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巨蛇出现后,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一吸,残余的毒虫被吸到它嘴里,水桶粗细的蛇身粗大好几倍。其身上的片片蛇鳞足有半只手大小,倒竖着,边缘锋利如刀锋,所过之处,连地上的土都被削掉了一层。

    章意一指景文,那蛇低下脑袋,张口咆哮一声,喷出一道血箭。景文忙躲避那道血箭,血箭中含有极大的腐蚀性,碰到墙面上,身后的房子都被烧出一个大窟窿。

    人面巨蛇逼得众人四散,章意趁此机会,掐诀做法,巨蛇分裂成好几条,各追一人。景年只顾护着景珏,不经意间添了一身的伤痕。

    景珏难过的看他一身血污,蠕动着嘴唇,几次忍不住要说出真相。。把她交出去吧,血纹玉就在她体内,把她交出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景年挡在景珏身前,喘了口气,低声而坚定地说道:“小妹,你别怕,今天就算哥死了,也一定要护你周。”

    景年红着眼眶,“哥,其实我……”

    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打断了她要说的话,原来是母亲受伤了。赵和挥了挥手,插在沈琼英小腹上的黑剑被收了回去。

    “娘亲!”

    景年和景珏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沈琼英倒再血泊里,眼里的生机急速流,她穿着一袭白纱湘裙,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白纱,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琼英!”

    景文发狂的砍杀聚在他身边围攻的四条毒蛇。 。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斩杀了毒蛇,不顾一切地跑向了结发妻子。

    “娘,你没事吧,娘……”

    景珏死死抓着母亲的手,感受着手中的温度一点点消失,内心的恐惧和慌乱扩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悲伤如潮水一般将她席卷。

    景年更多的是愤怒,一剑指着天空上看戏一般的三人,怒极:“你们居然敢杀人,我景家虽然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但是好歹也是在灵元宗的庇护之下,你们就不怕灵元宗报复么?”

    “报复?哈哈,灵元宗的报复我们五纹阁才不放在眼里,再说你都快去见阎王了。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就算真来报仇,你们也看不到了。”

    方进益狂笑着,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既然你如此不伏,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让你三招,你要是胜了,我就陪你一条命。”

    说罢,他压下剑头,伏身落下地,飞剑在他身侧绕了一圈,回归他手里。

    章意凉凉地道:“赵老鬼,你弟子去找死了哦。”

    “找死?呵,那也得看看那小子有没有本事了,死得还不一定是谁了。”对于自己弟子的实力,赵和还是十分相信的。

    景年的修为不过是凝识初期,而那方进益已经是筑基期修为,两人差可是整整两大境界,堪比天地之别。

    愤怒又如何,修为摆在那里,就是低人好几等。再愤怒不平,也是无用的愤,这怒火顶多只能伤到自己罢了。…,

    方进益简直不把景年放在眼里,他一眼便看透了景年的术法,不值一提。即便他让景年一万招,景年也根本毫无胜算。

    反观后者,只是抬了抬手指,一道极利的剑气,贯穿了景年的前胸后背,整个人就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抛去。

    “大哥!”

    “年儿!”

    景家主格开章意释放出几只傀儡,双脚一点,借力飞起,飞过去接住了景年。

    “景年,你还好么?”

    好?糟透了!

    这道剑气直接贯穿了景年的心脏,幸好他是修士,心口还有一道极为存粹的灵气护着心脉,若是一般的人,早就咽气了。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大哥!”

    景珏连滚带爬。。跑了过去,景年还强忍疼痛,惨然勾出一抹凄惨的笑意,虚弱地对景珏说道:“没事,大哥没事,不疼……”

    景珏颤抖着握住景年捂着胸口的血手,泪如雨下。

    沈琼英见到儿子也快死了,绝望的闭了闭眼,拉着景文的袖口,边咳血边说道:“夫君,抱我去年儿那里,我要,我要救他。”

    景文依言,面色悲恸无比,他知道今日很可能就是他景家的大限了,不再说无谓的话,低头深深的在妻子额头上印下一吻。

    冰凉,深情,却也饱含对末日穷途的绝望。

    他抱着只剩下一口气的妻子,妻子的身体很轻,轻得如一片羽毛。景文从未如今日的感觉。 。抱着妻子,却觉得抱着一个不甚真实的人,好像下一刻就要变成一阵清风,一股青烟,从他的怀臂中消失在这浩大的天地之间。

    他知道自己妻子最后一个愿望是什么,无力也不愿阻止,抱着她走到还有半口气的儿子旁边,半跪下来。

    沈琼英挣扎着摸索到景年的手,一阵柔和的蓝光顺着两人相握的手,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