的侍女,只听那侍女道:“小姐,您已经好多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但是今天是您的大喜之日,还是高兴一点好。” 女子听闻。。沉默不语,从那消瘦地神色中依稀能看出来,她是琴欣。 秋月春风等闲度,暮去朝来颜色故。 思量无用当放下,只把眼落换哭声。 当今,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 突然间,窗外地喧闹声沉寂,传来一人大喊。 “雪家小姐可在否?” 琴欣听到这话的声音,不是迎亲地郭俊,也不是那消失已久地声音。 琴欣眼中再次出现光芒,朝窗户外望去。 只见,府门外,一百壮汉骑黑马而立,每匹马都颈带红花,而大街小巷挤满了万千刀客,三队唢呐穿戴整齐,等候差遣,一台珠宝镶嵌的大花轿横立于队伍当中。 此时,雪风和众位宾客来至门口,以为是皇室来迎亲。 没想到,那黑马之上,一男子高声大喊:“有请家主!” 一听这话雪风瞬间感觉不对了,这来者,绝不是皇室。 随后。 。大队人马让出一条道路,一男子身着红袍,肩带红花,披头散发,走向雪风。 雪风看到那来着,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 那男子,便是状年费玄元。 费玄元看着雪风,没有不屑,没有嘲讽。 “你们放开我。” 只见,两名面相凶狠地刀客,押了一个男子,看上去和费玄元差不多大。 此乃当朝太子,雪家即将过门的金龟婿,郭俊。 “你们是要造反?他可是太子?”雪风喊道。 费玄元哼声一笑,手一伸,一把名为天坠地宝刀闪现于手。 只见其一步一步地走到郭俊面前,将刀架在了郭俊脖子上,道:“说,你是什么?” 郭俊吓出了一身冷汗,什么也不敢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今天,谁敢拦我,哪怕是皇帝!”费玄元说完。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又对在场地众人道:“懂?!” “天下第一刀!” “天下第一刀!” “天下第一刀!” 体将士高呼三声,余音袅袅,久绕不绝。 “天下......第一刀?是他?”雪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雪家主,不知今日的我,可否入你眼。”费玄元道。 雪风默不作声。 “哈哈哈哈哈哈......”费玄元扬天长啸,满腔豪情,顷刻迸发。 而后,只见府门一开,冲出一个红衣女人,是那相别十年的琴欣,早已不再年少的琴欣。 “琴欣,费玄元今日,娶你回家。” “玄元!”琴欣沙哑着嗓音,跑进琴欣的怀里。 相别前,你我皆是少年,再相见,我红袍马褂,感谢你容颜未改。 “奏乐!”一刀客大喊。 ...... 后来,新婚幸福,先是喜得一子,名唤天择,复两年,得一女,名唤冰洁。 ,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