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珏轻巧一跃,翻身落到季风兽脖颈处,毫不犹豫的将握有红色符文的掌心猛地贴上此兽额头,红纹从受伤的裂口里流了进去,扎根血肉。

    一串串嘶哑的声音从景珏的口中流出,复杂拗口的咒语无形中化作一条条锁链,将那季风兽捆住,在其魂深处落下烙印。

    季风兽挣扎起来,扑腾着翅膀,它飞不起来,身子悬空离地不高,又重重的跌落下去。

    不论它如何做困兽之斗,着驭兽印正一点点侵入它的精神世界,如一颗种子发芽生长,转瞬间成为参天大树,将它牢牢控制住。

    直到它不再动了,景珏才松开了手。

    踉跄两步,景珏不敢置信自己做了什么。。居然和这只季风兽缔结了血契,而那血纹玉的“灵”帮完这次后就潜伏无踪,再多的呼唤也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反应。

    景珏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的季风兽,它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印记后,身上的伤痕倒是恢复得很快,四周灵力极快得涌向了它。

    一只媲美灵旋后期的季风兽,景珏还不敢确信自己真的收伏了它,完整跨越两个大境界,更是血契结缘。

    照吴燕送她的下品《驭兽诀》的记载,血契只能缔结比自己修为低的灵兽,眼前这一只超过主子太多,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实现。

    不过方才自己念出来的咒语,也不是自己会的驭兽之咒。

    血纹宗。 。这便是血纹宗的实力吗?只是下品的《驭兽诀》就有如此功效,若是此宗弟子人人都有实力远超自己修为的灵宠,那将是恐怖的存在。

    了解得越多,她就觉得这个宗门身都是谜团,根本无法解释。

    若真强横到大陆上最巅峰的存在,即便是再强的对手都不可能毫无反抗之力,居然没落得如此干净,连记录都没有。

    真不知是历史得车轮将血纹宗碾轧得干净,连渣滓都不剩,还是有什么不可言喻的目的。

    景珏叹了口气,有血契在身,她倒不怕季风兽会反噬主人了,这就是血契最为霸道的地方。但还是离它数十米远。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闭目打坐起来。

    她已经可以断定,那血纹玉中的“灵”应该是血纹宗一位高深的前辈,大概就是此人挑中了自己,这一路走来,她也算对自己庇护很多。

    若是有可能,景珏觉得借血纹宗的力量报仇也无不可。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要找到这血纹宗的宗主,且他的修为不能再和上次一样,连个凡人都不如。

    季风兽站了起来,也不管景珏,自顾自走着。景珏也站了起来,跟在它身后。

    血契作用是互相的,季风兽得了景珏愈合能力惊人的恩赐,双翅的伤痕大部分痊愈,它毕竟比景珏活得久,灵力也充足。

    而景珏方才探查一番后也是一喜,她发现自己的丹田位置又多了一颗小小的灵力漩涡,虽然是雏形,但也足够使她惊喜了。…,

    她目前的修为若说灵旋又弱了点,但说是炼气又强太多,不知不觉就这么不伦不类下来,连她自己都搞不懂了。

    季风兽扇了两下翅膀,活动自如,很是高兴。

    但它身后的被大风扇飞的景珏就高兴不起来了,见它要振翼而飞,也不含糊,一道白光缠上它的后腿,借力飞上其背。

    “要抛下我?想得美。”景珏一把揪住季风兽的角,冷冷一笑,她笃定此兽再恼怒也不能杀了她,态度也强横起来。

    那季风兽那肯受制于人,恼怒至极,腾空而起,在空中无尽的折腾,翻滚,企图要将景珏摔下去,但景珏就像生在它身上一样,不仅没有被颠落下去,自身的皮毛还被揪得生疼。

    景珏一开口就灌了一口风。。她压低上身,待季风兽平稳片刻后,才开口道:“你是灵兽,自然也知道你和我缔结的契约是什么吧?我若死了,你也活不了。”

    没想到她不说还好,一说完那季风兽更加狂怒了。景珏被它折腾得天昏地暗,眼冒金星,烙下的驭兽印不一样,竟连束缚的法子都没有。

    毕竟血契的灵兽须是双方甘愿,像景珏这种强行缔结契约的,估计是极少数,也仅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才能做到了。

    季风兽被气红了眼,一心只想将景珏摔个半死,它还真不敢把她摔死,想清楚又因为这个原因而生起更大的火来。

    突然不辨方向一头扎进了一片树林了。 。大群的树木被压断,耳边响起愤怒的嗡嗡声,定睛一看,闯祸了。

    这里是玄峰鸟的地盘,一整片树林都是。

    玄蜂鸟是群居单族系生灵,一旦有入侵者,巢出动,乌压压围过来密密如黑云,尾部生着黄蜂的尖锐利刺,倒钩上还挂着一滴液体,那是毒液。

    季风兽落荒而逃,冲出树林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大片乌云,遮天盖地,就如蝗虫过境,一路上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