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他竟然出来了?”副团长喊道。

    原来,是光头和黑衣男子来报信了。

    “他难道和那个妖打成一片了?”光头道。

    副团长听闻,来回踱着步子,思考良久,道:“看看情况再说。”

    ......

    一天没有事干,季易生倒是很清闲,找了个地方练剑,一练,便沉醉起来。

    在武剑的同时,他一直在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上山的目的,想至深处,一怒之下便是朝青石砖上劈了一剑。

    只见那青石砖上留下一道不浅的印痕。

    季易生轻吐一口气,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手中拿着两壶酒,伴着夜色,上山而去。

    按着原来的路段返回。。却还是差点找不到,好容易找到了那张石桌,那么桃林的深处,一定是那间庭院了。

    终于,来到那庭院,远远地一看,只见庭院漆黑一片,而且也不是歇息地时间,人类的集市尚还是灯火通明,理应不晚。

    难道她破天荒地去早睡了?

    带着这个想象,季易生试着敲了敲大门,没想到竟然没有落锁,便直接进去,只见屋子里灭着灯,像是没有人。

    “真的休息了?”

    季易生这样想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慢慢走到屋子门口,把酒放在门口,轻轻一敲,无人回应。

    再敲了一下,还是没有半点回应。

    “白铃!”

    季易生直接喊了出来。 。便是推门而进,发现,屋子里果真空无一人。

    “不在?”

    季易生喃喃道,便是想到了白铃曾经说得那句话。

    “姐姐有时,还怕黑呢。”

    想到这句话,季易生猛地回过头,朝那漆黑地山林望去,什么也没想,就跑了出去。

    ......

    山林中,虽然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只是靠着一点月光得到微弱地明亮探寻着。

    “白铃!”

    “白铃!”

    季易生一边穿梭在山林中,一边喊道,他已经找了好一会儿了。

    终于,在一段下坡时,尚未拨开一片草丛,突然发现在空中四肢敞开。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悬浮的白铃。

    等到季易生看到整个场景时,瞬间惊呆了。

    只见,白铃面前一株巨大的,由七色能量凝结而成的巨大牡丹。

    这便是七色牡丹了。

    “什么都想起来,确实不是好事。”

    白铃说着,手一招,巨大的七色牡丹凭空消散,之后,她便坐起身来,声音稍大一点,有些冰冷地道:“酒拿来了吗?”

    原来,白铃早就发现了。

    季易生赶紧从草丛里走出来,道:“拿来了,放在了屋子门口。”

    “那好,回去吧,天不早了。”白铃说着,慢慢往回走,眼中丝毫没有害怕黑暗的恐惧感,甚至只有冰冷。

    “刚才,那朵花,是.......”

    “你就不用管了。”白铃随便说着,“你只知道,你还要完成我的第二个任务。”…,

    白铃说罢,径直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白铃也一直没有和季易生说第二个任务是什么。

    季易生倒是一直呆在白铃这,虽然一直没走,但是白铃也没有撵走他。

    另一个夜晚,季易生倚着院亭地红柱,久久不能睡去。

    直到夜已经很深了,一般到这个时间,白铃早就休息了,但是今天十分反常。

    “她偶尔一次,应该不算什么吧,我想什么呢......”

    又过了一个时辰,白铃屋里还亮着。

    这就有点奇怪了。

    季易生觉得情况不对,便走到门前,敲了敲。

    “白铃,你睡了?”

    依旧没有人回应。

    季易生思考了一下,这不太正常啊。

    第一。。白铃确实在屋里。

    第二,应该睡着了。

    第三,白铃每次睡觉前,一定会吹蜡烛,但这次没有。

    想到了这些,嗯,确实不对劲,季易生便推开门,竟发现里面横着木板。

    没有办法,季易生用剑一砍,里面的木板一分两半,门,也随之被分开。

    往屋里一看,果不其然,白铃竟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桌子上那根残烛也已所剩无几,只剩下仿佛一动即灭的火苗。

    “她对什么事这么用心?”

    季易生虽有些不解,但还是走到白铃身边,想把她叫醒,让她去床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