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怪鱼喷出鼻息,白雾漫开,落回水中后湖面开始结冰。冰面下黑影游向吴燕,张嘴要吞下她的当口儿,一道白光夺走了它的猎物。

    吴燕一身是水被拽落到三目灵狐背上,冰凉的水珠滚落皮毛深处,惊得它打了个寒颤。眼见那黑鱼又要破冰而出,当即偃鼓收旗,撒开四腿掉头就跑。

    冰层爆裂的声音伴随着破空之声,水箭堪堪擦着狐狸的侧面飞过,带下一小块皮肉。

    那三目灵狐就像被扎穿了脑袋一般,尖声大叫着,失控般奔逃起来,好几次将背上的累赘颠落下去。

    景珏意不到这狐狸居然见到黑鱼连打都不打,一溜烟开逃,将那山谷远远抛在身后。。还未回过神来,仍旧狂奔。

    吴燕面色有些白,一掌拍在灵狐头上,掌中印记一亮,那狐狸腿一软,跌在原地,两人也滚落下来,沾上了一身土砂。

    拍拍身上的灰土,景珏低头看了一眼三目灵狐,这家伙大概是被吓坏了,本就不稳的境界更加岌岌可危,胆子居然这样小。

    一道红火笼罩后,缩小成初见模样。小狐狸吐了会儿舌头,软在地上爬不起来,看着两人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还有委屈。

    景珏失笑,才要蹲身,就见吴燕抢先将狐狸抱进自己的怀里,那狐狸僵着不敢动弹。

    它的修为不稳定,方才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要真想和吴燕对抗,一则这人实力不是好打发的。 。二则有奴印压制,自己怎么都吃亏。

    这家伙很识时务,但到处乱转的眼珠子暴露了它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吴燕干咳一声,面容有些惭愧,“方才多谢你救了,只是这狐狸我却不能让给你。”

    景珏也不在意,灵兽固然难得,但是这一只显然有主了,主人不肯割爱,她也不好多抢,她更感兴趣的是吴燕一身的秘密,每次都能给她带来惊喜。

    “无妨,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吴燕感激她不与自己相争。若是景珏非要抢,她没有留下三目灵狐的可能。战铠被夺走,她急需保命的资本,失不起灵狐。

    这灵狐此刻的修为不大稳定。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但是她有法子助它巩固修为并为自己所用,好在处处危机的祖灵选地多一份保障。

    景珏终于问出想问的,“你何时会这门驭兽之术的?”

    她看吴燕的驭兽手段显然不低。否则一般来说修士只能收伏比自己修为境界低的灵兽,而这只三目灵狐突破后,吴燕绝不是对手。

    吴燕听出了弦外之音,也不多话,抛给景珏一枚玉简,“这玉简里记载了驭兽术,只是我得的时候就是残缺的,来历我不能告诉你。你要是感兴趣就拿走,虽然不,却也有我多年的感悟,仅供你参考。这也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还有墨林的事情。”

    景珏也不客气,接过贴着额头,神识一扫,果然是一部《驭兽诀》,只有上部,且这上部都不完整。…,

    “墨林的事情……罢了,也过去那么久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了。”

    景珏本想询问后来的事情,但想了一想还是放弃了,连蔡冠宇甚至都讳莫如深,想必吴燕也不会存着那记忆了。

    “多谢。”吴燕再度道谢。

    景珏收起玉简,转身要走。“你我之间并无相欠了。”

    “等等!”

    “你还有事?”景珏回过身来。

    “我过来时察觉到宗门弟子的气息,没想到你居然是结伴而行。”

    景珏淡淡地道:“巧合罢了。”遇见蔡冠宇他们纯属巧合,绝非她预先设想好的。

    吴燕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犹豫再三,还是上前走了一步,低声道:“可惜你没选对合作的人。”

    景珏一怔。。“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可知我为何非要这三目灵狐不可?”吴燕目露冷笑,“因为蔡冠宇拿他师尊的名义来压我,逼我交出水灵战铠。那蔡冠宇和徐佳仪蛇鼠一窝,我见他倒是对你殷勤的很,怕是对你也没安好心,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也不看景珏的反应,转身便走远了。

    景珏目光一凝,轻哼了一声,也回去了。她又岂是真的没调查过蔡冠宇,无名小队不打无把握的仗,这是传统。

    不过他居然抢了吴燕的铠甲,还真是让她小小惊讶了一把,难道他此次前来,二长老就没送点法宝给他的爱徒么?

    景珏的离开蔡冠宇自然知晓。 。但是他也没多问。景珏也没理他。

    木之关之后,石林成了唯一的风景,唯有灰白和黄土点缀画卷。天空瓦蓝澄静,万里无云,一行人穿梭着巨石林中,颇为感慨自然的巍峨壮观。

    此地不属于五行之地,在祖灵选地有很过这种过渡的存在,也因不受五行约束,所以更加变化莫测,谁也不知道到底藏了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