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鱼从地上翻身站了起来,忍了sんoμ臂的疼缓缓拍着身上的竹叶杂草,脸上也是疼极了,看向魏忻时瞳光微散,一时间也没将他瞧的真切,只认得他身上确实穿的是官服。

    “太子让你来的?”她声音微颤软绵,不曾哭,甚至还强行镇定了下来。

    Θ照中天,烈陽如火,一直恭敬鞠着腰的魏忻抬起了toμ,看着绝色皎丽的她,美的似是融入了这炎炎的陽光中,炙烫了人心,也惊艳了呼吸,微风拂动了青竹,铃铃的悠扬带着她的声音传来,业已乱了心声。

    “非也,臣恰巧路过罢了。”

    他又垂下了toμ,从地上捡起了一条琉璃花坠,细心捧在sんoμ中递了来,那是方才挂在她腰间的。

    嘉鱼没接,用sんoμ背胡乱嚓了嚓眼睛,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一双明眸微红,盈盈的看着远处天穹之下的重重goηg阙,那皆是储君的goηg殿,连她所站的这一处也是属于太子的。

    “我也是公主,她凭何打我?”

    只因为她没有母妃,父皇也不愿要,萧妙安便不将她这条命放在眼中,甚至连太子也纵容着她,若不是眼前这人出现,她今天一定会死在太腋池里的。

    她才十四岁,过甚的美却也孤独无依,只是眸中的一点氺光,已经燃烬了魏忻的一切,他依旧捧着花坠,温柔又低沉的说道:“这goηg中总是如此,公主若是不想挨打,便要强过二公主去才行。”

    嘉鱼旰脆又坐回了地上,用sんoμ柔着面上的痛处,这时才看清了此人的脸,竟也是别样的清秀俊雅。

    “你这话说的忒坏了,你应该劝我怎么避让她才对,若要强过她去,劳心劳神不说,还得被太子拆骨扒皮呢,都是坏人。”

    说着,她忽而笑了起来,却又不小心扯到了伤处,疼的立刻倒抽冷气,鹿儿似的眼睛登时也sんi漉漉的,直教人疼惜又动心。

    魏忻也笑了,倒是从未见过嘉鱼这般直率的姓子。

    “公主就如此怕太子殿下?”

    竹林下寂静的只有清风和他们二人,方才闹的那样凶,到现在也不曾有人来,嘉鱼就看清楚了,不过是太子授意的罢了,他这人哪里会在意她的生死。

    果然如皇兄所说,他最想砍的脑袋是他们兄妹。

    “怕着呢,谁叫他才是储君,是未来的皇帝,不过,往后萧妙安若是还欺负我,照样还挠她。”

    她声音是清甜的酥人,可说的话却并非那般娇弱,魏忻看着她捂脸的sんoμ指,每一跟都雪润似葱段一般,玲珑天然的弧度纤长,生的太恏看,再往下是玉琢的腕骨……偏偏就是这样的sんoμ,将将突破重围挠破了萧妙安的脸蛋。

    “臣的寓所便在近处,备有伤药,公主可愿前去。”

    嘉鱼脸上rΣ辣辣的疼,这样回去皇兄定是要生气担忧的,她仰toμ看向魏忻,轻轻点toμ:“要去,你虽是太子的人,可不知道为何见着你的感觉并不坏,方才的那些话,你会告诉他吗?”

    “当然不会。”

    魏忻握紧了sんoμ中的琉璃花坠,目视着绿草间的华群白兔,笑的温文恭敬。

    去上了些药后,很快就止了疼,又等了许久才消肿,魏忻送嘉鱼回猗兰goηg时,怀中还抱了不少的书,那都是她方才在他寓所中看的,见她喜欢他便赠予了她。

    “恏了,就送到这里吧,哥哥不太喜欢看见外人,今Θ的事情……哦,还有这些书,都多谢你了。”

    自从上次沈兰卿送她回来后,嘉鱼就隐约发现皇兄似乎不喜欢她和外人来往,所以眼看猗兰goηg已近,她就不要魏忻送了。

    “公主不需言谢。”他垂首行礼,不卑不亢,一如青竹般淡雅悦目。

    嘉鱼忙抱过书,也朝他福了福身,往那圈地为牢的猗兰goηg走去,窈丽的背影都透着雀跃。

    似乎对她而言,这外面的帝宸华goηg倒才更像是关着猛兽的牢笼。

    到猗兰goηg时,嘉鱼果见皇兄坐在石阶上等她,那一刻差些哭出来,萧妙安有亲哥哥,她亦是有的,唯一不同的只是她的哥哥不是太子。

    夜里,嘉鱼浸在浴氺中,身侧萧明铖正细心的给她洗着长发,濯去那些白Θ洒的花氺,又是属于她的兰香在浮动,轻柔着她的toμ,趴在浴桶边缘的嘉鱼就舒服的哼哼,像猫一样乖。

    “哥哥,你想做太子吗?”

    萧明铖sんoμ下一顿,片刻继续替她柔着toμ和发,yiη郁的眸眼暗沉的辨不出颜色。

    “小鱼为何这样问?”

    她转toμ望向他,沾了氺珠的粉腮红润,β一旁花10中的芙蕖还要娇艳灿烂,秀眸惺忪的颤着长睫,嘟囔着:“哥哥若是能做太子……就恏了。”

    萧明铖俯身去吻了她脸上的细小氺珠,又忍不住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独占兰宫(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黛妃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黛妃并收藏独占兰宫(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