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凌晨,昏暗的一片,天地仿佛也知道今天有战争,所以没有给好脸色。 那片带着剧毒瘴气的密林外,聚集着几万军队,以及许多的飞行妖兽 今天,这场战争便要开始了。 只见,在三军的最前面,赫然站着费玄元,魏初雨,奥莫。王大人并没有参加此次行动。 魏初雨背着那把蓝色巨斧,望着不远处的密林,感叹道:“这就是那进则必死得密林?果真是一片死气沉沉。” 费玄元看向奥莫说道:“不知国师所做的解药可否拿出来了。” “当然。”奥莫回答道,招呼了一声部下,只见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抬来了一个长颈瓶子。 奥莫抓住瓶颈。。旋即拧开瓶塞,只见一小股白烟先冒了出来,随后,那一小股白烟突然分散开来,形成一大片的白雾源源不断地飘向密林。 逐渐,大片大片地白雾如海潮一般将面前的密林铺盖住,完是白茫茫地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随后,只听见柴火燃烧地声音滋滋在林中响了起来,接着,一股股的黑烟从那白茫茫地一片中升起,飘向天空。 奥莫手中的瓶子里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喷着白雾。 “这是,在干什么?”费玄元问道。 “这是在净化这片林子,再等一下,我们便可以安的进去了。” 奥莫说完,对着那一排能量炮后面的士兵说:“一会儿。 。先来几下当头炮。” “是!” …… 与此同时,鹿族这边也没有了往日的宁静,所有能打仗的鹿妖人手一件武器,集聚在祭坛之下一大片开阔之地。 每年祭奠先祖的地方成为了临时点将台。 喧哗声渐渐沉寂了下去,只见高高地祭坛上伫立着三人,分别是白鸣明,陆先河,启诗,三人皆是身披重甲,十分魁梧,颇具威严。 尤其是白鸣明那一身白色金边铠甲,尤其显得雍容华贵。 启诗和陆先河分别站在祭坛中心的两根浮雕石柱旁,严肃而认真。 而白鸣明则站在祭坛正中心的圆台前。 圆台上雕刻着一圈圈地诡异符文。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那饱受风霜的样子,像是要倾诉什么古老的故事。 只见白鸣明轻闭着眸子,手印眼花缭乱的变动着,脚步一来一去,施展着奇异的妖术。 祭坛上空的云层也伴随着白鸣明的动作开始卷曲,时间过去,只见那灰而浓厚的云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洞中仿佛有狂暴地能量在呼啸,让人望而生畏。 白鸣明猛地一睁眼,停止了手脚的动作,收回气力,严肃站好。 突然,圆台上的符文开始发出亮白色的光,沿着纹路,由内到外一圈圈地延伸。 最后一圈符文发出白光,刹那间便是轰鸣一声,响彻整个祭坛。 随着轰鸣声撤去,天上那云洞突然毫无征兆的射下一道汹涌地能量光束,打在了白鸣明身前的圆台上。…, 白色的光照亮了整个祭坛,使祭坛显得更加神圣而气派。 能量光束带来的一阵阵激荡使得天地间的气便是汇聚起来,但却静得可怕,没有电闪雷鸣,没有枯叶落地,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着下一刻。 顷刻,天上的云层再次卷积开始回恢复正常,最后一道能量射在圆台上。 光幕撤去。。只见圆台上悬浮着一把大大地宝剑,嗡嗡的传荡的细微地剑鸣声,几条细丝状的白色仙气环绕在这把宝剑上,柄端是三个相错的头骨。 细细的螺纹浮刻在剑身上,仿佛一双双幽怨的眼睛,不允许人仔细观察,否则,便会夺了你的眼睛似的。 这便是降魔古剑——赦生! 此剑一现。 。除了白鸣明,所有鹿妖皆是单膝下跪,低着头,以示尊敬。 “祭剑!” 大喝一声,只见白鸣明轻咬舌尖,一缕细微地血丝缓缓地飘落出来,进入了赦生的剑身上。 血丝快速地在剑上游动一遍。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随后,便是注入到了剑柄上那空洞处,形成一个血色珠子镶嵌在剑上。 忽然,赦生飞向白鸣明,便是被一把握着。 压住赦生依然还未削去的暴躁能量,白鸣明将其举过头顶,直指天空。 “众生平身!”白鸣明大喊一声。 “谢族长!”随后,所有鹿妖齐刷刷的站好了。 ,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