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那道金光,闯出结界之后,方进益紧随而过,抛出一个铜铃,那铃铛迎风见长,顿时变得有八尺高,轰然将两人罩在了里面。

    也不知这铃铛由什么材质做成,无坚不摧,不论里面是如何的横冲直撞,状况激烈,外面俱是纹丝不动,一片安然。

    方进益绕着铜铃走了一圈,冷笑道:“金丹护体很厉害么,小爷师尊可是堂堂圣胎期高手,随便拿出一件法宝,都能将你这颗金丹碾碎了。”

    说到一半,眼里又流露出贪婪的光来,“啧,那金丹可是好东西啊,若有此物,小爷我结丹的成功率又能增加一层。即便师尊承诺,等我结丹的时候一定鼎力相助。。但是师尊又不只我一个弟子,他还有一个嫡亲的慕枫呢,我与他修为相差无几,若是此人和我一同结丹,那师尊说不定就会去帮助他了。”

    “不行,不能把希望压在师尊身上。”

    方进益清楚自己的天资,在五纹阁的众多弟子当中算不得拔尖,那慕枫可是比他还要后入宗十年,居然都能赶超他,可见此人天资卓越。

    修真大道无比艰险,天资很多时候不说成为唯一的标准,但也是越高越好的。天资越高者,在修真一道上能走得越远,几乎已经成了不变的真理。

    所以师尊才格外看重那慕枫。

    一想到此人,方进益就十分不忿,在此人没来之前。 。师尊最看重的分明是他,因为他勤学刻苦,任凭差遣,毫无怨言。

    可是他一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火道院的大师兄宝座丢了,师尊的重视也没了,宗门里的优待也不属于他了,连小弟子都敢讥嘲他。

    明面上的冷嘲热讽虽然不至于,可是方进益太清楚五纹阁的人情冷漠更胜外界许多筹,若是他不能争取早日结丹,力压群雄,狠狠的挫一挫慕枫的锐气,怕是日后都不会有机会的。

    愈想愈觉得要马上揭开铜铃看看,免得里面的人喝金丹都给化没了。方进益鬼迷了心窍,急急念诀,那铜铃悄悄的抬起了一道缝。

    方进益凑上去看。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登时一道藤鞭扫射而出,差点抽瞎了他的狗眼,吓得他往后直退,立刻将铜铃合上。

    但是晚了。

    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人带出来,方进益看到面前的飞剑上站着一男一女,虽然狼狈,但是眼底都是对他的讥嘲,而他最想要的那颗金丹滴溜溜的绕着两人打转。

    方进益像白日见鬼了一样不可思议,大叫道:“你,你们不对啊,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就算有金丹护体,可是师尊的法器应该立刻就能杀死你们才对。”

    景年冷冷地道:“再好的东西,也得看是谁来使了。”

    “哼,你以为你们能逃得了么。”

    方进益再次掐诀,那铜铃顿时拔地而起,朝景珏喝景年两人飞去,景年操纵飞剑,躲开了这一次的攻击。…,

    “小爷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躲避。”

    方进益咬咬牙,一狠心,再度抛出了五枚铜铃,这些铜铃是赝品,但也是他耗费了大价钱才得到的,威效自然远远不如师尊的法器,但是好歹是他血祭过的,运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景年刚刚大伤初愈,母亲渡给他的修为只将他的修为硬生生提到了筑基期,但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有筑基,根基十分不稳,随时有跌落的危险。

    又带着妹妹,一面御剑,一面要躲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还要应对方进益的偷袭,渐渐的处在了下风。

    方进益见他躲避吃力,顿时大喜,看出了破绽,袖里剑射出,差点射穿了景珏的咽喉,但也刺穿了她的脖颈。景珏惨叫一声。。跌下剑去。

    “妹妹!”景年忙跳下剑去接她。

    景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一片清明,催促道:“哥,你快走,我修为太低了,只会拖累你,你乘机会逃走,日后靠你来报仇了。”

    景年痛苦地道:“不行,要走一起走。我绝不可能丢下你的。”

    “哥,我也不想和你分开,但是今日之劫,由我而起,是我对不起族,我不想对不起你了。对不起,你一个人走吧。”

    景珏一把推开景年的怀抱,毅然决然从那剑上跳了下去,下落的同时,藤鞭飞出,灌输身的灵力,狠狠的将飞剑推出更远。

    方进益立刻飞身出现在景珏身旁,一把揪住了她。 。大笑道:“哈哈哈,看来你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居然把你丢下来了。小爷还当你们多么兄妹情深呢,原来不过如此嘛。”

    景珏看着他,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意,双唇冷冰冰的吐出一字一字,“人渣,既然你那么想要血纹玉,等到了阎罗殿,姑奶奶再告诉你。”

    “你?”

    方进益凝神一观,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这丫头的体内,何时出现了一股如此之强的灵力了,堪比金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