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三声,东方喷薄而出一轮红日,破开暗沉沉,蓝得发黑得夜幕,光线穿堂入户,投射在盘膝吐纳得少女身上。

    刚过盛夏,夜晚得风凉爽宜人,在院中打坐吐纳一整夜,景珏疲惫不堪,爬了起来,眼底兴奋怎么都掩盖不住。

    一夜散功。

    此刻在她的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灵力,和一个不会修仙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四周散落点点微弱的星光,这些芝麻大小的圆球就是被逼出来的祸源,那些害得她不能聚灵施法的元凶。

    少女一身浅黄色的素纱中衣斑斑点点血迹,颇为渗人。

    景珏毫不在意自己满身的伤口。。用浅青色的玉瓶将这些灵力小球都收了起来,这可是圣胎期强者的灵力,入药的圣品啊。待会就拿给景琅叔叔,或许大哥也用得上。

    景珏心满意足回到房间,扑倒在床上,沾枕就睡。

    半个时辰之后,景府上下皆忙碌起来,景年来看看她,惊觉自家妹妹一身的修为没了,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家主都被惊动了。

    景家也曾是修真大族,祖址并不在紫叶小城。

    自一百年前的那一场大战之后,元气大伤,整整百年也未恢复多少,又加上子嗣凋敝,受尽欺辱,万般无奈之下才迁离到这一偏远小城。

    景珏和景年皆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真奇才。 。一个是水木双灵根,一个是金系单灵根,虽然不算纯粹,却也极为难得。

    家主对他们二人皆是抱以厚望,得知景珏的事情后,原打算等化灵散将那灵力消磨三四分,自己再出手亲自驱除,实在不行也可以请来灵元宗使者,想来他也不会拒绝。

    怎料这丫头胆大妄为,竟然选择了散功!

    须知对于修真者来说,除非万不得已,一般情况下绝不会轻易选择散功。这是因为代价太大了,散尽修为,一旦有半点不妥,就将万劫不复。

    就算一切顺利,可是再想修炼到原本的境界将会十分困难,尤其是到了筑基期之后,再次筑基成功率折半。

    景文气地眼前发黑。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一把将景珏揪了起来,厉声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景珏刚入梦乡没多久就被晃醒,揉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大大哈欠,嘟囔道:“怎么啦,没事别来打扰我!”

    景文瞪着她,“你还说,你的灵力是怎么回事?”

    景家主忙安抚他,“三小子,你别着急上火,等珏丫头自己说清楚嘛,快放下她,哪有做父亲的揪着女儿衣领问话的,被人看见了多不像话啊。”

    转头又对景珏说道:“珏丫头你也用不着害怕,一五一十和景爷爷说清楚事情经过,景爷爷为你做主。”

    “哦,原来景爷爷和父亲你们说的是这个啊,那个,我嫌化灵散功效太慢了,散功多块啊。你说是不是?”景珏不在意地道。…,

    “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要是你修炼不回来了怎么办?”景文越见她说的轻描淡写,越气急败坏。

    景珏愣了下,说道:“修炼不回来?怎么可能呢,不就是灵力没了么,顶多一天功夫我就能恢复如初!”

    “哪有那么简单。”景年插嘴道:“小妹,散功和你用光了灵力是不一样的,如果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简单,那为什么琅叔叔还要那么麻烦用化灵散,而不是直接让你选择散功呢?”

    景珏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那,那怎么办?我不会真的不能修炼了吧?”

    景家主招手让景珏过去,将手掌放在她的头顶,灵力暗吐,在她体内转了一圈又一圈,仔细检查各处经脉。。丹田,气穴……

    时间缓缓过去,景文和景年仔细盯着家主脸上的神情,生怕他一开口,说出他们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过了好半响,景家主撤回灵力,抚摸着景珏的头顶,露出一丝笑意,“不错,珏丫头真是胆大,歪打正着反而没有坏事。”

    景年眼前一亮,“怎么说,小妹散功不会耽误她呢?”

    景珏也着急地看着他,在三人热切的目光下,家主点了点头。

    待他们松了口气,面容又严肃起来,话锋一转:“即便没有伤到经脉,动摇根本,但是也不代表不会有伤害的,毕竟是散功。好在我景家别的不敢说,百年的积累还是有一点。 。不惜天材地宝,堆也要给珏丫头将损失的修为和灵元补回来!”

    灵元也可谓是灵根。可灵根究竟是什么呢?

    人族乃万灵之长,得天独厚,每一个人都是天地精华的凝聚物,当他们还是母体内胎儿的时候,就在不知不觉接受母体和外界灵力的滋养。

    只不过十成的灵力都是路过,仅有一丝才能留在人体内,化作灵元,乃是灵根的根本。

    天地五行,因人而异,每个人对灵气元素的亲和力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