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风崖的顶峰和下方分别两方世界,崖顶无风,悬崖之下却是狂风肆虐,集合无尽的力量,咆哮着撞向山体。

    隐约无形之中的锁链束缚住风魔的手足,锁链的尽头也仅仅只达到山崖的一半,再也爬不上去,呼啸的狂风一次又一次在中途就殒身跌碎。

    因为这一缘故,无风崖下鲜有人抵达,从不知是何面目。

    景珏被一掌打落,跌入风口,身如海浪滔天中的一叶孤舟,飘摇不定,时时有翻船之险。急急念诀,攀附崖体的藤曼疯长,锁住她的腰身,暂时止住下落。可惜好景不长,不一会儿的功夫,暴风化作利刃,斩断藤曼,将她抛入深渊。

    吹在身上的风变成一把把匕首。。长剑,将她的身体和灵智切割的支离破碎,景珏一度怀疑,自己恐怕是没被摔死,就被风灌死了。

    忽然下方升起一股温和的气流,包裹住景珏,隔绝厉风的伤害,缓住下落的速度,最后掉入无风崖下方的一口寒潭里。

    那股气流直接将景珏毫无反抗之力的带到了潭底,拉入洞中,洞口悬着一颗避水珠,洞内干燥无比。

    扑鼻的血腥气呛入鼻管,昏暗中,景珏只看到洞中好像还有个人,那人的脸上赫然横着一只血丽的蜘蛛纹,遍布半张脸。

    一双猩红的眸子,冷冷的盯着景珏,若不是这双眼睛明显还有一点人的理智在里面。 。景珏都要怀疑此人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景珏背靠着洞壁,一动也不敢动,脑中嗡嗡作响,手心冷汗直冒。就是此人杀了三头金线蟒,又被人追杀么?洞中这么浓的血腥气,怕是此人伤的不轻吧。

    “你……谢谢你救了我。”景珏打破了流淌在二人之间的死一般的沉寂。

    那血纹男子突然抬起了手,吓得景珏一把抽出了佩剑,将剑横在胸前,同时体内灵力疯狂流转,做好迎战的准备。

    男子嗤笑一声,指尖微勾,一抹微弱的白色亮光从景珏的身上冒出,飘向他,最后在他的手心里化作一只翅膀上有几条黑纹的蝴蝶。

    “雕虫小技。”男子轻蔑地说了一声。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把那只光蝶捏的粉碎。

    景珏瞪大了眼睛,她竟毫无感觉别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这是什么东西?”

    “不值一提。”血纹男子察觉到那两个人找到了此处,很快他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结界居然被破了。

    对方穷追不舍,血纹男子有些恼怒。就好像一只大象老是被两只蚂蚁骚扰,偏偏那大象还没办法捏死这两只蚂蚁一样。

    若是盛时期,这些杂碎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只可惜现在的自己实力跌倒谷底,否则也不会被这两个人追的如此狼狈。

    景珏很快意识到,是不知何时放在她身上的这只小蝴蝶暴露了这里。

    潭上方,岸边,一老一少,一站一蹲。…,

    苏思思将手放入水中,收回仅存的一丝灵蝶残余的灵气,仰头道:“那丫头居然没死……他就躲在这潭底,想办法把他们逼出来。”

    “好办。”老者森然道。

    只见他两只老的不成样子的枯手十指交握,然后慢慢成环,嘴里念念有词,一股黑气从他的手环里冒了出来,倒入深潭。

    那黑气变成一团黑蛇,刹那间布满寒潭,朝着潭底游去。

    潭底的血纹男子轻轻一挥手,脚下出现三条血色花纹的小蛇,随手一指,小蛇们冲入黑蛇群中,居然吞噬起来。

    景珏见到那血蛇每吞一条黑蛇,身体便壮大一分,体表就多出一道黑线,当湖底的黑蛇部被吞噬殆尽时,竟变成红黑相间的巨蟒一般。

    其中一条巨蟒冲上去。。破开水面,破穿老者胸背。另外两条则回到它们主人身边,血纹男子收起它们后,嘴角泌出一丝鲜血。

    他脸上的血色蜘蛛见了鲜血活了过来,调转方向,将他嘴边的那一丝鲜血吸收了,看的景珏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

    今日见到的事情,比她这十几年加起来的怪事都要古怪。

    “我们上去,你找到机会就跑,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血纹男子一把拉住景珏的胳膊,匆匆说了句,避水珠罩在两人外面,二人上升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的功夫就猛地冲破寒潭。

    他将景珏朝一个方向丢去,景珏忙掐诀稳住身子,落到一颗大树上。

    重见天日后。 。她才看到血纹男子的真实面目,不,其实根本看不清楚他长得如何,只能看见那一只张牙舞爪,狰狞无比的蜘蛛,另一边脸被密密麻麻的黑气缠绕,看上去恐怖极了。

    只有两只眼睛,明亮无比,居高临下俯视着追杀他的人,骨子里的傲慢,毫不掩饰的蔑视,还有一丝因自己被他们逼到如此狼狈境地的恼恨。

    “五纹宗,好一个五纹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