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河迅速后转,必须要更加认真了。 费清明冷笑一声,说道:“尝尝这个!” 只见他又掏出一张黄皮红文符,弹指一闪,那张符如铁片一般射向陆先河。 陆先河看着那张符的轨迹,闪躲开来,但那张符却像是会定位一般,转了个弯,牢牢地贴在了陆先河的左臂盔甲上。 这张符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陆先河伸出手去想要将其撕下,但只是刚刚触碰到,就像是摸到了岩浆一般,滚烫无比,甚至那铠甲都开始滋滋作响。 费清明说道:“你若是坚持要把它撕下来,恐怕,手就要废了。” “哼!”陆先河冷哼一声,也不管那张符了。。再一个猛踏,直接朝费清明冲去。 但只是看见费清明不躲也不闪。 突然,陆先河感到一阵切肤之痛,身体一个不稳,便是直直的摔在地上。 “你中的,是我唯一的一张八面风刃符,它的功效便是只要有一点风,身体就会像刀割一样,所以,最好不要乱动哦。”费清明说道。 陆先河有些艰难的爬起来,周围呼呼地冷风吹来,化作一把把看不见的刀子,无视铠甲,直接割在身体上的每一处。 虽不见半点血迹,但是那伤害却是实实在在地。 此刻的他只能勉强压抑着痛苦,但是已经寸步难行了。 “可恶!”陆先河破骂一声。 “还没结束呢!”费清明嘴角一扬。 。刀一刮,竟像一把扇子,刮出一阵强风向陆先河掠去。 那阵强风的力量仿佛是几十把更加锋利的刀,贯穿陆先河的身体。 陆先河怒目圆睁,使劲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熟不知,自己的耳朵嘴角,以及眼珠皆已流血。 见到攻击的可观有效,费清明疯狂地用刀面疯狂地朝陆先河刮去一阵阵强风。 “啊!”陆先河终于忍不住疼痛,叫了一声。 …… “让你看看你陆家大少对外厉害!”只见陆轩这边刚解决一个人类士兵,便是听见了父亲的喊叫。 “不好!”陆轩什么也不管了。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朝父亲那边赶去。 “不行,不能正面刚,要偷袭……” …… …… “刚才不是说要取我的头吗?怎么,现在威风去哪了?”费清明正嘲讽地说着,只感觉头顶传来一阵暴躁的能量波动。 抬头一看,只见一颗巨大的岩石冒着星火坠来。 眼看着就要躲不过了,只见费清明却是一点不慌,随意地往刀上注入法力,一刀,将那颗飞来对外岩石不留情面的劈成两半。 “受死吧!”只见那岩石切开过后,赫然便是愤怒地陆轩,只见他紧紧地握住宝剑,朝费清明的喉咙刺去。 见状,费清明打出一记手掌,只听嗡嗡的一阵鸣响,陆轩静止在空中不能动弹。 “这?”陆轩只感觉不可思议。…, “杂碎!”费清明说罢,一刀将陆轩狠狠地拍在地上。 陆轩不甘心,忍着骨头的痛,站起来,再次朝费清明刺去。 但是陆轩哪里是费清明对外一合之将,只是简单的几下,便是被打的晕头转向。 最后被费清明重重地踢了一脚,陆轩便是滚落到陆先河身边。 “孩子……”陆先河有些虚弱的说。 陆轩爬起身子。。看向父亲,说:“我没事。”随后便是注意到了父亲身上的那张符。 “是不是这张符的事,我帮你撕下来!”说罢,陆轩朝那张符抓去。 “好烫啊!”陆轩虽然嘴上说着。 。但是手并没有离开。 “别,别管我了。”陆先河努力说着话。 “我不怕!但我怕你死!”陆轩禁闭着眼,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这时,只听刺啦一声,那张符终于被撕下,失去颜色轻飘飘地掉在地上。 陆轩一屁股坐在地上。喵布可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对着父亲勉强地笑了笑。 由于陆轩的地属性体质,所以也还可以抵抗高温。 “受苦了孩子。”陆先河说罢,脸上漏出欣慰地笑容,随后便抓紧调整呼吸,慢慢恢复妖力。 “感人啊!”费清明拍了拍手,说道,“但是可惜,你们都得死。” “我呸!”陆轩嗔道。 ,

章节目录

白鹿缘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布可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布可颜并收藏白鹿缘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