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风兽以风为食,这风珠更是难得的口粮,它迫不及待的让景珏将风树上的风珠部收起。景珏瞅了眼光秃秃的树干,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外界的变故不会在风谷终止,一道裂缝宛如利剑劈开了地面,高大的古木轰然倒塌,原本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裂口,传出极大的吸力,将残骸部吸了进去。

    裂口不断被撕裂扩大,吸力愈加恐怖,景珏和季风兽来不及反应也被吸了进去,她仅仅的抓着季风兽的一条腿,不知要跌到什么地方去。

    远在思闭崖,景年从打坐中惊醒,眼皮直跳,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忙用双剑的联系去感应,不想突然之间联系被切断。。接连试了近百次无疾而终。

    他再也坐不住,这是从未有过的,他感觉一定是景珏出了问题。

    来回不断地踱步,想着解决办法,但他一靠近洞口就被一道白光弹了回来,很快就有一个看守的弟子过来警告他安分一点。

    景年和他解释要出去,可无论怎么说都不能被对方同意,要是私自放了他,七长老的怒火不是他一个小小看守思闭崖的弟子可以承担的。

    景年也不能为难他,可他又实在担心的厉害,不能想象景珏要是真出了事可怎么办,一咬牙,想也不想就选择了最后的预备方案。

    祖灵选地之外,守在入口处的几个长老发现了怪异。 。雕像上出现了裂缝,掉落下石头碎屑,且入口也在变小,变暗,眼看就要关闭了。

    一面传音给七长老,一面开始补救,盘膝打坐要重新开启入口,将宗内的弟子召唤回来,若是雕像完崩坏,这唯一的入口也会被毁了。

    集合四人之力也仅能阻止入口消失,不能做到开启。正在僵持之际,一道寒光飞来,还以为是七长老御剑而来,却见那寒光气势惊人,直接冲进了祖灵选地。

    也多亏了这一冲,入口消失的速度顿缓,待那七长老真正赶来,还是费了好大一顿功夫才将入口开启。

    可是不论他们如何联系祖灵之地的弟子们。沈自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没有一个有回应,事先准备好的放在弟子身上作为感应的玉简毫无声息。

    二长老随后赶来,他的面色极为难看。

    这种情况下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玉简部被毁。这些弟子不可能轻易将此玉简交出,若是玉简都不在了,那人呢?

    寒光冲入祖灵选地后,宛若长虹横扫,寄身剑中的景年转了半天都没感应到景珏的气息,只见满地飘荡的黑色幽影,而灵元宗的弟子一个不见。

    小妹,你到底在哪儿?景年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俄而,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色如烟的老者,那老者捻着自己长得拖地眉须,颇有些惊讶地道:“居然是寒光剑,先前见了霜华仙子的飞剑,还奇怪仙君的剑在哪儿呢,转头就看见了。躲在剑里面的小鬼,出来吧。”…,

    老者握着剑柄轻轻一抖,景年不受控制的被抖了出来,下坠的时候,老者的长眉伸长,往下一卷,缠上他的腰将人拉了上来。

    景年的脸上泛起异样的红润,唇角溢出红血,抬手将血擦去,强行破开入口已经使他受伤,面前的老者修为深不可测,轻易就夺了寒光剑,心神大震,一脸戒备的盯着他。

    此地沟壑纵横,面目非,一路还见到同宗的尸体,定是面前的老者所为,如此看来,此人是敌非友,有些难办。

    那老者虚空一抓,景年的眉心赫然浮现出灵元宗的宗印,且这宗印比一般的弟子还要亮目,刺得老者眼神一沉,就要发怒。

    “好你个小子,居然是那狗宗的弟子。。既是他们的走狗,还敢霸着我五行宗镇派之宝,奇耻大辱,老夫现在就取了你的狗命。”

    老者五指成爪,虚空一握,景年就被掐住了脖子一样不得呼吸,身的灵力凝滞不动,无法缓解痛苦,窒息的感觉很快使得他脸动涨红了。

    景年快要被掐的翻白眼的时候,寒光剑脱离了老者的手,隔空一斩,斩断了老者的长眉,也断了他的法术。

    景年重得呼吸自由,寒光剑主动落在他的脚下托住了他。

    老者有些意外,更加生气,“你居然收伏了我宗至宝!寒光剑给谁都行,唯独不能给灵元宗的人,你们都该死!”

    老者再要出手。 。寒光剑载着景年飞速离去,气得他吹胡子瞪眼,穷追不舍,誓要将夺他至宝的灵元宗弟子打得魂飞魄散。

    突然,天空出现了一个漩涡,老者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那漩涡,眼里露出不屑,“想进来?没那个可能!”

    老者朝天上一指,祖灵选地上部的黑色幽影冲向那漩涡,这里本就是五行宗的天下,他就是这片空间的主人,还轮不到灵元宗的人来撒野毁坏。

    “这可是我宗千年来的积怨亡灵,送给你们灵元宗当一份大礼最好不过。”

    老者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道封神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自在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自在并收藏修道封神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