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逃走!”

    “休想!”

    说罢,那两个人朝季易生一拥而去。

    到了这个时候,季易生心里也不想什么了,一剑将其中一个直接刺死。

    在剑还未拔出之时,另一个人找到了机会,在季易生身前使劲劈下一剑。

    虽然疼痛难忍,但季易生连叫喊也没有叫喊,随着这一挣扎,绑住右腿的锁链也瞬间崩断。

    趁此时机,季易生狠狠地朝另一个人踹出一脚,随后,将手中的利剑飞射而去,将去直接定在了墙上。

    将两人击杀后,由于铁索的断裂,对法力的压制力也少了许多,聚集法力与剑上,将束缚在身上地锁链部砍断。

    季易生获得自由。。踉跄着几步,强忍着剑伤,一步步走出门去。

    “白铃,姐姐......”

    而在这时,正好遇到了回归的佣兵团成员,可以说,除了影月和副团长,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

    光头瞧见那挣脱开锁链的季易生,立刻将其喝住,道:“你想去哪!”

    季易生不与其言语,只是冰冷地注视着面前那一百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紧握着明晃晃地宝剑,慢慢走了过去。

    这一走,便是在和那一百号人宣战。

    “季易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看不起我们?!”

    “你以为七星门多厉害!”

    那一百多号人对季易生纷纷骂道。

    但其中也有对季易生并无恶意的人。 。此刻也只是偷偷逃离了。

    而季易生只是一直向前走,没做任何动作的挑衅。

    “兄弟们,上!”

    随着光头的一声令下,所有人朝着季易生扑了过去,看那架势,像是要将季易生千刀万剐一般。

    季易生漠视着,想到了从前和师父莫战的对话。

    ......

    “七星门的无体剑法,是为天下太平而创,不可用来杀生。”莫战道。

    季易生听闻,琢磨一下,道:“那,如果迫不得已呢?”

    莫战看着面前刚能拿起剑的少年,俯下身子,道:“那,怎样算迫不得已?”

    “最在意的人有危险时。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便是迫不得已。”季易生认真地说。

    “你会怎么做?”

    “谁若伤我的人,必定会成为我剑下之魂。”季易生道。

    莫战听闻,没有赞叹没有鄙夷,只是说道:“走自己的道,你认为对,便是对。”

    ......

    “师父,我找到自己的道了。”季易生想到这里,竟露出一抹微笑,看了看手中的剑,聚集法力与剑身。

    下一刻,他仿佛忘记伤痛,无体剑法开始运转,如箭一般朝人群掠去。

    这是一把带着残影地箭。

    一时间,不断有人飙血刀下,季易生走到哪,哪里就会有人成为其剑下之魂。

    季易生的宝剑,仿佛吃人的老虎,触则即死。

    最后,一百人,只剩下了二十几人,不包括光头。…,

    剩下的人看着那浑身沾满鲜血的恐怖背影,先前的勇气无,抖抖索索地。

    随后,季易生回头一瞧,那剩下的人都如同丧了胆一般,奔走逃散。

    ......

    另一边,白铃与影月和副团长交战数十招,虽将副团长成功击杀,但事态已经一边倒。

    白铃这边终于快要因为阶级与体力的原因,就要倒下了。

    “你确实很强,但和我差太多,若不是你的属性克制我,恐怕,撑不到这时候。”影月道。

    此时的白铃,头发已经披散开来,脸上有一点血迹,甚至身上的白衣也红了一片。

    “你杀了我的成员,我改变主意了,不打算活捉你。。而是......”影月说着,握着手中的大蒲扇,朝白铃的方向一扇,只见,数十只支水汽凝结的弯月镖齐刷刷地飞射而去。

    白铃握剑,朝身前的地面一指,突然长出一根粗壮的藤蔓。

    但没想到,那数十发弯月镖并没有被尽数拦下,有两把弯月镖生生地打在了白铃的身前。

    弯月镖切在身上,剩余地法力直接轰击在了身体内部。

    白铃吐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用手只是赶紧擦了擦,依旧冷艳地看着影月。

    影月只是笑笑,正要打算下杀手时,只听后面传了一声怒喝:

    “无体剑法!”

    随着这怒喝声传来,满身是鲜血的季易生。 。手持宝剑,借着一记冲力,朝影月爆涌而来。

    “季易生!”影月看到来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