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一层剑火似红色的长河。

    一层剑火又如咆哮的荒龙。

    最后一层剑火更如陨火撞击熔岩,翻腾起的焰液与烈炎极具泯灭力!

    那不可一世的地仙鬼同样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土灵神通已经被剥夺了,竟想要呼唤周围的那些古老的岩石来抵挡剑灵龙这强势的黄昏烈焰,在发现无法意念搬动那些岩体后,它竟第一时间将周围所有的尸体给卷到了自己身上。

    那些尸体一层一层如泥块依附,烈焰冲荡下,它们迅速的化为了灰烬,这里可是有成千上万具的尸骸,地仙鬼那只犹如被剥下来的眼球邪异的转动着,尸体卷成了厚厚的尸山。

    这尸山,很快变成了火海,而那些尸骨也被剑灵龙给焚得一干二净。

    如此火化,剑灵龙也算是做了一件行善积德的事情了,没有让大周族的这些弩箭军尸骨横在这里任由魔物践踏。

    “原来又有新客人来了啊,我没有猜错的话,南雄便是死在你的手上?”一个冷森森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那些古老的立柱上,一名驼背的老者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他穿着古朴的衣裳,身材干瘦,眼睛却犀利如鹰,脸上挂起的笑容给人一种极其虚伪的感觉。

    糟老头子,邪的很。

    祝明朗看着这老人,又望了一眼地仙鬼,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一股相似的戾气。

    看来他们在此处杀了不少人了,而且不仅仅是现在,过去也很多。

    “怎么称呼?”祝明朗冷淡的问道。

    “在下不过是这个园子的老奴,曾经侍奉过一些陆地尊者,名字就不重要了,我不是那种非要让人死在黄泉路上死得明白的类型,毕竟像你这种没有见过天有多高的年轻人,我这辈子杀了不下一千个。”鹰眼老奴有些桀骜且蔑视的说道。

    “我问你名字,是因为下一个遇见我的人,他与我说的第一句话大概就会变成:这园子的老奴就便是死在你的手上?”祝明朗同样语气傲然与轻蔑。

    嘴炮,谁不会?

    就这老头的气性,大家都不使用能力的情况下,祝明朗能把他喷得吐血而亡。

    当然,祝明朗这句话已经有一定的杀伤力了,鹰眼老奴眼神变得阴毒了几分。

    “知道我老人家的神凡之力是什么吗?”鹰眼老奴问道。

    “我从不在乎别人神凡之力是什么,强于不强,因为都没有我强。”祝明朗说着这些话时,手一招,激荡着烈焰的剑灵龙便划过一道惊艳的弧线,回到了祝明朗的身旁。

    这邪性老奴眼神越发的狠辣,起初还是一个戏谑猎物的老鹰,睥睨着地上奔跑的土鼠,此时却已经化作了饥饿发狂秃鹫!

    这大概就是祝明朗语言的魅力,三言两语就让人心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好好看一看这些尸体。”鹰眼老奴眼睛变得邪红邪红,邪光更是映向了周围的旷地。

    旷地处,尸体无数,绝大多数都是大周族的弩箭师,随着邪异的眸光从他们身上扫过,这些已经死去的弩箭师却缓缓的爬了起来,一个个捡起了地上的弩箭,一个个如这个老奴一样躬着身子,就连那双本应该空洞的眼睛,都发出了邪红之光!

    “阴灵师??”祝明朗倒是相当意外。

    居然是一名阴灵师!

    也不知道这老东西和梨花沟的那些阴灵师有什么关系。

    这阴灵师的修为明显要高很多,他甚至可以一次性将这一万多弩箭师都操控起来,仿佛只要是这块区域的死人,都将为他所用!

    “小子也还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啊,既然知道我是阴灵师,便该清楚死在我的手上的话,死亡仅仅是你痛苦的开始!”鹰眼老奴发出了怪笑声。

    看到那些已经死去的弩箭师爬了起来,祝明朗意识到火葬的重要性,还好之前剑灵龙已经焚了一批,不然就是整整两万弩箭军……

    大周族的人也是脑瘫到了极致,千里送阴兵。

    “这些尸军我来对付,你斩了这老畜生。”南雨娑对祝明朗说道。

    像这种军团,剑灵龙杀起来着实费劲,反倒是火麒麟龙这样的强龙会是阴尸的收割者。

    祝明朗点了点头。

    当然,挡在他们面前的不仅仅是这些弩军尸群,还有一只魔眼地仙鬼,它虽然被女娲龙压制了土灵神通,但它似乎还有别的邪异法术。

    火麒麟龙神骏勇猛,它踏出了一条烈焰之径,与剑灵龙之间释放的剑火相辅相成,顷刻间让这片充斥着阴灵尸鬼的古遗变成了火之森林!

    喷吐出一口龙息,龙息化作了庞然火云,那些被火云笼罩吞噬的弩尸还没有来得及射出弩箭,就被焚成了一堆骨灰!

    成百上千的弩箭尸军被火麒麟龙给消灭,祝明朗顺着火麒麟龙杀出来的道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牧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乱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牧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