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珏小声道:“可是血纹宗不是都没人了吗?”

    “什么叫没人了?本宗主可以收你为徒,有了我这样一个师尊,你就算再差的天资,也能让你在十年内结丹化婴,突破圣胎境,跻身修真者行列,况且你本身的天资并不差。世人都以为单一灵根好,其实不然,灵根越少,开头的修炼速度的确远超旁人,但是就和瘸子走路一样,修为境界越高,腿就越瘸,反倒不如那些多灵根的修士有优势了。”

    血纹宗主又说道:“你要是拜入我宗,你就是下一任宗主,我定倾囊相授,比你加入那个鬼灵元宗不是好多了,碌碌无为一辈子。”

    是啊,就她一个人嘛,她当然就是宗主了。。反正宗上下也就她和他两个人而已。

    不管他说的多好,景珏都是摇头,她也不是然不心动,今日的一番谈话,给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她知道之前的天地太小,外面世界的格局比她看到的要大多了。

    但是血纹宗她是万万不敢拜的。

    别的不说,这样一个宗门且不论是否破落,就算储备依旧惊人,也只能引来贪婪的目光,就像流了血的人在大海里,又无自保之力,葬身海底凶兽得肚子是必然的结果。

    她要是继承了血纹宗,那不等于小婴孩手里握着传世的无价宝,昭告天下人,让他们赶紧来抢夺打劫她么!

    “行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 。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能强求,人各有志。虽然本宗的秘宝在你身上,它认可了你,也就是你的了,反正没有本宗的秘法,你也发挥不出来。你大可以放心不会有人能探查到你体内的血纹玉,只要不是洞玄修为。”

    那血纹宗主道:“今日之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本宗主也要离开了,日后要是外面再相遇,你要是改变了主意,也可以当时再说拜师一事。现在,赶紧从本宗主面前消失,本宗主看见你就眼烦得很。”

    景珏再不敢多言,恭谨的拜了一拜,匆匆下山去了。

    那血纹宗主盯着她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真是无知的小儿。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你早晚会知道,除了我血纹宗,你别无选择。”

    景珏赶回家中,天色蒙蒙亮,和景年照了对面。

    景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她,“小妹?你是外出回来还是才起来?”

    景珏做贼心虚,说道:“大哥,是你啊,我,我是起来早了,出来透透气。”

    景年不疑有他,“你去哪儿透气了?鞋子上是泥巴,赶紧回屋去换一双鞋,待会去我房里,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是,是,我这就去换。”

    景年摇摇头,笑骂一句,“还是冒冒失失,老样子。”

    景珏听得真切,扭头朝他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小跑,走远了。

    景年送给景珏的惊喜是重铸之后,脱胎换骨的秀水剑,加了百年玄铁,不惜重金打造,坚不可摧,锋利无比。…,

    “秀水剑经过这样一次重新铸造之后,现在可以吹毛断发,有灵力加持之后,破开凝识境的修为都不在话下,小妹,你挥剑朝我砍来试试。”

    剑一拿在手,顿生水乳交融之感。

    景珏爱不释手,正好她也想考验一下这把崭新的秀水剑是不是真有他说的那么厉害,也不多说废话,灵力灌入剑身,身法一动,劈面刺去。

    景年不躲也不闪,无比随意的抬手撑起一个灵盾,剑刃和灵力盾牌撞击出火花,爆出一阵刺耳的铁戈争鸣声响。

    “加大灵力。”

    景珏照办了,灌入一股道水之灵力,秀水剑攻势大涨,居然真的破开了景年的防御,剑气惊人,半途不能回转。

    “哥。。快躲开!”

    景年伸出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了秀水剑,笑了笑,放开了剑身,说道:“以你的修为,虽然可以破开我的防御,但是实力不济,想伤到我的话还得等你修炼到凝识境再说吧。”

    就算只能如此,景珏也很高兴了。

    秀水剑本就是景年送她的礼物,意义非凡,她打小就爱,宝贝的不行。上次砍伤巨虎不慎弄断了剑身,可给她懊恼了好一阵子,后悔极了。

    现在好了,秀水剑比之前还要好用,对付低阶的凶兽和修士也不怕轻易就被折断。

    景珏欢喜道:“我从今天开始,就把秀水剑时时刻刻佩戴在身上,剑不离身。哥,你放心。 。我这次一定十分,再也不会让它折断!”

    景年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子,笑道:“一把剑而已,你喜欢就好。就算折断了也没什么,大哥再给你重铸就是,等我到筑基期,再给你亲自打造一把神兵利器,让你到了灵元宗,也能在同辈当中横着走!”

    “哥你真好。”景珏大为感动,一把抱住大哥。

    景年亲昵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柔声道:“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