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打斗下来,仅余下十几只红毛长臂猿猴还能动弹,智牙咧嘴朝他们发狠,景珏轻易制住了它们,用藤鞭结结实实捆了一团。

    高燃乐的敲晕它们,掰开嘴灌下训兽丹。此丹药十分常见,一般修士在活捉和驯服凶兽都会给它们喂此丹,化去凶态和灵力。

    “死了的,你们两个看着办吧,这活的送到灵元宗,换一笔灵晶石也可。”景珏吩咐完便离开了。

    半日后,端岚派人登门景府,送来灵晶石和一小瓶聚灵丹,说是红毛长臂猿的毛皮和手骨和活猴换的东西都分了三份,这一份是属于她的。

    景珏也没多说,收下了。

    她旁敲侧击的想要知道被父亲带走的老者尸体上有无发现。。可是要在父亲嘴里套出话来,实在太难。

    姜还是老的辣,景文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心思,训斥道:“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修炼,冲击炼气后期,到时候参加灵元宗弟子选拔的时候也好多一分把握。其他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景珏碰了一鼻子的灰,垂头丧气溜出父亲书房,不死心地想,既然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查个究竟。

    在书阁一泡三天,将所有关于宗门介绍的书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线索。最后还是在一本极不起眼,沾满灰尘,用来垫书架脚的一本里看到如下一段话:

    血玉灵纹万兽宗,乃天下第一符法禁制和驭兽大宗。利用符文拟态兽形。 。抽兽魂之力融入符文之中,得修无上大能。

    凡此宗弟子,一生至多修得三个本命血兽符文,与主同生,一损俱损。然此宗开宗大师,曾以五行纹战九陆通天修士,一战扬名七海九陆,定修真大局。

    亦然此宗修士修炼中存一极大障碍……须得极大机缘巧合,方能证果大道,否则此生无缘……故,血玉灵纹万兽宗没落。

    此书印刷极差,字迹模糊一片,景珏要极力辨认方能半猜半疑出写的到底是什么,而最关键得一段文字乌黑一团,瞪瞎了眼睛也看不出来原字何样。

    通观文,仅此是唯一有关血纹宗得寥寥数语,何况书上介绍的是血玉灵纹万兽宗。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而他们有纠葛的却是血纹宗,这二者是同一个么?

    景珏失望的丢开书籍,拍拍裙子上的灰尘,走出了书阁,她打定主意,今晚定要前去城西的栗桦山,寻找想要的真相。

    景年看她三天都没踏出书阁半步,如今总算出来了,挑眉笑道:“呦,小妹什么时候这么努力专研书本了,我记得你小的时候可是看到一本就不会只撕半本的,长到十几岁都被禁止出入书阁。就连修真的入门口诀,吐纳三篇,都是父亲亲口传授给你,运行灵力也是我手把手教的。今日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

    “那是我小时候不懂事,现在长大了自然不一样嘛。”景珏反驳他,“而且大哥以前只对御剑术感兴趣,现在不也醉心炼丹炼药,跟在景琅叔叔后面转悠,兴高采烈跑去打下手呢?”…,

    “嗯,那看来小妹的确是长大了呢。再过几天就是你十五岁生辰,到时候大哥送你一份大礼吧,如何?”

    景珏眼前一亮,“多大的礼?”

    “我也还不知道,只有等到时候和你一起揭晓答案了,哈哈。”

    景珏缠着他追问到底是什么礼物,但是景年守口如瓶,不吐半个字。嘴风就和他们的老爹一样紧,保密得死死得。

    夜深人静,景珏悄悄溜出了门。

    天上一轮皓月高悬,清辉如水,铺满前方的道路。

    越是靠近栗桦山,景珏心跳越快,她预感到前方好似有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等着她,以至于到了半山腰,她竟犹豫起来。

    上,还是不上?

    如果古籍上记载不虚。。为何那个血纹宗的宗主却名不副实,然没有天下第一大宗的气势,然而被两个宵小之辈追击的四处躲藏,高手风范荡然无存。

    最让景珏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找上她?

    雾沼深潭之下的留言,到底几分真假,山巅之上等待着她的,又是什么呢?

    正在举棋不定间,一道不算熟悉,但也不陌生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

    “既然来了,就上来吧。”

    不管了,上吧。好歹那人还救了自己一命呢。景珏咬咬牙,三步并作两步朝上跑去,急于想知道一切缘由。

    今日再见时,景珏几乎都要认不出面前的人是谁了。 。没了恐怖的纹路和盘踞着的血色蜘蛛纹,这张脸看上去竟是分外的潇洒,气宇轩昂,相貌堂堂。

    那男子身穿一身玄色道袍,胸襟绣着五毒,袖口五行滚边,在一块大石上打坐吐纳,睁眼时,一双眼睛亮比星辰,璨若银河,好像一眼就可以望穿别人的心底秘密,教人不敢直视。

    “前,前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