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娘捏着酒盅不着痕迹地闻了闻,不说她是个大夫什么药没见过,就说前世各种宫斗戏宅斗戏看了个遍,这种小把戏岂能逃过她的眼。

    她在郑氏和红柳的注视下端起酒盅,以袖遮掩,手指抵在唇边防止碰到杯口,趁仰头之际将酒水倒进了袖中手帕上。

    “不得了,这酒劲好大。”青娘喝下一口放下酒盅便捂着额头脑头晕,“我说不要喝的,这下宴席还没开始就醉了可如何是好。”

    郑氏在一旁笑,“不妨不妨,第一次喝都是这样的,红柳姑娘,你既然跟青娘关系好你扶者下去歇一会儿,宴会还早呢。”

    红柳当然答应,便扶已经醉的人事不省的青娘要下去。

    吴家的宅子要比普通农家大一些。。毕竟也是个富农,是个三进的院子,吴三郎他娘郑氏又十分爱面子,还请了两个洗衣服的老妈子,另外还有一个看门的老头。

    这会儿子天已黑了,外头放牛放羊的吆喝声儿有一搭没一搭儿说完。青娘将浑身的力气都依在红柳身上,口中呢喃着酒话,“红柳,我乏得很,我想回家睡觉。”

    “乏的是要歇,我这就带你睡觉去。”

    青娘在清瘦也不是小孩儿,半个人的重量都压在红柳身上,她喘着粗气儿扶着中了药的。却没有想到原本应该昏昏沉沉神志不清的此刻竟用一种嘲讽的表情看着她。 。嘴里说着,“红柳,这是往我家去的路吗,我乏了,我要歇。”

    “带你去的可是你情郎的温柔乡,在等会儿就让你舒服。”红柳哄道。

    “温柔乡,什么温柔乡啊?”

    红柳嗤笑,正要说话却突然觉得不对劲儿……那下的是蒙汗药啊,起头能说话是药效没完进呢,到现在快小半个时辰了,能药两个汉子的分量青娘一个姑娘现在哪儿还能完整的说话?

    她又觉得头皮发麻,一抬头便见青娘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回事儿?!

    红柳正瞪着一双大眼睛,人却突然软倒了下来,赵立新收了手。思念如霜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又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已经知道了是她们设计陷害,却依然入局,“你小心把自己玩儿进去了。”

    她本来就玩性大,又是那种急脾气暴性子,可事关女人的名节,赵立新其实更想让她躲在自己身后,他来解决这个问题。

    青娘从不在乎这个,她蹲下身,手从红柳脸上抚过,“她害了我一次,现在又害我一次,我自然也要回她一次。”原主把红柳当成是姐妹,可红柳回报原主的是什么,是把原主带去给赵牙婆看,是让原主差点被卖?

    “名声毁了就毁了,但这次我一定要让红柳身败名裂。”

    红柳现在还跟她姐妹相称的,觉得自己没有错。可事实上原主已经被她害死,就因为她喜欢吴三郎就这么恶毒的想让原主被卖了?…,

    纵然原主的死和她没有直接的关系可原主也死了,她不是不清楚原主被赵牙婆看见是什么未来。

    原本的青娘还想着红柳不来招她那就相安无事,毕竟她是存了坏心思把原主带去给赵牙婆看了,而且到底是一念之差还是别的谁都说不清,可这次她主动找上门来还要再害自己,那她就不止要替原主报仇了。

    ……

    吴三郎的秀才宴早早的吃罢了,偏偏郑氏非要拉着陈氏不走,说要商量两个儿女的亲事。

    青娘没有亲娘,跟刘秀琴这个后娘的又闹掰了,陈氏是师母加上确实与青娘关系不错今儿才来赴宴。要从表面上说吴三郎这个秀才自然是比赵三儿这个上门郎要好多的,因此郑氏觉得她儿子不不嫌弃青娘。。只要青娘把那上门汉子赶走也不计较她不贞节,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

    陈氏心里却门清,之前看不上青娘怎么现在就看上了。

    赵三儿再怎么身份不好,以陈氏这个过来人的眼里赵三儿心里是有青娘的,就这一点比吴三郎就强很多,而且偶尔听儿子和丈夫说的,他的身份也并非他表面说的那样。而且不算身份,哪有女人家成亲没半年就合离的,这传出去只会影响青娘的名声。

    “郑家嫂子,青娘已经成亲了,哪里再有的亲事,你就别开这个玩笑了。”

    郑氏心里道青娘肯定是拿捏,想要聘礼,皮笑肉不笑的,心想着你拿捏吧,倒要看看一会儿热闹出来你还怎么拿捏?

    席面上鞭炮又劈里啪啦好几次。 。陈氏本来年纪都大,身子到夜里就虚,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便歉然的冲着郑氏道:“这天儿也黑了,我看青娘酒醒的差不多了,我们这就回了?”

    席上已经是残羹冷炙,郑氏废了好大劲儿才给陈氏拖住了,可不能见她就这么去走了,“这算什么晚,青娘酒量不行让她多躺会儿呗,今儿月色正好吹吹风怎么了?”郑氏心里算计该有半个时辰了,该成的事儿肯定成了。

    就算事情没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医世倾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思念如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念如霜并收藏快穿之医世倾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