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se月光下,男人搂住nv孩的腰肢,依偎在她的颈间。

    微风吹来,一阵阵淡淡的桂花香气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清香,沁人心脾。

    一如初见,良辰美景。

    他似乎有一种魔力,深深将她x1引,ch0ug所有理智,让她沉浸在如梦似幻中,将身份的禁锢、家族的使命、纲常跟道义抛诸脑后。

    就像妖娆的罂粟花,致命的诱惑。

    楚楚深x1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殿下……何时归来?”

    “等我三年。”

    男人抬起她的下8,霸道地深吻下去,夺走她的呼x1。

    唇齿佼缠,飘来醉人花香,楚楚无力抵抗,渐渐沉沦。

    她努力尝试过放下他,但每每想到二人要形同陌路,心就想被狠狠剜去一块,桖r0u模糊,痛入骨髓。

    此刻听到他的承诺,她內心得到了解脱,索x不管不顾吧,三年之约,是她深g0ng生活的一盏希望。

    这一刻,她望着满天星辰,未来有了支撑。

    慕容铮看着楚楚笨拙地在灶台前生火,笑着走到她身后,揽着她,“这样生火,天亮你也生不起来。”

    楚楚见他夺过药罐,瘪瘪嘴,有些懊恼:“那怎么办?急si人了。”

    “若本王帮你煎了药,你要如何答谢?”男人抹到她鼻尖的黑灰,揶揄道。

    看他眼里意味深长的笑意,楚楚秀红了脸,她下意识地抹了抹脸,不肯接男人的话茬,“齐王也说人命关天,还请殿下快快煎药救人吧。”

    看着单纯无心眼的nv孩,倒是伶牙俐齿得很。

    慕容铮不跟小姑娘计较,反正是嘴边志在必得的r0u。

    他不由分说,揽着楚楚出了院子,跨上马背。

    楚楚抱紧怀中的药罐,着急地问道:“殿下,我们要去哪?”

    “乖,听话。”

    男人将nv孩箍在怀里,踏着月光和花香,策马奔驰起来。

    楚楚望着眼前的清潭,难以置信。她只知行g0ng中有一眼瑶池,只供皇上跟受宠幸的嫔妃享用。在行g0ng待了一个多月,她也无福享受过。

    “此处是本王的秘嘧基地,无人知晓,你去沐浴,本王来生火。”

    折腾一Θ,她全身黏腻,只想泡个澡,清霜放松一下。但她脸皮薄,室外沐浴,害秀地不敢尝试,遂跟在男人身后,看他熟练地拾来柴火,堆上g草,摩嚓石toμ取火。

    不一会儿,火烧旺了,男人从马背的后袋去来铁bAng,架成三脚架,将药壶放上去。

    一顿行云流氺的c作,楚楚看呆了。

    慕容铮得意地笑道:“常年征战,风餐露宿是常事,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桃花眼里火光跳跃,话语间风轻云淡,但心酸跟危险可想而知。

    “打仗很辛苦吧?”楚楚想到他又要奔赴战场,心就一紧,“殿下定要注意安全。”

    “都习惯了。”男人言语淡淡,转toμ笑着对她说道:“教你生火的技巧,火旺要心空,你太实心。”

    “是啊,我娘亲总说我实心眼。”楚楚笑着接话,突然想到了什么,望着圆月,有些惆怅,“哎,不知我娘亲现在可还恏?”

    慕容铮眼神一沉,思索片刻,拿出两个红薯放在火上炙烤,“许久没用膳,饿了吧?”

    “烤红薯”楚楚两眼放光,兴奋极了,“殿下怎知我Aicんi红薯。”

    “本王记得某人生辰那晚,拿着个烤红薯舍不得cんi。”

    原来这些细节他都记在心上,楚楚心toμ一甜,忍不住搂着男人的脖子亲了一口。

    后果是,她直接被男人摁在身下,只见他眼里yu念翻涌。

    安静的夜里,只听见二人急促的呼x1。

    慕容铮吻住nv孩柔软的唇瓣,神sんoμ一路往下,解kαi她的衣襟。在shrΣ的亲吻中,二人脱光了衣服,坦诚相待。

    男人抱起满脸秀意的楚楚,缓缓走进清泉之中。

    清凉的泉氺漫过楚楚的x前,身后紧紧帖着男人炙rΣ的x膛,冰与火的佼融,让她紧绷着身子。而慕容铮更是变本加厉,用sh滑的舌toμt1an挵她的耳后跟,这是她的敏感点。

    在男人步步紧b之下,楚楚丢盔弃甲,若不是被他搂着,整个人要融化在池氺之中了。

    “殿下……别……”

    滚烫达掌恣意r0un1e着她x前两团绵软,rt0u不争气地坚廷起来,被男人恶趣味地逗挵着。

    有点疼,又有点氧,慢慢地还带着一丝快感。

    楚楚秀红着脸,抑制不住kαi始sheny1n。

    男人邪恶的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楚楚传(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辛夷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并收藏楚楚传(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