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何以见得?”启诗问道。 陆先河也说道:“我们世代与外界断绝离联系,人界也只是有一些我们的传闻,至于我们是否真的存在,恐怕还无人知晓,仅凭一对鹿角,不会怎么样吧?” 白鸣明听闻,开口道:“你们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嗯?”陆先河疑惑道。 “一,如果真的有一个能免疫瘴气且法力深厚的人类,他是怎么知道哪一天会有鹿妖进入禁地。” 白鸣明话音一落,陆先河咂咂嘴,猜测道:“难道,那个人每天都守在禁地里吗?” 这时,启诗突然想到什么,说道:“难道,有奸细!” “奸细!”陆先河听闻不敢相信,族中怎会有奸细!“” 但白鸣明听闻没有否认。。不一会儿继续说:“第二,那人行凶的目的实在是有很多疑点,若他为鹿角而来,为何会选择强奸?之后为什么不把袁媛姑娘的尸体藏好,而是只简单的用叶子遮起来呢?如果他已经准备了很多天,又怎会如此的草率?” “这……”陆先河启诗两人一时语塞,竟想不出所以然。 思考过后,白鸣明发话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做一些防范,挑选一些健壮的青年允许他们去禁地巡逻,每天都要对我汇报情况。” “好!”陆先河和启诗随声附和道。 只听见那一直沉默不语的袁婆婆突然咂了咂嘴。 “老人家,怎么了?”白鸣明问道。 袁婆婆用拐杖戳了戳地板。 。似乎有所顾虑的说:“族长,老妇想起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无妨。”白鸣明回应道。 “我记得,袁熙姑娘和她姐姐的关系一直不好……”袁婆婆说罢,咳嗽了一声。 三人听闻此话,便是略有深意的相互打量起来。 …… 另一边,袁家。 只见袁磊横躺在长椅上,满脸通红,身边摆着好几个空酒坛子,身体看起来更臃肿了一些。 “女儿……”袁磊低声喃喃道,努力的动着身子使自己做起来,伸手拿起酒坛子饮了一大口。 “父亲,别再喝了。”只见袁熙从门外一边走来一边说着,脸上写满了对父亲的担忧。 “闪一边去!”袁磊凶狠地骂道。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继续喝酒。 “姐姐已经死了,你就算是喝再多,她也不会回来!”袁熙叫喊道。 只听袁磊隔了一口气,用醉醺醺地眼睛注视着袁熙,说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袁媛去了禁地?” 袁熙听闻,着急且愤怒的说:“袁媛袁媛袁媛,你眼里永远都是袁媛,如果是我去了禁地,死的换成我,你还会这么伤心吗!” “好啊!”袁磊听闻怒目圆睁,“你现在还敢和我顶了!我把你拉扯大,就养了你这么个东西?” “拉扯?这么多年你对我什么样,我不知道吗!假如当年你的妖力给了我,也会像对袁媛一样对待我吗?”袁熙说罢,激动地泪水流了出来。 “滚!”袁磊大吼道。 袁熙听闻,狠狠地一抹眼泪,转身离去,门被砸得咣咣响。 ,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