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桃花林地尽头,竟然有个庭院,想必这就是所谓地白铃的家了。

    白铃推开那庭院的大门,刚打算进去,往后瞧了一眼季易生,依旧醉醺醺地说:“怎么,你要跟进来?”

    “嗯,这个......不了。”

    白铃听闻,看看这渐渐黄晕的天,道:“天都快黑了,而且,外面还有追杀你的人,算了,进来吧。”

    季易生听闻,倒也挺感动,说:“我可以?”

    白铃站在门口,扒着门,道:“不可以,只是让你在我这的院亭里待一宿。”

    “好,那多谢了。”季易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季易生也没想过要上人家屋里去。。他本来想,能在大门外靠墙过个夜就得了,毕竟有人追杀,哪也去不了。

    但是人家已经大发慈悲地让你去院亭过夜了,怎么好拒绝。

    看着季易生有些拘谨地表情,慢慢往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呀,太不像你小时候了。”

    “是啊。”季易生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便进了庭院。

    ......

    夜,渐渐沉了下来,再不见余晖,林子里如浓黑一片,如化不开地墨一般。

    季易生怀揣着剑,坐在院亭处,抬头看着那一轮残月,仿佛那缺少的,和自己有所关联。

    “对不起,师父。”季易生这样想着,低头长叹一声,看着怀中那刻有七星门独有的蓝星标志。 。心里满满地愧疚。

    听闻一阵门开声,再伴随着一阵轻轻地脚步,醒酒如此之快地白铃从屋里走出来,坐到了院亭地一边,看着手指,随意地问道:“身上地伤还痛吗。”

    “没事了。”季易生回答道。

    “话说,你不在七星门好好呆着,回来干什么,只是为了保护我。”白铃复问道。

    “我从小,就没有食言地习惯。”

    “还是这么会说话。”白铃道,“不过我也没见你变得多厉害啊,今天,还险些被人杀了。”

    季易生听闻,没有回答,眼神愣愣地,看着月倒映地银光。

    “唉,算了。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不想费脑子。”

    白铃说着,伸了个懒腰,玲珑般地身段被薄衣完美地勾勒出来。

    “外面,发生过什么大事吗?”白铃问道。

    “大事?”季易生听闻,仔细琢磨一下,道,“倒是有一间大事,人界和妖界实现了难得的太平,为了纪念,开展了天下之战,邀请整个大陆的强者前来参加,但由于传播较慢,目前,这件事情依旧还在一国接一国地传,等到登记地强者足够多,便开启这天下之战。”

    “整个大陆地强者......”

    白铃喃喃着,复问道:“现在登记地有谁,你知道吗?”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些,有我师尊,还有烈阳神圣的天下第一刀,还有火圣,以及各方的妖王也会来。”

    “妖也会来......”白铃喃喃道。…,

    “对,毕竟是天下之战,这一次有关各大势力的脸面啊,不来,那岂不是怕了。”季易生回答道。

    白铃听闻,稍微点点头,道:“你还要去吗?”

    “你是说天下之战?”

    “嗯。”

    “嗯,天下之战在艾多卓德的虚无山举行,离这相距甚远,我也没想去过去,就怕是去了,除了饱一次眼福,也没有什么价值。”

    “好吧。”白铃说罢,像是有些心事。

    “怎么了?”

    “没什么。”

    白铃说罢,转身起来,回到了屋里,屋中始终点着红烛,透过窗户看,倒也明亮。

    此刻,季易生想起了光头的话:大赦剑法。。白玉鹿族。

    “难道她真的是?”

    .......

    翌日,季易生的早早起来,拔剑出鞘,就在这庭院之中,操练剑术。

    正所谓,一日不练十日空,万功皆如此。

    只见,季易生的剑身脱手,在双臂之上游走,但却不伤自己一丝一毫,仿佛前面就有一个敌人似得,步步紧逼,招招相扣,虽丝毫没有使用法力,但却无比透漏着强大的杀气。

    白铃自然是起得早,正在看书时,听见外面那操练的声音,便是推门而出。

    “吆,这么快,就活蹦乱跳了?”白铃道。

    “你醒了。”

    “嗯。 。可能比你还早些。”

    白铃说罢,咂咂嘴,看着季易生手里那把剑,捏了捏下巴,道:“天下人情,有来有往,你可知道?”

    季易生听闻,咽了咽口水,觉得这白铃话里有话,脸上也是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