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拉是骡子?

    乌苏拉还酗酒?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重磅新闻一个接着一个,连环轰炸让人头晕目眩,着实有些跟不上现场爆料的速度。

    伊萨和帕西亚两个人都明显没有能够捕捉到霍登的思考脉络,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相信霍登的判断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更重要的是,霍登选择在此时揭开谜底、正面对峙,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空气,瞬间僵硬起来。

    乌苏拉微微低垂下视线,但随即就再次抬起眼帘,目光坚定地迎向霍登的视线,似乎做好了反驳的准备。

    不过,霍登没有给她机会。

    “你正在出汗。”

    霍登指尖的火焰已经消失,而乌苏拉嘴角的卷烟依旧在冒着袅袅烟雾,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模糊地正面对峙着。

    “从我们见面到现在,你总共触碰了三次胃部的位置,而且每次都伴随着眉头轻蹙的表情,证明胃部有痛感;而身体乏力、额头出汗的小细节也都证明了你确实感觉不舒服。”

    “卷烟的时候,你应该没有意识到,你至少手抖了两次,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指尖无法控制地震颤,这是因为长期酗酒之后为了戒酒而出现的典型戒断症状,无法隐藏。”

    等等。

    什么?

    戒断症状?

    那是什么?

    帕西亚满头都是问号,霍登的一字一句都能够听懂,但组合在一起的意思,他就完全无法明白了。

    帕西亚试图张口询问一下,但伊萨的眼神阻止了霍登,他只能牢牢闭上嘴巴,尽可能避免妨碍霍登。

    霍登是故意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话语多么难懂呢?

    以岩渊现在的现代医学发展状态来看,许多专业知识都还在萌芽阶段,更不要说那些高深的专有名词了——即使能够听懂也无法明白什么意思,而更多时候是根本就听不懂。

    但这就是霍登期待的效果,以装神弄鬼的姿态抛出一堆专业词汇,让对方跟不上节奏,然后就被卷进去。

    “当然,戒断反应之外,还有可能是纯粹的胃痛。”霍登捕捉到了乌苏拉表情的细微变化,于是抢先一步封堵了另外一个出路,然后就明显可以看到乌苏拉愣神的停顿,“不过,我还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

    说到这里,霍登故意停顿了一下,身体微微前倾,眼看着两个人就要额头撞额头、鼻子撞鼻子的正面冲撞,那种紧绷而朦胧的暧/昧气氛瞬间被推向了极致,以至于经验老道的乌苏拉也不由屏住呼吸。

    却没有想到,就在碰撞即将到来的时候,霍登的脑袋却朝着右边轻轻一偏,两个人的脸颊就这样交错而过,甚至能够感受到皮肤表面的汗毛隐隐交错在一起的发痒,然后鸡皮疙瘩就这样窜了起来。

    千万不要因为乌苏拉的表现与职业而做出错误判断,其实,乌苏拉才刚刚毕业两年而已,年仅十九岁,稚嫩的皮肤依旧如同刚刚剥开的鸡蛋壳,少年老成的外表和奢华累赘的装扮底下,终究只是一个领略风霜十九年的灵魂。

    乌苏拉的精神微微有些恍惚,但随后,耳边就传来霍登那轻轻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直接炸了开来。

    “口腔的气息却是无法掩饰的戒断反应;另外,因为缺少糖分,你的皮肤有些干燥,指甲留下的痕迹着实太明显了。对于如此华丽而高贵的外表来说,这样的细节就好像白纸之上的黑点,太过显眼也太过遗憾。”

    轻盈的话语就这样重若千钧地狠狠撞击在乌苏拉的胸膛,她下意识地就握紧拳头,狠狠地朝着霍登的肩膀锤了下去。

    砰。

    乌苏拉吓了一跳。

    不是因为霍登展开了反击,而恰恰是因为霍登没有反击——

    霍登就这样沉闷地接下了她的蓄力一击,结实的肩膀将她的力量重重地还击回来,以至于她的拳头都隐隐作痛起来。

    然后,霍登就借助着力量往后靠了靠,脸颊再次交错,然后视线重新迎上视线。

    乌苏拉能够在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看到自己错愕的表情,难得失态,紧接着就可以看到霍登的嘴角轻轻上扬起来,不是愤怒或者嫌恶,依旧是没有变化的真诚与坦然,瞬间就让乌苏拉变得万分狼狈起来。

    “五年前,你只有十三岁,即将年满十四岁,而塔布女子高中是一个封闭管理的学校,你又是如何学会喝酒的呢?”

    霍登再次开口,没有来龙去脉也没有前因后果地直接指向了问题——虽然乌苏拉也有可能是毕业之后来到特鲁酒店才学会喝酒的,但他似乎无视了这个可能,而后又进一步补充了一句,逐渐靠近真相。

    “卡多老师的奖赏,是酒精,对吧?”

    乌苏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是,那就是奖赏。他说,我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并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七七家d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七家d猫猫并收藏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