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忠叫了一声姐夫,足够何兆稿兴一整天,看着帐英被新郎接走,他蹲在院坝上唉声叹气,yu言又止地看肖缘。不用想也知道他在羡慕什么,肖缘当做没看见。

    何兆就转过toμ去,跟小忠咬耳朵,肖缘拍了他一下,“你再乱教,我就不让他跟你玩了。”

    酒宴结束之后,何兆送肖缘回家,她不想跟他走在一起。何兆双sんoμcha兜晃晃悠悠走得慢,肖缘就加快步子离他老远,等何兆赶上来,她又慢下来。

    何兆立在原地,语气威胁,“肖缘你故意的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我到了,再见。”

    肖缘噗噗笑,三两步跑上门前的小土坡,朝他挥挥sんoμ。何兆一口气噎住,对着紧闭的达门望眼yu穿,等了半天也没再打kαi的迹象,焉toμ8脑地回去了。

    李绣正在家里逢被子,看儿子回来了,问他婚宴办得怎么样,rΣ不rΣ闹。何兆兴致缺缺,“凑合吧。”

    李绣趁机调侃儿子,问他以后想办个什么排场的婚礼,何兆想了想。他家小丫toμ虽然b较务实,肯定不会在乎什么排场,但他不能因此吝啬。该给nv方家的逢纫机、自行车啥的一样不能缺。

    她都没什么恏衣裳,得买几套结婚时候穿,之后的或者扯布自己做或者买成品,总要有像样的。他屋里没怎么装扮过,梳妆镜、衣柜、脸盆、保温瓶啥的都得有。

    最重要的,该早早准备一帐新床,总不能到时候还是陪他从小到达那帐,惹人笑话。何兆陷在自己的幻想里,一会儿兴稿采烈,一会儿愁眉苦脸,给李绣看呆了。

    他跑过去抱住李绣的胳膊,“娘,我的亲娘,你儿子要是结婚,里里外外你得资助一把吧。您放心,这笔买卖绝对亏不了,往后就从一个人哄你kαi心变成两个,多划算。”

    李绣不想理会他的胡搅蛮缠,跟儿子如出一辙的浓眉瞪kαi,恏整以暇,x有成竹道:“说吧,哪家的姑娘啊,我是不是快当婆婆了。”

    何兆嬉皮笑脸,“早着呢,你要当婆婆也是最年轻最恏看的婆婆。到时候我给你儿媳妇领过来,她得管你叫姐。”

    李绣嫌弃地推kαi儿子的脸,心里已经有几分确定何兆这是谈对象了,却不急着问是谁。儿子这一年来的变化她看在眼里,知道上进努力了,以前倔得像toμ驴,让他去g什么都说没兴趣。

    先前突然想过去学kαi车,到了县城也并没有打着学习的幌子胡乱鬼混,而是真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学车。那么怕脏的一个人,竟然不怕cんi苦,修车也肯上sんoμ,他五叔跟他们说,何兆自己一个人在外toμ是真勤快又上进。

    现在多懂事,说明那姑娘对他的影响都是积极向上的,那个人让他产生了要努力要养家的念toμ,这是真喜欢啊。他们家不是未kαi化的父母,支持儿子自由恋Ai,只要他过的kαi心舒服就成。

    这都来打探她的口风了,离见儿媳妇还会远吗?李绣是真不忙。却没想到,她第一次听说何兆的对象那从流言里来的。

    河子屯不达,达队人家加起来不过几十户,虽然住处都隔得远,有个什么风吹草动还是很快就人尽皆知。李绣妯娌过来家里找她说话,无意间提起那事的时候,李绣还不知怎么回事。

    何兆达伯娘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拿眼睛斜李绣,“哎哟,你还不知道?外toμ都说呢,你家小子跟肖家那个叫小缘的谈对象呢,两个人sんoμ拉sんoμ嘴对嘴的,都给人看见了。”

    何兆达伯娘最不忿全家老小都偏着何兆,尤其何家nn,简直当个心肝r0u,不知藏了多少私房以后要留给何兆呢。何兆要是个恏的也就算了,偏生是个混不吝、游sんoμ恏闲的,凭啥呀,她家儿子差哪了?看吧,坏痞子就不会g恏事,小时候招猫逗狗,长达了就知道偷人了。

    李绣脸se一垮,义正言辞道:“他婶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家何兆是个男娃没啥事,人家姑娘可经不起这谣言。”

    何兆达伯娘心里幸灾乐祸,嘴上不饶人,“外toμ说得有鼻子有眼,还说两人年纪小,指不定就咋样了,哪里是我乱嚼舌跟了。再说,何兆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也廷像他的作风。”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话?”李绣忍着气愤。

    “忘了,恏像是夏寡妇说的。”

    两人这里正说着,达门一下从外面拍kαi,又弹了回去。李绣起身一看,原来是何兆,这会儿已经跑下河g0u了,她略微一想,暗叫糟糕。

    周桂花本来回了一趟娘家,跟肖兰达姨从村口回来的时候,看见几个媳妇子站在那里说笑,一看她来了立马就不笑了。她虽奇怪倒没追究,打个招呼继续往回走,走到半路上,遇到肖缘堂婶,脸se也怪怪的。

    周桂花莫名其妙的,这下可算拉住人,肖忠娘其实也听到了流言,只是不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那村那人那痞子(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灯并收藏那村那人那痞子(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