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树叶宛如发丝一般日渐稀少,秋天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宣告它即将到来。

    “少爷,您看起来昨天晚上玩的确实尽兴,不过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客栈的后院了,陈奕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着夏日最后的温暖,王二狗则给他上着药。

    “年轻人嘛,火气大,这自然就比较放得开了。”陈奕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他可没有告诉王二狗实情,只是说昨晚太开心了没有注意,毕竟这事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让你看宅子看的怎么样了?咱们这么多人一天天的住在客栈里也不是回事。”陈奕活动了一下筋骨,背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一阵的呲牙咧嘴。

    “少爷,这符合您要求的,我找到了三处,但是两处人家都不愿意卖,只有一处能买到,但是”王二狗抹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直说,怎么在我面前还拐弯抹角的。”陈奕闭着眼睛,用心体会阳光洒在身体上的温度。

    “这一处的地理位置、大小也都很好,而且也不贵,只不过”王二狗面露难色,“这个宅子之前出过事,有点不太吉利。”

    “不太吉利?”陈奕不由的轻笑了一声,还有比自己昨天晚上更不吉利的事情么?“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昨天打听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据说那宅子之前是朝中一个大人的,品行不错,百姓都对他交口称赞,但是后来在朝堂上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家上下一百多口人一夜之间部惨死,据说那血腥味过了五六天都没散干净。”王二狗心有余悸的说道,“少爷,这地方便宜是便宜,但这却是不太吉利。”

    党争?这是陈奕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个词,根据他多年看小说的经验,这位大人肯定是被卷入了党争之中所以才落此下场。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把这处宅子买下来吧。”

    “好的少爷,我待会就出去再啊?”王二狗一愣,“少爷买它?”

    “对,把那里买下来,尽快,尽早的让咱们人都住进去。”陈奕点了点头,这七八十号人每天的住宿等等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虽然家里有钱,但陈奕难免还是有些心疼,可能骨子里就不是一个纨绔子弟的料。

    “可是少爷,那地方确实不太好,要不您再等几天,我再多去别的地方转转?”王二狗一脸为难的说道。

    “不用,按我说的去做就行。”陈奕揉了揉脸,“什么吉利不吉利的都是自己在吓自己,咱们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去吧。”

    这些年您做的亏心事还少么?王二狗吐槽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办了。

    看着王二狗离去,陈奕活动了一下身子坐了起来,虽然上完了药,但是这疼痛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除的。

    昨天过于悲伤,都忘了问孙平那个虎爷到底是什么来头了,有机会一定要问一下,这顿打可不能白挨,不然自己岂不是连小说里的那些配角都不如?

    接下来的祭天,因为身上的伤和肿起的半边脸,陈奕自知无法见人便待在客栈里足不出户,一直等到身上不再那么疼痛,脸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时候才如脱缰野马一般带着王二狗出了客栈。

    有些日子没来外面转转可把陈大少给憋坏了,虽然曾经的他是一个宅男,可以在房间里待上好几个月足不出户,但那是在有网络的情况下,虽然现实里面无人交心,但是在网络上可是一抓一大把,生死之交遍布五湖四海,同城找不到人约饭就是当时陈奕的真实写照。

    “走,咱们今天先去宅子里看一眼。”虽然已经买下了宅子,但陈奕还未见过长什么样,这刚一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二狗只能默默的带路。

    宅子所处的地段还算繁华,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但是在宅子的附近小贩就少了很多,仅有的那些小贩还都和宅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老伯,来四个包子,要肉的!多的是赏给你的!”陈奕摸出了点碎银子放在了宅子附近卖包子的老伯面前。

    “好的,客官您稍等!”老伯堆起满脸的褶子,手脚利索的用纸将包子包好递给了陈奕。

    “老伯,这家宅子看起来很大气,不知道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呐?”陈奕啃着包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嘘——”老伯四处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兄弟你应该是才来京城的吧?”

    陈奕一脸意外的点了点头“对呀,老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看起来和京城人长得不像么?”

    “那倒不是,只要是京城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知道这宅子的事情,像你这种不知道的,自然就不是京城人了。”老伯摆了摆手说道。

    “老伯,这宅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呀?能不能给我说一说?”陈奕一脸好奇的看着老伯,眼睛里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这”老伯先是愣了一下,但看了看那些碎银,最终还是开口了,“这里,之前是礼部尚书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邻居是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汉魂子彻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魂子彻并收藏我的邻居是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