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皇回房,不见獠牙的踪影,从窗外看去,强盗的踪影早已不见,冥皇放眼望去,街道上并未见獠牙或是可疑人的身影,冥皇微微皱眉“难道是被人抓走?不···魔物的心脏虽是好东西,可是这好处只是自己知道,并且只有自己才可以获取心脏中的气源,不会有人为了獠牙的心脏而抓走獠牙”思考着,又回想着今天所经过之处,并未感知到有圣剑士之上的强者,獠牙刚进化到A阶初级魔物,按理说长毛绒猪能进化到这个级别的,恐怕只有獠牙一只魔物,况且体型小,皮毛获取不了多少,佣兵会所不可以有抓住獠牙的任务,要去何用?冥皇思索着,心里也平静了下来,认为獠牙很可能是自己跑出去哪里转悠,何况以獠牙的品阶,在肖丹城没人能伤得了它。

    冥皇盘腿而坐,也没再去担心獠牙之事。

    ······

    天已入夜,佣兵会所早已闭门,士兵酒过三巡,也未去取消任务,

    强盗快马加鞭,赶回矿洞,安静的矿洞外一阵马蹄声传来,所有强盗都警戒了起来,直到看清来者,才放下心来。

    “头领我回来了”强盗说着忙拉住马绳。

    强盗头领看去,脸色甚好,问道:“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强盗跃下马背,把獠牙抱了下来,獠牙“呼呼”的鼾声,似乎认为有冥皇在旁,自己也没一丝警惕“头领请看,我带来了可谈判的东西。”

    “魔物···”其他强盗看去,都吸了一口凉气。

    强盗头领心中也有些不悦“你这是带的什么?我让你去打探消息,你却给我带回一只魔物,难道你认为我这是佣兵会所,想来领佣金不成?你是不是傻了!”强盗头领的声音越说越气愤。

    “别说头领,我们都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另一个强盗也对着办事的强盗指指点点。

    办事的强盗心里觉得委屈“头领···你们也得听我把话给说完啊。”

    “芒真···”强盗头领看向自己派去办事的强盗说道:“你说···若解释不清楚,小心我砍了你的手。”

    芒真咽下口水,忙解释道:“头领让我去办事,我怎能不用心去打探,先前跟踪那些士兵到了肖丹城,可他们没把这的情况汇报给千夫长,而是去了酒馆,又派人到佣兵会所去颁发剿灭我们的任务,我本想回来,可转念想来,佣兵遇到头领没什么可担心的,又继续返回酒馆去观察,谁知酒馆遇到一人,别人都称呼他为妖王,而那些士兵却用计想引那妖王来这,我细细听来,那妖王已答应,明天便来剿灭我们,我见那妖王不是一般人物,所以观察之下,发现原来那位妖王还有一喜爱的宠物,便是我手中所抱之魔物,我想来,若有这魔物在,那妖王就算来了,也会有所顾忌,到时候头领也可趁机杀了那妖王。”

    强盗头领看向依旧熟睡的獠牙,微微皱眉“这是什么魔物?可没见过啊,芒真···你所说,这是那妖王的宠物,魔物还能听人话,除了嚎速,可不见其他魔物,此人恐如你所说不是一般人物,若真如你所说,明日他便来剿灭我们,那你抢了他的宠物,可对我们很有利,那些混账士兵”强盗头领一挥手,便看向被自己绑起来的百夫长,走了过去,拍了拍百夫长的脸颊“你的部下还不笨,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就不知明天他们的失败,会不会不再顾及你的安危而冲进来,到时候你这命可就留不得了。”

    “呸”百夫长一口唾沫吐到了强盗头领的脸上“若非我今天自负,又怎会被你抓了来,你们可早就没了性命。”

    强盗头领抹去脸上唾沫,眼中一怒,重重一巴掌就抽到百夫长脸上“你当真以为我是强盗,若非为了我妻儿的性命,我岂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抢夺这矿洞。”

    就在这时,一名强盗激动的叫喊着:“头领···头领···找到了,我挖到红乌了。”

    其他人听到,脸色都露出喜色,忙望了过去。

    强盗头领看向百夫长和獠牙,忙吩咐道:“看住他们”脚步就向矿洞深处走去,绕过两条隧洞,强盗头领发现了找到红乌的强盗。

    “这···这”强盗激动的用手指去。

    强盗头领看去,岩壁之中露出了一大块红色的金属,用手摸去,感到金属的坚硬度和一丝凉气“邦、邦”强盗头领用手敲了敲,嘴角就笑开“哈哈哈···确实是红乌”可心里又有些担心“红乌虽找到,就不知有多少,布尼尔那混蛋不知道需要多少才能满意,若少了,我妻儿的性命还在他手里,恐不保啊。”

    “头领莫担心”强盗安慰道:“待我把这红乌挖出,便可知究竟是有多少,何况我们原为奴隶,被布尼尔强行服食桐叶,若十五日内不回去服下姿蓝果,便是穿肠肚烂,我们也不想丢了性命。”

    强盗头领一拍强盗的肩“大家同坐一条船,明天不知是何情况,我让其他人来帮你,早早挖了红乌,我们能尽早离开便是最好的结果,毕竟这矿洞是肖丹城的,我们待的时间越久,越容易把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癫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萌臣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臣并收藏癫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