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这话一出来,整个大堂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马季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陈奕,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大人还真是会开玩笑呢。”周宁打了个哈哈,打破了现场尴尬的氛围,“既然小大人不愿意透露,那小女也就不多问了,咱们还是谈谈眼下的事情吧。”

    她在第一眼见到陈奕的时候,就被这小大人的颜容给深深的吸引了,从幕后走到台前也是为了和他多说几句话,不然她一般可不会出来,谁知这小大人竟然如此的不懂情趣,让她好生失落。

    “周寨主果然爽快,那不妨寨主就先说说您的条件,当然,如果还是要一半的物资的话,本官就觉得咱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眼前的这位周寨主姿色也不差,还有一种特有的飒爽的气息,若是放在平时,陈奕肯定不介意和这样的佳人深入交流一番,但是现在可不是说那些儿女情长的时候,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小女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小女虽是一个山贼,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周宁给自己倒满了一碗酒,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豪气,“这样,我们也不要一半了,就只要十车的物资,如何?”

    陈奕皱起了眉头,这次整个车队就只带了五十车的物资,当然,这不是部,这只是第一批物资,但即使是这样,一下子就要走五分之一他觉得还是有点过了。

    “周寨主,您也知道,这些物资都是拿来赈灾的,你们每拿走一分,就多一个人得不到救助。”陈奕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我希望您能想开一点,不要再这种时候雪上加霜。”

    劫掠本就是山贼生存的办法,他并不能让人家不要劫掠,只能乞求山贼的良心发现。

    “小大人,你这话小女可就不爱听了,你们拿物资是救人,难道我们就不是救人了么?”周宁摇晃着手中的酒碗,“况且,现在是我们占上风。”

    “占着上风?乍一看可能是这样没错,但你以为真的就是这样?”陈奕冷笑了一声,“周寨主,如果本官猜得不错的话,你这宅子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刚刚流落过来的灾民,还有不少的老幼妇孺对吧?”

    周宁眼神一凝,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陈奕“是又如何?我们寨子里能打仗的人照样不少。”

    “周寨主别这么看着我,这都是本官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陈奕轻笑了一声,“诚如周寨主所说,你们寨子里的壮丁也不少,但是这战斗力嘛,可就另当别论了。”

    “你这寨子里只有少数的山贼,剩下的大多都是面黄肌瘦的灾民,你觉得,你什么资格和我们打?诚然,你们人数众多,但是我们官军也不是软柿子谁都能捏的,到时候如果真的打起来,怕是对谁都不好。”

    陈奕说完之后轻呡了一口酒,还非常享受的砸了咂嘴。

    周宁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官吏竟然这么的难缠,还以为他只是个花瓶而已。

    她让那么多的山贼去围堵赈灾队伍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望而生畏,为了不逼急这些官军,也是之提出要一半乃至五分之一的物资,想着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物资。

    因为她心里清楚,要是真的打起来,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那小大人是什么意思?”周宁看着面带笑容的陈奕,突然觉得这人没有之前那么帅了,倒是憎恶了几分。

    “本官也知道,周寨主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悍匪,所以,本官也不会赶尽杀绝,本官最多可以给你五车物资,多了,一分没有,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就只能战场伤见了。”

    陈奕轻声说道,轻轻按住了桌子底下马季的手。

    “穷凶极恶之人?小大人是怎么知道小女时不时穷凶极恶之人的呢?”周宁饶有兴趣的看着陈奕,手上的酒碗又开始晃了起来,陈奕甚至都要怀疑她之前是不是酒吧的调酒师了。

    “本官是有眼睛的,方才也说过了,周寨主这寨子里可是有不少的老幼妇孺,试问,有哪个穷凶极恶的山贼会让这么多的老幼待在自己的寨子里?他们对于山贼来说不是一种负担么?”

    陈奕喝了口酒,山贼是一个靠劫掠为生的职业,他们需要的是可以出去劫掠的人手而不是只知道消耗食物的累赘,但从这一点,陈奕就可以断定这周寨主并没有那么的穷凶极恶。

    “周寨主可以如此大度的收容这么老幼妇孺,说明周寨主还是有善心的,而且,如果本官猜的不错的话,周寨主今天围堵赈灾的车队,也是为了养活这些人吧?”

    一个山寨的存粮终究是有限的,一下子突然涌入这么多的人,粮食肯定会告急,而且陈奕的直觉告诉他,如若不是因为多了这么多需要养活的嘴,这些山贼是不会对赈灾的车队出手的,毕竟惹上朝廷的话,多半是没有好下场的。

    “小大人怎么就如此的笃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邻居是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汉魂子彻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魂子彻并收藏我的邻居是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