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宿未眠,凌晨五点起床,倘能比赛小考结束后起床时刻,今日喜摘桂冠,然而并未有倦累感缠附,简略梳洗罢便去客厅,检点我们的入学物件,发觉茶几上有一个收纳盒小巧精美的,拿起细瞧粉色装裹,顶面童真可丽的皮卡丘为它增添份生气。中央黄澄澄的锁钥镌刻“刘”字印。爷爷说过印刻名字不能乱碰。我一紧张,它咚一下扑倒地面,刹时,我听闻一阵“啊”的叫唤。

    ……

    “林美安,你在干什么?”只见刘姐姐披散头发,趿拉拖鞋,手握着门缘,趴着门上蹙眉毛,脸蛋通红。呼哧喘粗气。

    我慌错了,说:“姐姐,对不起,我只是好奇这种收纳盒。”我正准备捡拾,她一手扑来,蹲坐在地上,怒气吼道:“走开!”

    大门外传来急凑叩门声响,阿姨抓起她怒着说:“小刘,你凭啥训我家美美,还影响邻居,你不甘心做保姆可以滚蛋!我们这条件家境,想来的都得预约。”们

    姐姐说:“阿姨,您不知道我是想告诉美美让她知道如果有困难如何处理。将来她会长大,总要经历。”

    阿姨说:“你去备早餐。这里离附中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别误点,迟到一秒都定会淘汰。”姐姐满口应声,她一瘸一拐的走了。我欲上前,阿姨挡住我,说别去,我和姐姐随即整理东西。

    吃过简易早餐,我们就一起去附中了,路上车水马龙,土地负重超荷,转瞬间。人们心情焦灼不宁,估量是地的疲累辐散的缘故。爸爸说:车成害了,原先幼年时总是稀罕,如今却是厌烦。

    我们小眯会,1小时后,才到校,先在门卫处登记,雨姐姐说这学校真破,”阿姨也说,这是一本大学附中怎么这样,咱们退学吧,上清华附中去。”

    一老师向上推眼镜说:“学生家长,我们这里都是有入学协议书的保证学生安全与重点高中,孩子还这么小,送到北京你们能放心吗?两年后,违反其中一条都要赔偿双倍学杂费。”

    阿姨说这还差不多。我和姐姐小考成绩同分分到同班。家长们都回家了。119班有35个同学,按小考成绩排座位我们都在倒数第二,姐姐在我前桌,倒数第一是我的同桌,一个胖胖女孩,染着金色头发,她对我微笑说我叫李茗龠你好,你叫什么。我对这类自来熟的人真是很羞涩。我轻慢的说我叫林美安。她笑笑说没关系,以后就是朋友了。”我苦笑着点头。

    班主任来了,这班主任就是在门口的老师,我见她就捂着嘴惊讶,啊一声叫出来,教室静阒全班的目光投注在我身上,前所未有的尴尬浮显,她斜了我一眼,说你们可以自主选择宿舍,四个人一间和华大一样。

    姐姐说咱们住一个宿舍吧!原来这里都准备好了被褥,还有空调暖气,整理好内务,课本。我说饿了,茗龠说:“早饭没吃饱。”我说:“我晕车不可多食。”茗龠说我们去吃砂锅吧!

    这食堂和华大是一个,砂锅也美味,茗龠不吃辣椒,我们都吃清真,她说我们真像呀!她说咱们班主任是很厉害的,最好慎行,原来那是她小学班主任。

    回到宿舍午休,刚睡下就听到了宿管吹哨,限时5分钟去操场集合,跑到操场,发现贴着军训动员大会,校长说我们要进行一周的军训,人太多了未见其人,但闻其声。我们初一有30个班,我们居然是第一个班。

    军训一周每天都是站军姿,打军拳,跨立立正,令我不解的是好多大学生也和我们一起军训,在军训还可以学会宿舍维护与内务。获益匪浅。我也当上舍长了

    这一天下来疲乏。汗水涔涔,好在宿舍里有独立的澡堂,我们三个便学会理解别人。错开时段洗浴。一天中午我们都在午休,一阵犹如击鼓声的敲门吵醒了我们,以为是紧急集合,赶紧下床开门。结果是隔壁宿舍的王颜翔,说美安舍长,让我洗个澡吧!

    我一口回绝了她,不是因为吝啬,而是我觉得她已经妨碍我们了,结果她就撕扯着嗓子,骂我们三,还说霸着四个人的宿舍,不公平。脏话连篇,没几句就打我了,吐口水,我们自是不会忍让。便扭打一起。

    教官来了,抽了我们三个的小腿,钻心的疼痛。我不服为什么王颜翔没事,又是脸上一抽,我无法说话,下午军训结束后,我们站在操场上,来看我们的人要么嘲讽,要么骂。可我们不能反击,因为会引来更大的惩处。

    黄昏时分,看着火烧云,传递自己的悲凉。教官让我们去她办公室,她说一个人要学会找自己问题,不能有怨言。时刻准备着,迎接新战斗,这是军人本色。给了我们蛋糕,说那是她的兼职,清甜可口。我们道谢。我们走时,塞给我们锦囊,说关键时刻打开。

    我们理解了,每每遇到挫折,想起箴言都会涌动一份热忱。也渐渐寻找到合理时间规划,学习生活方法,在一周内适应了。

    军训结束了我们荣当升旗手,在晚上班会选班长时,我们的票数势均力敌,可老师力荐王颜翔,她的票数可是自己投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墙壁上的友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雨伞无语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伞无语并收藏墙壁上的友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