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另一只鸟带来同伴,一群鸟一起用爪子抓着装苹果的袋子,扑腾翅膀飞。

    隔壁阳台,灰原哀看得惊讶,转头提醒屋里的池非迟,“非迟哥,它们把阳台上那个袋子拎走了。”

    屋里,池非迟帮灰原哀收拾着东西,把电脑放进某萝莉的行李箱,头也不抬道,“袋子里面是苹果,送它们的。”

    灰原哀趴回扶栏上,仰头看着一群鸟齐心协力抓着袋子沐浴着朝阳飞走,眼里带上柔和的笑意,“原来是叫上同伴一起来拿东西啊,真是些聪明的小家伙。”

    两人离开酒店后,到车站跟毛利小五郎等人汇合,千贺铃比他们早到一步,服部平次远山和叶绫小路文麿和需要在京都一段时间的白鸟任三郎前来送行,呼啦啦一大票人。

    池非迟带着灰原哀到的时候,服部平次远山和叶千贺铃凑在一起说话,看到池非迟,千贺铃上前打招呼,毛利兰又凑到服部平次那边说话。

    “池先生,小哀小姐,”千贺铃走到近前,笑着朝两人鞠躬,“以后请多多指教!”

    灰原哀看到千贺铃手边的行李箱,就明白了,转头问池非迟,“千贺小姐同意去thk娱乐公司当艺人了吗?”

    池非迟点头,“回去之后,我去公司帮她安排一下。”

    ……

    在一群人等电车的时候,东京某个废弃工厂里发生了一场猫鸟大战。

    一只白猫趴在废弃厂房的房檐上,懒洋洋看着下方的大战,垂在身后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

    天空中突然传来‘喵喵喵’的叫声:

    “你又干什么?不是说好最近不练兵了吗?”

    非墨埋怨着,落到房檐上,收了翅膀。

    “我想找你,”无名爬起身,伸了个懒腰,转头看非墨,水蓝色的眼睛带着戏谑,“那个人类好几天没出现了,他离开了,没有带上你。”

    非墨瞥无名,“然后呢?”

    就这?无名就为了这点事,唆使手下闹事,把它引过来?

    “他不要你了,”无名看着非墨,放得轻缓的语气透着讥讽,“我想听听你这个可怜鬼的想法。”

    非墨重新飞了起来,“我家主人去京都了,今天就会回来,跟他要不要我没关系,是我在海岸有小妹妹要教,不打算跟他一起去。”

    这些猫真是够了。

    每天无所事事地走街窜巷晒太阳,遇到它手下还老是管不住爪子,非得去抓一抓跳起来拍一拍,一直闹事。

    真以为每个生物都那么闲吗?

    本以为无名还正常一点,没想到突然盯着它主人不放,每天诅咒它被主人抛弃,还打架把它折腾过来。

    它可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乌鸦,无名还瞎耽搁它时间。

    果然,猫都是蛇精病。

    完全无法理解的一种生物。

    “非墨,要是你以后哭了,我可不管!”无名看着非墨呼啸一声带着鸟离开,重重甩了甩尾巴,出声呼唤着手下跑上围墙。

    这些鸟真是够了。

    每天当空排便,一点卫生都不讲,乌鸦尤其嘴贱,那些乌鸦一看到它们猫,就要飞下来用嘴揪着它们的毛拽,一言不合就揪揪揪,一言不合就天降正义,晒太阳的心情都被破坏得一干二净,气得猫牙痒痒,还老是揍不到。

    本以为非墨还正常一点,懂得约束手下去脏的地方排便,对揪毛也没兴趣,还会说猫语,聪明成熟,除了无赖一点狡猾一点心眼小了一点外加每天忙忙碌碌不知在干什么,简直就是乌鸦里的一股清流。

    但遇到个人类,怎么就那么蠢呢?

    自己自由自在不好吗?非得找个主人,不图人家吃的又不图人家陪,还相信人类这种生性凉薄的两脚生物不会抛弃它,简直病得不轻。

    果然,鸟都是蛇精病。

    完全无法理解的一种生物。

    不过,非墨说那个人类回来了?好,那它就继续蹲点去,它一定能找到那个人类会变心的证据,到时候狠狠打非墨的脸。

    当然,等非墨哭的时候,它还是会陪着非墨安慰非墨的,它的猫猫大军也随时准备着,随时可以为非墨那只傻鸟出气。

    ……

    池非迟回东京后,没忙着回家,送灰原哀回阿笠博士那里之后,又带千贺铃去安置好,跟千贺铃谈了一些想法,请千贺铃吃了饭,才走路回家。

    在公寓楼外,他又看到了某只蹲在路边的白猫。

    但每当他靠近,无名又远远就跑开,到远处继续盯着他。

    池非迟放弃了沟通的想法。

    行,不谈就不谈吧。

    第二天,池非迟带千贺铃去拜访秋庭怜子。

    秋庭怜子自第一期歌手选拔节目结束后,就没打算参加第二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火酒颂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火酒颂并收藏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