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进益没想到他会开口帮一个小丫头说话,很快摆出了晚辈该有的态度来,对君尚理道:“前辈教训的是。前辈所言句句在理,修道之人一心追求大道,专心致志,研功克一,方能成就大无上的功德。”

    “你明白就好。”

    “晚辈自然明白,景家小姐一心为道,真是幸事,晚辈也期待等她修成,也切磋之日。只是晚辈和师尊今日登门,并非偶然,而是来紫叶城听闻了事发时,景小姐是为数不多的见证者之一,所以才有一问。”

    见证者?

    景珏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的确是看见了画中人,也被小小的卷了进来,但并没有其他人看见,他们又是如何听闻?

    方进益问景珏:“景小姐。。请问一个半月前,您是否去过雾沼?”

    景珏稳住心神,坦然道:“不错,我的确是去过雾沼,还和我的小队一起去的,是为了完成一个四级任务,但是我们走到一半发现前一个领取任务的小队军覆没,那任务的目标也没了,自然就放弃回来了。”

    “您是立即就回来的?”

    “不是,当时大哥让我代取一些草药,我是采了草药才回来的。”

    一直沉默的五纹阁长老此刻开口了,双目如炬,“小丫头,你可有见到什么人?”

    景珏立刻摇头,“没有。”

    “什么人都没看到?”

    “晚辈的确没有看到这画卷上的人。”

    “既然没有……那就算了。”那长老看上去好像丝毫不相信景珏说的。 。看着她像是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方进益领命收起画卷。

    景家主开口了,问他:“方公子,你适才说,我家丫头曾是见证者之一,不知道你指的是,她见证到什么?”

    “家主大人,此事是个误会。”

    “误会?”

    “是的,十分抱歉。”方进益了然他师尊的意思,面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改口:“在下在贵地见到几位道友,谈的投机,聊到贵城曾经发生兽潮一事,他们告诉我,他们的队长就在兽潮不久前便带他们进过雾沼。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看遇到了我宗的人,在下才错以为景小姐也是见到的,没想到她半路有事,就和队友分道扬镳了。”

    “原来是这样。”景家主点点头,对方都如此说了,他师尊就在一旁坐着呢,就算有不满,也不能有异议。

    五纹阁的长老起身,朝景家主恭一恭手,道了一声:“叨扰了。”言罢,扬长而去。方进益赶忙辞谢跟上。

    灵元宗的使者也慢吞吞站起身,也离开了。临走时丢下一句,让他们最近小心些,那五纹阁来意不善。

    景珏若有所思。

    事关血纹男子,必然和那血纹宗有牵扯,又是秘宝,结合那小长老的种种,不难猜出他们口中的失窃之物,应该就是血纹玉了,只是血纹玉不是属于血纹宗的么,怎么又成五纹阁的了?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眼下最关键的是别让人看出现在是她身藏血纹玉,且不说她愿不愿意上交,就算她愿意,血纹玉好似已经认她为主了,又如何能交得出去。

    更何况,景珏对五纹阁的印象可不算好,就算可以交出去,她也宁愿选择给血纹宗,这才是真正的物归原主。

    走出景府,五纹阁那长老对君尚理说道:“君道友,还请道友归还炼奴。”

    君尚理抬起眼皮瞅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他都死了,就一具尸体,都硬了。”

    “就算是尸体,也是我五纹阁的人。”

    “他可不是你们小小分宗的,是从主宗出来的吧。”

    那长老脸色不变,“不错,既然君道友知道了。。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主宗的炼奴,即便死了,尸体也得上交,这是我们五纹阁的规矩。在下此次前来,所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失窃的保呗,而第二件就是这炼奴魂灯无故熄灭,须得查明缘由,还请道友不要让我为难。”

    “他是自我了断。”

    “那也得在下过目之后才能断定。”

    君尚理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无妨。你们宗的东西嘛,我们也只是暂时保管罢了,本来还不知道他的来历,现在你亲自来接,放心,今天我就让人给你还回去。”

    “那就多谢道友了,告辞。”

    君尚理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唇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讥嘲,“五纹阁。 。啧啧,还你们宗的呢!若是君某看的不错的话,那人的年纪比你们几位长老加起来都要多得多,那分明就是……哼,君某倒好奇了,你们从何处找来的这一群所谓的‘炼奴’!”

    另一边,景家主吩咐上下人等今日倍加小心,避免出门,要一直等到那五纹阁的使者离去。另外特意嘱咐景珏,专心修炼,哪都别去。

    今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