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天过去了,陆离一直闷闷不乐,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到底那里让白鸣明看不上。 曾经,陆离在瀑布的冲压下,不吃不喝盘坐数月,只为让自己得到更深度的淬炼。 在族中的比武大会上,他连战十轮不下场,并最后拔得头筹。 他甚至可以握住家族世传宝剑赦生,而不被反噬。 天赋、实力、耐力、成绩,他似乎拥有了强者拥有的一切,族中除了他,恐怕再无人能与白铃相配,毕竟强者为尊。 但是族长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 上午,白家训练场。 空旷的大厅传荡着脚步声与木器交接的铿铿声。只见两人拿着木剑正比拼着剑术,其中一个是陆离,另一个便是他的心上人白铃。 陆离未曾采取过任何攻势。。只是简单的防守。 白铃身形一闪,握着木剑便是朝陆离刺去,陆离横剑一挡,卸去其劲力,随后轻挑一下白铃的手肘,说:“动作不对。” 白铃听闻很是气不过,美眸一嗔,后撤一步,妖力注入木剑,便是朝陆离一记横劈。 看似迅猛地攻势被陆离随便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在闪身地瞬间,陆离神情漠然,淡淡地说道:“速度不够。” “再来!”白铃玉足轻点便腾身到半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在裙摆下略隐略现。 白铃双手持剑再一次朝陆离劈下,只见,陆离左手一掏,迅速抓住了白铃的剑。 白铃双手使劲加力往下压,但奈何陆离的力气太大。 白皙的俏脸憋出两道腮红,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免让人产生怜惜之情。 看着面前的白铃。 。想起了白鸣明的话,陆离心中百感交集,一激动,一不小心将白铃推了过去。 受到推力,白铃慌忙后退了好几步方才止住身形。 陆离刚想上去扶,见到白铃没摔着,这才作罢,便无奈地摇摇头说道:“你,还是太弱。” “你耍赖!”白铃喊道。 “耍赖?你倒是说说看。”陆离苦笑着问。 白铃一本正经的说:“明明对你约法三章,一,不许用妖力,二,让我一只手,三,站在原地不许动。可是你一样也没有遵守,你说,是不是耍赖?” 白铃说罢,双手插在胸前,怀中抱着木剑,得意地看着陆离。其实,白铃感觉的出来,陆离这几天不太对劲,不仅天天来找自己练剑,而且一直板着脸,白铃之所以这样无理取闹。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只是为了博陆离一笑罢了。 从小一起长大,当然会为彼此考虑。 但出乎意料的是,陆离非但不笑,反而用教训的口气说:“若是你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谁会和你约法三章!你拥有如此高的天赋,但妖力却如此的低,怎么对得起你父亲!” 白铃听闻,微笑地脸慢慢沉了下来,淡淡地说:“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吗?” 陆离没有理会,把身体转了过去,只听见一道细微的叹气声。 白铃一把将手中的木剑摔在了地上,锵锵声回荡整个大厅。 “还有……”白铃继续说,“谁允许你提他的。” 说罢,留下一道秀发翩起的美丽背影,便夺门而去。 空荡荡的大厅里少了那道倩影,只留下少女身上淡淡地香。 陆离直直地站在原地,刚才还是理直气壮的他,却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