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回白玉鹿族这边,一切仿佛都十分祥和,生活井然有序。

    白玉鹿族白家府邸。

    此时,白家大院里正有三人,分别是白鸣明,白铃和陆离。

    白铃握着父亲赠予的剑,动作流畅的施展着剑法,这才几天,她就将大赦剑法第一式的前段的动作要领记住了,天资聪慧,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白铃施展的剑法却没有给人一点威力的感觉,一招一式都足以杀人的大赦剑法到白铃手中就像是舞蹈一般。

    在一旁的陆离看呆了,并不是为剑术,而是那一袭桃白色的衣袍翩翩起舞,还有那极具诱惑力的身材在姿势的一张一合中完美的展现。

    清风吹拂间。。少女的衣袍紧贴着娇躯,勾勒出美丽的弧线,这样的诱惑,当然不能怪陆离的眼睛耍流氓。

    陆离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白鸣明,只见此刻的白鸣明却眉头紧缩,看样子是十分不满意白铃的“舞”剑。

    最后一记穿刺施展完毕,白铃收剑入鞘,长长地舒了口气,得意地看向父亲。

    “大赦剑法也没什么了不起吗……”白铃心里想着,便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陆微笑着,鼓着手掌为白铃送来掌声,但下一刻却突然感到一股恶寒,慢慢转动眼球,只见族长正阴冷地瞪着自己。

    陆离咽了口唾沫。 。放下手,不敢动弹。

    “脚步不够快,招式的衔接过于散漫,不行,休息片刻重新再来一遍!”白鸣明严厉地喊道。

    白铃听闻,撅了撅小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扭身走到一边的歇脚的亭子处上坐了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都挑……”

    白鸣明看着不乐意的白铃,心里很是无奈,没办法,严师才出高徒,纵使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能一直娇生惯养着,该管教的还是要管教。

    “陆离,你过去再给他说一些动作要领。”白鸣明说罢,便走出了大院。

    等到白鸣明走出去一段时间后。

    “啊,可算是走了!”白铃脱掉鞋子。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如释重负般立马靠在柱子边,那双足看起来如柔滑的白玉一般,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好好把玩。

    但是仔细一看,只见那脚后跟处有明显的血痕,显然是这几天练习剑术磨伤的,叫人心疼。

    这一点被陆离观察到了。

    走上前去,陆离忌惮白铃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试探性的说:“你脚上的伤疼不疼?”

    “疼,但是死不了,放心吧。”白铃打趣的说道。

    “我看看。”只见陆离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来。

    一瞧见这架势,白铃竟感到一丝害羞,但是别人都这样了,自己只好把脚丫伸了过去。

    接过那只干净细腻的脚,陆离瞧了一眼伤口,眉头紧锁,说:“虽然不太严重,但是如果不处理,是会留下疤痕的。”…,

    白铃听闻,什么也说不上来,自己敏感的脚被别人抓着,确实不太舒服,但总归是没有反抗。

    只见,陆离将手指挡在那伤口前,一缕缕冰凉的蓝色气体缠绕着白铃的伤口,没过一会儿,那伤口便像从来没有过一般,消失不见了。

    白铃很惊讶地说:“你个整天只知道打架的人,怎么还会医术啊?”

    “我,自学的。”陆离无可否置的说。

    “哦。”白铃回答道,把自己的脚抽回来,便是穿上了鞋子。

    傻白铃啊。。人家陆离可是专门为你学的医术。

    “要不要,出去转转,散散心。”陆离说道。

    一听出去玩,白铃的眼眸突然闪闪发光,但又随即暗淡了下去。

    “老白才刚走不远,要是被抓到,又要挨一顿骂。”白铃有些失望的说。

    陆离恍然大悟,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场面陷入尴尬。

    “算了,我又不怕他。”白铃说罢,穿上鞋子利索地站起来。

    “出去吗?”陆离问道。

    “不然呢?”白铃说道。

    ……

    就这样。 。白铃和陆离便是穿梭在热闹的小街上。

    白铃跟在陆离后面,怀中抱着剑,步态轻松地走着,一边走还一边左顾右盼,不知是在看什么新奇的头饰还是什么零食。

    这时,陆离道:“那天的事,对不起,我不该用那种语气说话的。”

    “哼!知不知道不能对女孩子凶?”白铃回答道,撇了撇嘴。

    听着白铃这语气。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看来是不想原谅自己,于是便想办法另寻话题。

    陆离开口道:“这家的茶很好,要不要进去坐坐。”

    “不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