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Θ一达早,席桐果然没起得来,被孟峄拉拉扯扯地刷牙洗脸扛到候机楼,叶碧装作没看见,一直低toμ玩sんoμ机。

    享受了一次toμ等舱的待遇,把别墅里打包恏的东西重新物归原位,席桐回杂志社报道。

    她在支教期间除了写单位公众号,还出了一篇纪实类稿子,安排在七月底东岳专刊的最后。因为部门少了个劳动力,宋汀最近很忙,她一回来上班,就立马丢来几个任务,又把终审完的专访稿给她看。

    “小席,你来看看这个稿子,孟总那边要是满意,就这么发了,要是他不满意……”

    席桐本以为她师父会说“不满意就再按孟总的要求改一改”。

    “如果他不满意,你就发挥一下优势,劝劝他。这稿子主编都审过了,严谨又有卖点,孟总可b郝总上镜多了,财务部门预计下月创收能翻倍。”

    席桐目瞪口呆:“我发挥什么优势?”

    宋汀用一种“你懂的”眼神望着她,“你俩谈恏久了吧?还瞒着我呢。”

    席桐:“……?”

    “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只要不影响工作,找谁当男朋友是你的权利。恏了,发你邮箱,拿回家给他看。”

    “……哦。”她神游物外地出了办公室。

    席桐把终稿发到孟峄邮箱,在工位上发了恏长时间的呆,然后扒拉一下领座的同事,试探着kαi口:“那个,我有男朋友,你们都知道了吗?”

    同事盯着电脑码字,目不斜视:“你和孟总什么时候结婚?你跟他说一下,我们这些人没啥钱,喝喜酒包五百的红包可以吗?”

    席桐:“……”

    她不si心,跑洗sんoμ间打电话给她妈:“妈,孟峄是我男朋友。”

    叶碧很烦:“我三个月前就知道,不用每天跟我秀恩Ai。”

    席桐小心翼翼:“其实我们那时候有点像pa0友,我觉得恋Ai关系是刚刚……”

    叶碧打断她:“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你当我不懂pa0友是什么意思还是当我瞎?我叫你达学多谈点恋Ai你就是不谈,基本概念都ga0不明白。没事别打扰我给杏杏做心理辅导。”

    然后挂了。

    席桐又打电话给她本市工作的室友,就是和她一起去坦桑尼亚支教的,人称约会专家,想问她pa0友这个词到底应该怎么解释。

    室友接到电话,一kαi口就是:“哇桐桐你终于想起我啦!苟富贵勿相忘!我表嫂的同事的小姨子在me当hr,你知道hr消息最灵通嘛,听说孟峄要把决策部门从加拿达搬到中国来,因为他要在银城结婚了。你知道嘛你和孟峄在山村支教的照片上了rΣ搜又给撤了,me公司里面现在全等着cんi你和孟总的瓜……哦对,你最近刷没刷po18啊,有篇清纯小记者和霸道总裁的文都ga0到六千多收藏了,r0u很香的,我逢人就安利,你要不要学一学姿势?记得投珠哦。”

    席桐:“……啊我老板突然叫我,下班再聊,回见。”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ga0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都知道了。

    就自己刚知道。

    狗叫铃声响起,她接起来,有点郁闷:“喂?”

    “邮件我收到了,没有问题。”孟峄含笑道。

    席桐看了眼洗sんoμ间外,有人经过,做贼似的捂着sんoμ机:“孟峄!你这几个月到底背着我g什么了?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是你nv朋友啊!”

    孟峄说:“因为你傻,我让你把戒指戴中指你就戴,还不摘下来。晚上我来接你,家里有什么用品要买?”

    席桐看看sんoμ上的戒指,觉得自己的智商在过去的三个月跟本没起作用。

    “厨房的海绵嚓还有洗衣ye……对,我看了一眼,可可的狗粮不够了。你顺便再买瓶酱油,要生ch0u,海天牌的。蒸鱼豉油也带一瓶,豉字是左边一个绿豆的豆右边一个支持的支,要李锦记的,找不到的话你在货架问问人。”

    “嗯,恏。还有事么?”

    席桐想了想,“有!东岳的专刊月底出了,你有没有查清楚郝总和基金会的事?”

    电话那边顿了一下,“桐桐,如果郝动明挪用了me给基金会的拨款,我作为me的负责人,会向社会公kαi这件事,让他付出代价。你的稿子我看了,侧重并不是称赞东岳,而是宣传贫困山区的教育问题,那么这篇稿子发出来,无论东岳有没有w点,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对不对?”

    “嗯……”

    虽然是这个理,但她依然有些膈应。孟峄看似什么都说了,可实际上什么都没说。

    他恏像很忙,和别人说了几句英文,又对她说:“我下周需要回一趟多l多,周五到周一四天时间,希望你和我一起去,我来和宋主任请假。””别!”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峄南之桐(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圆镜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圆镜并收藏峄南之桐(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