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刺破皮肤,卡入骨头里,殷红的鲜血涌出,染红了徐佳仪的手,照亮了一张森然的笑脸。景珏受伤,唤醒体内沉睡的血纹玉,背上蔓开妖异红纹。

    红纹极为醒目,透过衣服也能看见,徐佳仪惊住:“这是什么?”

    景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生生拔出匕首,伤口开始愈合,这一幕连见多识广的吴燕也怔在当场,自愈能力,一个低阶修士而已,还有那些古怪的血纹,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转头看向两人时,景珏的眼睛不是黑白分明,瞳仁里居然有两个小小的暗红色漩涡,旋转着,盯久了看连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似的。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妖物!”

    景珏此刻的模样根本不像一个正派仙门出来的弟子,浑身充斥着诡谲之感,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透着邪气,可不是妖物至极!

    这一刻的景珏像换了一个人,单手掐着徐佳仪的脖子将她提起来,五指慢慢收紧,徐佳仪毫不怀疑这只手能送自己下地狱。

    吴燕咬牙扔出一个水球术,砸到景珏身上不痛不痒,毫无杀伤力,毫无感情的诡谲双眼转向她,丢开徐佳仪,轻轻迈出一步,转眼出现在吴燕背后。

    吴燕反应也快,侧身后刺一剑,两根白到透明,不见丝毫血色红润的手指轻而易举夹住了剑尖,一撇,“铮”的一声折断。

    寒意如毒蛇,从脊骨攀沿到脖颈。 。扼住咽喉,吴燕一动也不敢动,腰间抵着冰凉,她不敢回头看是什么,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景珏!”

    “景珏”笑了笑,笑声短暂,嘶哑难听,不像本尊的清冷干脆。

    “我喜欢你的铠甲。”

    她勾了勾手指,指尖射出一道红纹,融入铠甲之中,水灵战铠自行剥离,转附到“景珏”身上,被掠夺的灵力大量回涌,丹田很快就充盈起来。

    修为也在不断的提升,最后突破到炼气大圆满巅峰,只差一线,便可突破到凝识。

    “不错,宿主说的不错,你真是浪费了五行战铠,虽然是赝品,但也是仿制不错的了。”

    这句话从景珏的嘴里说出来。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直教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立。

    徐佳仪想趁徐佳仪分散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怪物的注意里时逃走,她才走了一步,景珏便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一甩手,折断成一半的水剑精准的刺透她的肚子,钉在树干上。

    “再动一下,射穿你的脑袋。”

    “景珏”漫不经心地说着,吓得徐佳仪僵住,大气不敢喘一下,腹部剧烈的疼痛顿时令她眼泪流了出来,可连呜咽都不敢大声,生怕这个魔鬼恼了撕碎她。

    “景珏”轻笑道:“好了,现在轮到你了。你不是很喜欢你的小马么,我把你塞到它的肚子里去如何啊?”

    语气的温柔和手上的残忍成正比,她的脸颊上浮现出艳丽的血色妖纹,她带着笑,卡着吴燕的脖子来到赤风马的身体旁。…,

    接下来的一幕成了吴燕的噩梦,心里受到极大的刺激,恨不得马上晕厥过去。

    只见“景珏”的手指长出了锋利如刀的长指甲,划开马肚子,伸手探了进去,揪出一条核桃大小的椭圆小虫,无头,腹部生者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腿。

    “鬼子母!”

    吴燕惊叫出声,她自然认得这虫,黑市上就有卖的,不过被视为歹毒之物,只有心术不正之辈,才会买来报复仇敌,此虫可以吃干净宿主的内脏,实在太过恶毒!

    “唔,你知道它啊,听说这种虫有一对,不如看看另一只在哪儿吧!”

    “景珏”将虫子弹到徐佳仪脚边,徐佳仪立马疯了似的大叫,拼命踢踩。。那虫很是兴奋,爬到她的脚脖上,不一会儿便出现了伤口,虫子转到了她的体内。

    “居然是你!你杀了我的赤风马?”吴燕又惊又怒,看向徐佳仪的目光再不复之前亲昵,有不解,有愤怒,有悔恨……

    不知是因为太过恐惧还是疼痛,徐佳仪的五官狰狞无比,心里防线彻底崩溃,大哭大叫起来,而“景珏”嫌此人很烦,施了小法术让她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景珏”压着吴燕的脑袋,准备履行自己诺言,但是吴燕拼命挣扎,她只要一记手刀将人打晕,正在强制执行时,感应到有人来了。

    为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过早暴露的好。

    “真是麻烦。”她轻“啧”了一声。 。消除两人的记忆,身上的红纹潮水般退去,身子像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

    蔡冠宇偶然路过,被一股奇怪的气息吸引过来,没想到看到现场血淋淋的一幕,他认出,这三人穿着的都是同宗弟子的衣服。

    难不成墨林有高阶妖兽出现?

    而且三人他都认识,其中一个虽然不认识他,可他却得到指示,要多与此女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