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妖童女苏思思找上门来。

    娇俏的小女孩着一袭粉纱素衣,不羁的坐在灵元宗山门头上,晃荡着两条纤细的小腿,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的笑意,开口便是:

    “景家两个余孽呢?”

    在场的有十九长老,代为执掌宗门事务的五长老和他的弟弟七长老。

    一时间无人搭话。

    苏思思换了一边手臂撑在门头上,脸色笑意愈浓,“我知道是你们宗藏起来了他们,藏就藏了吧,本长老也不是非要他们的性命不可,只要交出血纹玉就可以了。”

    血纹玉何方宝贝?

    七长老和五长老对视一眼,俱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迷茫。他们是后起之秀。。修真界近千年前的秘辛怎能晓得。

    且不管那血纹玉是什么东西,目下最要紧的是平息面前此人的怒火,五长老悄悄探查过苏思思的修为,不曾想神识如入大海一般,只觉深不可测。

    苏思思觉察到一道神识之后,毫不客气的隔空甩了五长老一掌,后者直接被打得抛飞出去,撞毁一座殿宇。

    这妖女反倒笑得如朵花似得,“你们灵元宗可真是没礼貌,连修真界最基本的一些规矩都不懂么?居然随意拿神识探测别人的修为,你得感谢本长老今日心情好,若是换作我心情不顺,就凭你这一个举动,就要斩杀了你出气。”

    五长老在七长老的搀扶下回到她面前。 。不得不低头,“是,前辈教训的是。”

    苏思思道:“废话别说了,赶紧的,把人交出来,本长老还要回宗复命呢。”

    五长老站定,嘴里涌上一股子腥甜,他顾不上调息,道:“前辈,晚辈实在不知您说的那两个景家的余孽到底是何人,前辈如何就断定他们在我灵元宗呢?灵元宗虽然是五宗之末,也不愿白白担了虚名。”

    “和你们这些小辈说话就是麻烦,一个个连实话是什么的都不知道说了。”

    苏思思说变脸就变脸,发怒似的猛地将手往下一按,近近十米高的巨石山门生生被她按进了土里,尘土四扬。

    山门居然被此人一掌按入土里。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在场所有人脸色巨变。

    五长老刚要说话,突然从女孩身上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威压,登时压迫得他们站立不住,更有卑弱的,居然被压爬在了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和勇气都没有了。

    “交,还是不交?”

    后山传来一道声音:“道友,息怒。”

    随着那道声音而来的,还有一道春风,拂过之处,消退了苏思思的威压,并为弟子输送了一道灵力,抚愈威压之伤。

    五长老等人闻之大喜,“老祖!”

    苏思思听到这道声音后,笑了,“呦,你这只老乌龟还没死啦,当时在云霄阁,本长老还以为你掉进血池化没了,没想到你居然逃了出来。你们灵元宗啊,别的本事没有,这逃跑的本事,可不是深得真传嘛。”…,

    那道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道友,我观你也受了伤,百年期限将至,道友此刻受伤,怕是会对你日后不利,此地是我灵元宗山门,道友不如就此离去的好。”

    苏思思不屑地道:“老儿,你以为你和那几个老不死的联手就能留下我么?”

    “不敢。不过道友的伤本就难恢复,若是此刻再添新伤,怕是恢复起来更加不易吧?况且我等几位联手自然是留不住您,但是道友也绝对无法身而退。”

    话中暗含威胁,若是此女再放肆,他们便要出手了。

    苏思思一撇嘴,道:“好吧,你们把人给我,本长老立刻就走。”

    五长老为难道:“不是晚辈不交。。只是实在不知道要如何交出啊。”

    七长老插嘴道:“大哥,小弟记得宗门旗下只有一个景家,就是紫叶城的那个小族,前几日不正是十九长老从紫叶城回来么?如果真像前辈说的,人在我灵元宗,那也一定是丁长老带回来的,他差点给宗门惹了一个大祸事!”

    五长老问丁志明,“丁长老,可有此事?”

    前有五纹阁神秘莫测的高手,中有代任掌门,后有老祖,丁志明不敢矢口否认,垂首认罪似的,说道:“确有其事。”

    五长老勃然大怒,“好哇,你居然敢私下偷藏五纹阁要的人,也不怕五纹阁找你麻烦,你自己找死就算了,还要连累灵元宗满门不成?还不快去把人捆了来。 。交给这位前辈带走!”

    丁志明不想就此交出景家兄妹,他深知一旦把人交出去,他们会有山门下场,还想给他们做最后的努力辩解。

    “但是他们两个还是孩子,而且也没做什么坏事啊。况且景家本来就是灵元宗的庇佑家族,按照正常情况来预料,一月后他们就是我宗弟子了,既然迟早都是我宗弟子,属下给予保护不是应该的么?”

    “我宗弟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