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上坐在应天酒楼里的时候,陈奕还是忘不了王二狗那副娇羞的样子,越想越觉得让二狗去劈一下午的柴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陈公子,怎么了这是?不舒服么?”二皇子见陈奕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距离宴会开始还有点时间,陈奕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这让他觉得很开心,起码这体现出了陈奕对自己的重视,现在见陈奕这幅样子,难免要询问一番。

    “没什么,殿下不用担心。”陈奕轻笑了一声,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坐了下来,“就是昨天出去喝酒,喝的有点多,还有点没缓过来。”

    二皇子将信将疑的看着陈奕“陈公子,你不会是为了一会少喝点,现在在这里做铺垫吧?”

    “殿下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像是那种人么?”陈奕打了个哈哈,没想到二皇子的心思这么缜密,这都能被他看得出来。

    “哈哈,不管是不是,你今天肯定不会少喝的。”二皇子用袖子轻掩着嘴,另一只手搭在了陈奕的肩上,“今天来的人里面,可有好几个人酒量都不错,按照他们的性子,肯定会拉着你喝的。”

    “嘁,不就是喝酒么?他来多少我给他喝趴多少,就怕到时候殿下你这房间太小,躺不下那么多人。”陈奕撇了撇嘴,只要不是孙传芳那种开挂级别的,来多少喝趴多少!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陆陆续续的也都有人来了,陈奕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要是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和二皇子靠在一起还行,但是如果有其他人,那影响可能就不太好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陈奕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二皇子给陈奕安排的位置还是很不错的,在右手边的第三个位置,这在现场差不多二十把椅子里算是一个非常靠前的位置了。

    很快,在最后一个来的人坐在了右手边第二个位置,也就是陈奕的旁边之后,人员也就部到齐了,宴会也算是正式开始了,在经过一番并没有什么营养的系统般的寒暄之后,二皇子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陈奕身上。

    “想必大家也都注意到了,今天这里有一张比较陌生的面孔,不过当初参加秋游的应该都认识这位,在这里,我像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奕陈公子,也是那首《秋词》的作者!”

    陈奕目前能拿得出手的身份也就是《秋词》的作者了,至于鸿胪寺文书在现场这些人眼里,那就是一个没什么地位的闲职,这样的场合说出来都怕人家笑话。

    “在下陈奕,见过各位公子。”陈奕起身,朝着众人拱了拱手,顺带着扫视了一圈。

    到场的大多是一些略感熟悉的面孔,都是在秋游的时候见过的,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看到人的时候陈奕还是有些印象的。

    令陈奕感到意外的是,孙平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末尾的椅子上,此时他正呆呆的看着陈奕,眼里有一种说不明的意味。

    “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公子,没想到这么的英气逼人。”坐在陈奕旁边的那人开口说道,“能够坐在你的旁边,还真是我的荣幸呢。”

    “阁下过誉了,不知道您是?”陈奕连忙笑着问道。

    “这位是兵部尚书的长子,陈禹陈公子。”二皇子帮着他介绍道,“说起来,你们两个还是本家呢。”

    “见过陈公子,陈公子也是气质非凡呢!”

    “哈哈,哪里哪里,还是陈公子你更有气质!”

    两人一阵商业互吹之后,二皇子帮陈奕介绍了在场的其他人,大多数人陈奕只是记住了相貌,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只有寥寥几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坐在二皇子右手边第一位的,是左丞相家的长子公孙卫,中等身材,脸上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给人一种很平易近人的感觉。

    而在二皇子左手边的那一位,则是工部尚书的长子王凤铎,他和公孙卫仿佛就是两个极端,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和鸿胪寺的任明有的一拼。

    左手边的第二位是刑部尚书的长子霍庭,坐在陈奕对面的则是吏部尚书的次子高琛。

    剩下的那些人,陈奕都懒得去记他们的名字,自己能坐在这个位置,说明地位比自己高的,也就前面这五个人而已。

    看的出来,二皇子还是非常看重自己的,他也感觉的到,在许多人进来看到自己坐在这里的时候,流露出的都是无比惊讶的神情。

    笑着坐下来之后,陈奕无意间扫了孙平一眼。

    孙平作为礼部侍郎的儿子,却只能坐在倒数的位置上,陈奕甚至可以确定,要不是礼部尚书蔡阳没了,致使孙传芳掌握了礼部,孙平可能都不会被邀请。

    “殿下,正直这样喜庆的日,要不就让我来作诗一首,为大家助助兴,如何?”从孙平的对面站起来一个道貌岸然的公子,在这下雪的时节他的手上依然握着折扇。

    陈奕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人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邻居是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汉魂子彻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魂子彻并收藏我的邻居是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