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比赛中,扬灵轩占尽风采,蔡冠宇有心施展,却在刘竹手下一招都未走过。五纹阁的张凯连胜两场,最后一场败在杨筑手里。

    杨筑迎战刘竹,后者看了他一眼,抬手撕开眉心三道封印,修为飙升到灵旋巅峰,身侧浮现九个巴掌大的蓝色气旋,中心一滴灵液,气势绝强。

    他的封印一开,杨筑就知道这一场自己必败无疑。

    两道剑光纠缠成一团,打得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半盏茶的功夫,刘竹走了出来,尘烟散尽后杨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一身伤痕。

    灵元宗的大师兄败了。

    这扬灵轩的两人太强,引得五纹阁都为之侧目,刘竹连胜三场后。

    时月白随后也连胜三场。。五纹阁的何丹一对上她便认输,因为她的封印解除之后,比刘竹的气势还要强上十倍,怎么可能会是对手呢。

    七长老苦笑,这扬灵轩从来古怪至极,收的弟子也都十分惊人,每次见到这二人都能给他很大的惊喜,一次比一次厉害。

    扬灵轩飘渺而神秘,从不对外招收弟子,有关扬灵轩的一切都是谜,霸道之极的五纹阁唯一忌惮的就是扬灵轩,其余三宗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那时月白和刘竹各交出一枚紫色小令牌后离开了,无人阻止,习以为常。

    当五纹阁的何丹上场时,景年冷冷一笑,执着寒光剑踏入场中。

    “是你啊。”何丹正是前几日在五元灵阵中为难景家兄妹的那人。 。注视着景年展示修为后有些不屑地道:“灵旋初期,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景年不退反进,长剑一指,寒声道:“大可一试。”

    “好,我就教教你,什么叫不可以越阶挑战!”何丹眸色一冷,一头黑纹虎在面前出现,这只老虎比之前在阵图的还要大,威武十足。

    景年体内灵力狂转,实力到达巅峰。

    场外的景珏很是为他担忧,哥哥的修为只是灵旋初期,而那何丹已经是灵轩后期的修士了,且突破了很长时日,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这样挑战。

    景珏想到了目前传给他的修为。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暗想难道他的依仗就是这个么?

    猜测无用,场中景年的身侧出现了了无数寒光,他的身影隐藏在寒光之中,若隐若现,变得不真实起来。

    “万剑归宗。”

    一道冰冷的深冷伴随着寒光凝成一道长虹,径直穿过那黑纹老虎的身体,从另一侧穿出来,寒光中带了一道黑丝,看上去颇为显目。

    何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喝了声:“凝!”

    那黑纹虎身上的伤口陡然愈合,一转身扑上那道寒光,一口咬了下去,森冷的锯齿居然生生将寒光咬成两半,清脆的金属断裂声之后是一道闷哼,地上落下大片血迹。

    两截寒光晃了晃,飞出数十米,重新愈合到一起,这是那寒光里多了一抹血色,黑纹在寒光中扭动着,血色越来越深。…,

    “散!”

    景年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寒光一抖,又变成漫天飞剑,极快的速度刺穿黑纹虎的躯体,那黑纹虎凝散几次后,彻底消散了。

    百元宗的云叟看了眼跳跃不已的寒光,摇了摇头,“以身寄剑,冒失。”不过他倒有点钦佩那个孩子的勇气了,寒光么,难怪叫寒光剑。

    黑纹虎被毁之后,何丹并无异样表情,虚空一握,嘴里念念有词,黑线疯狂跳动挣扎起来,好似在和那寒光争夺意识的支配。

    最终黑丝取得了胜利,被何丹握在了手里,锋利的刀刃割伤了皮肤,鲜血流了出来,沿着剑身蜿蜒而下,何丹眼皮也不眨,诡异的笑了笑,一掌拍到剑上。

    寄身剑上的景年被拍了出来。。他的身子起先是透明,凝实后一身伤口,鲜血染红了衣服,表情无比痛苦,跌跪在地上。

    “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也就这点能耐啊。”何丹嗤笑着,丢开那寒光剑,手中的伤口慢慢愈合,随手一挥,出现三头黑纹虎,扑向景年。“没了这把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哥!”

    景珏焦急得要冲了上去,乔任姚一把拉住了她,“你不能上去,这是比试,必须公平的一对一,再说你就算上去也没用啊,你打不过灵旋期的。”

    “可是我哥他已经受伤了啊……”

    景珏着急得要命,她看出景年身体的情况很不好虽然不知道他刚才做什么。 。但是此刻的他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哪里能抵抗得了三头黑纹虎的攻击呢。

    乔任姚安慰她,“放心吧,比试当中是不会出现人命的,如果有性命危险,长老一定会出手救下你哥哥。”

    林幻羽瞥了眼一动不动的景年,态度还是好似十万年不变的懒散,“喂,师尊,他输了么?”

    云叟神秘一笑,眼里闪了闪莫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