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陈奕吃过早饭之后,就将那块令牌揣在怀中直奔林中的宅子而去,他原本想多带点人,但是害怕走漏风声,便只带了王二狗和两名护卫。

    “少爷,咱们这一大早的这是去哪儿呀?这么冷的天,待在宅子里多舒服。”王二狗驾着马车哆嗦着问道,昨天自家少爷回来之后就满脸的笑意,今天一大早又要出门,这让他很是疑惑。

    “天天待在宅子里也不怕身上生虫。”要是放在以前,这话绝对不可能从陈奕的口中说出来,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出来转转,感受一下阳光的温暖。”

    王二狗抬头看了眼散发着耀眼白光却没有丝毫温度的太阳一阵皱眉,他实在想不通这哪里来的温暖,再说了,少爷不是一直躲在车厢里么?这是让自己晒太阳?

    “对了,二狗,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钱?”陈奕懒散的躺在车厢里,仿佛让他起来走两步都是件要命的事情。

    “少爷,我这里还有五百多两银子,要是没有什么大的开销的话,这些钱让咱们支撑个半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王二狗思索了一番说道。

    陈奕点了点头,王二狗那里还有五百两,而自己这里还有三千两银子的银票,只要自己不过分的铺张浪费,这些钱肯定是够用的,就算不够了,再找父亲要就是了。

    加上买宅子和陈奕花掉的那些钱,在陈奕出门的时候,陈府父可是足足给了五千多两银子,这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诶,二狗,咱们这样只花不赚也不是个办法,你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陈奕掀开车帘问道。

    陈父给的钱虽然很多,但是这么一直入不敷出也不是个办法,陈奕觉得,不管如何,起码不能这样单纯的花下去,这样的话,就算陈府再有钱,总有一天也会被陈奕坐吃山空的。

    “少爷,我哪儿有什么赚钱的办法?”王二狗一脸的苦相,不过在陈奕的眼神注视下,只得点了点头,”行行行,少爷,你让我想一想。”

    陈奕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车帘回到了车厢中;“这就对了嘛,你要不断的突破自己,去踏遍那些未知的领域。”

    听到这话,王二狗恨不得仰天长啸,自己只是一个跟班,怎么还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了?别家的少爷都是想着法子的吃喝玩乐,唯独自家少爷不是为了穿衣服发愁就是想着创收,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少爷,要不咱们拿出点钱来去倒腾货物?我看那些商人一个个都富得流油,咱们说不定也能赚一笔。”王二狗想了半天,开口说道。

    “经商?”陈奕眉毛一挑,“经商的面积大的去了,你倒是说说,咱们具体做点什么生意?”

    在这个时代,有两种人掌握着大部分的财富,一种是高高在上的达官贵人,一种则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商人,当然,这个底层说的只是地位。

    达官贵人靠着手中的权利疯狂的攫取财富,而商人们则通过经商来获取财富,只留下中间那一部分看似有社会地位实则苦兮兮的苦哈哈们。

    “我看那些做丝绸生意的商人很赚钱的,那些西域的人就是喜欢这些东西,咱们要是也做这生意的话,肯定能赚的盆满钵满!”王二狗惊喜的说道,仿佛已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向自己涌来。

    “丝绸?”陈奕眉头一皱,这是打算整个丝绸之路么?

    “你只看到了这生意很赚钱,但是你也不想想,这需要多么大的周期,把丝绸运到西域,这路上就会有消耗,不仅时间长,还会有很多意外的发生,要是碰上了流匪,那可赔的连底裤都没了。”

    如果自己记得不错的话,这个时代的丝绸之路应该是到罗马,这么远的距离,后世开车都要很长的时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呢?估计还没等到盈利,自己这黄花菜都凉了。

    王二狗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脑海中又是一道灵光闪过“少爷,要是丝绸不行,咱们就做粮食生意吧?”

    “人们可以不用那些贵的要命的丝绸,但是一定要吃东西呀,要是咱们倒腾粮食的话,那肯定也能赚的流油,到时候咱们就把粮食往北边卖,如何?”

    “粮食?”陈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粮食确实是必需品,但是咱们又没有自己的粮食产地,想要粮食就只能去别的地方买,而粮食这种东西,咱们在这里肯定赚不到什么钱,想要赚大钱就必须去北燕卖。”

    “但是那是能轻易进去的么?这里面又要经过很多的手续,要是有一个没办妥,到时候让人家说咱们是通敌,咱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北燕是一个游牧国家,他们的粮食比较稀缺,在他们那里粮食却是可以卖到很高的价格,但是为了限制北燕的发展,出过每年输送到北燕的粮食都是有限制的,这贩卖粮食的生意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如果不加管制的话,且不说北燕发展的事情,光是这触碰到的利益链就会影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邻居是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汉魂子彻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魂子彻并收藏我的邻居是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