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浆之顶猛地压下,冰火对持,众人合力强撑着,其余的三宗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天宝宗弟子祭出一张五色幡被烧得只剩下一半了。五纹阁弟子四周是符文构成的结界,忽闪忽现,也到了强弩之末。

    而那百元宗,剑修出身,最善攻击而非防御,是最狼狈的一群,没有人身上衣衫是完整的,危急关头众人的飞剑合体化一,斩出绝强一击。

    剑气斩开岩浆,从四周散去,冰穹也到达了极限,分崩离析。

    火雨纷纷而下,声势浩大,众人躲闪不及,时不时有人被火球砸中,好在这个时候,起码同门的都学会了互相帮助,还没有出现伤亡。

    扬灵轩的两个人周身流转一层看不见的光罩。。将他们护在其中,所有的火球都避开他们,立在半空不躲不闪。

    他们紧盯着底下的岩池,岩池中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一颗头,一颗龙的脑袋从那岩浆中探出,眼睛的位置是两个火焰空洞,昂首从岩池中抽出,龙吟震天,阵图生生扩大了十倍不止。

    部的岩浆汇聚成龙身,腾绕环飞,吟啸间鼻中喷出龙息,张口吐出一道火焰,鳞片闪闪发光,坚硬无比。

    此龙,有须无角,头顶鼓出两个小包,满身通红,燃烧着熊熊烈火。

    刘竹与时月白一言不发,笔直飞向火龙,穿过烈火,落在龙背上,两人的利剑插入龙背之中。 。猛地向下一拉,片片鳞片翻卷,在宝剑上留下深深划痕。

    那火龙吃痛声震耳欲聋,挣扎时尾巴狂甩,若不是有阵法禁锢,一尾之力足以破开一座山峰。阵法内地动山摇,防护罩极度扭曲。

    刘竹脸色不变,毫不畏惧,将那利剑一口气拉到龙尾,剖开了龙背。而时月白按着龙颈,芊芊玉手玉手探入伤口中,双指如刀,隔断一条筋脉,猛地往外一抽。

    顿时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她居然将整条龙筋部抽了出来!

    火龙狂烈挣扎,将两人甩脱出去,时月白一个不慎,被龙尾扫中,当即喷出大口鲜血,身子破布般飞了出去,蔡冠宇忙御剑住她。

    时月白站稳后。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推开蔡冠宇,寒光潋滟的飞剑重新飞到她的足下,口中急速念动一串术语,手中的龙筋登时缩短,抛给刘竹。

    刘竹腰间竹笛幻化成弓,以龙筋为弦。时月白拔出头上两根玉簪,玉簪为箭,拉弓满月,飞箭射入火龙的双眼之中,那火龙发出一声惨烈的痛叫,身子在空中燃烧起来。

    在场人目不转睛盯着那火龙,心中同时涌出一个急切的问题:结束了吗?

    时月白和刘竹做完这些后,再也不顾旁人了,刘竹抛出一块五角土红色石头,那石头立刻长到两米见方,两人跳到石台上闭目疗伤。

    石台边缘生出一圈紫色的竹子,竹叶却是土红色,蔡冠宇刚要靠近,竹叶纷落而下,变成比剑,逼退了他,不许任何人靠近。…,

    景珏抬眼望向身后,长老们却无解除阵法的意思,章意笑意满满冲她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他的神色毫无疑问宣告着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崔长老看到扬灵轩的两人顾自疗伤,摆出不再插手的态度赖,心底暗道他们两人难道是不肯出力,凭他们二人的修为,斩杀一变的小龙简直轻而易举,哪里会受什么大伤呢?

    火龙蜷缩成一团,变成一只大火球,慢慢的从那火球中弹出一只只手来,布满鳞片,满身火纹的“人”从那火球中探了出来。这些东西一扭腰,向前一冲,身后托着一条长长的蛇尾,不对,那不是蛇尾,而是蛇头!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见识广博的杨筑也惊到了。

    从火龙的尸体分解出来的这些怪物每一个都有凝识初期的修为。。炼气期的徐佳仪和吴燕等人根本难以抵抗,只能靠修为高的师兄弟们保护。

    景年拉着景珏闪避着怪物的攻击,将景珏一把推入本宗弟子当中,戒备地望着四周,一扬手,又出现了五把冷光闪闪的宝剑,并着寒光剑一起飞入空中。

    六把剑都蕴含了景年的灵旋修为,同时插入三只怪物的体内,这些怪物的身子炸开后,爆出成群的火蛇!

    这些怪物太多了,杀也杀不尽,而且他们死后又会变成另外一种怪物,简直是不死之身。而且只有灵旋期的修士才能杀死他们,凝识期的根本破不开他们防御。

    战场倒便宜了百元宗。 。这些人受过严苛的训练后,每个人既是单一又是一个整体,人剑合一,飞剑合一,闪电般穿过一颗又一颗的脑袋。

    何丹冷眼看着百元宗弟子大展神威,同样不甘示弱,也幻化出十几把黑剑,本命符文加持,也能破开怪物的鳞片。

    五纹阁弟子见之士气大振,一个个祭出黑色小剑,剑身幻出黑色符文,操纵着符文在怪物群里穿梭,接二连三将那些怪物斩成碎片。

    天宝宗如何肯落了后,一个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