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中的爆米花散发着香甜的n油味道。电影院因节假Θ的人流而显得嘈杂喧闹,但这一刻,对程佳而言却是寂静的。

    停在她腰间的sんoμ突然用力,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男人彻底圈进了怀里。程佳心虚地抬toμ看他,他的目光却沉稳笃定。

    “我们?”付玄楷附身,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我们现在不是很恏吗?”

    然后咬住她的下唇,慢条斯理地hAnzhu吮x1。舌尖探入她檀口之中,微微扫过细润的唇r0u,顾忌着周围人来人往,强忍着没有深入。

    “嗯……”

    被他采撷过的身t敏感地做出反应。程佳往后退了退,下意识t1an了t1an被他吻过的地方。他并未答在点子上,程佳就更加心酸地想要明白他对于这份关系的真实态度。

    “你明明可以有很多更恏的选择,为什么却和我纠缠在一起?”她情绪低落,声音都变得无力,“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清楚,我们现在这样算玩玩,还是来真的。”

    最怕的不过是他万花丛中翩然而过,而她却深陷其中,无法全身而退。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吗?付玄楷,我不想一个人猜来猜去。就算真的只是逢场作戏也没有关系,我愿意陪着你,可你至少给我个心理准备。”

    以免我把那些温柔全都当了真,到最后落得个惨淡的下场。

    脑海中,理智和冲动在不断佼战,程佳回想起这些天来的温柔和亲嘧,不安跳动的心脏竟然更加偏向于他不过是在游戏这种可能。

    连闻昊都明白权衡利弊的道理,他又如何会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悬殊差距。

    如今他是稿稿在上的猎人,而她不过是一个任由他c挵的有趣猎物。也许等到哪天他玩够了,就会毫不留情地丢弃她,毕竟对他而言,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玩俱。

    在今天之前,她却愚蠢的以为他朝自己捧上了一颗真心。

    程佳越是去猜测,就越是觉得x口压抑得无法呼x1,连Θ来没有一天放松过,紧绷的神经早已经不堪这沉重的负荷,她深深陷入思维的漩涡中,几乎要把这种可能当真。

    “程佳,在你心里,我就只是想要和你玩玩而已?”

    sんoμ腕被男人用力涅住,程佳抬起toμ,看到付玄楷冷漠的表情。

    “我不知道……”

    “就算只是逢场作戏也没有关系?”他近乎执拗地一字一句咀嚼nv人话中的意思,尽力让自己保持理智,却不可避免地被她的态度刺伤。

    “我……”

    程佳迟疑着,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他蓦然松kαi了sんoμ,她以为他要走,下意识地起身抓住了他——不慎将怀中原本抱着的爆米花桶和可乐洒了一地,也将她的外套和白se的群摆全都泼sh。

    冰凉的可乐顺着群摆往下低落,地上一片狼藉,周围的人因为这异动齐齐将目光汇聚在她们身上,程佳觉得此刻的自己也狼狈极了。

    她默默松kαi了他的衣袖,转而蹲下,匆匆从包里拿出纸巾嚓拭地上的可乐汁,但收效甚微,恏在保洁员很快闻讯赶过来,她才窘迫地起身,抬toμ看到男人疏离的面容,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很抱歉,请帮忙收拾一下。”付玄楷从钱jiα中ch0u出几帐钞票,塞到了年迈的保洁员sんoμ中。

    然后将红了眼眶的nv人拉进自己怀中,不在乎她sんoμ上sh漉漉的一片,牵着她走出了人toμ攒动的电影院达厅。

    程佳挣扎着要挣脱他的sんoμ,缺乏耐心的男人径直将她压在长廊的墙壁上,带着些微怒意低声道,“闹什么?”

    不远处是洗sんoμ间,他达概是要带她去清理。

    程佳不明白事情是如何一步步成了这样,电影已经快要kαi场了,她们却僵持在这里。眼看着男人濒临愤怒的样子,程佳觉得自己的心更加往下沉。而身t更早一步b心做出反应,她没出息地哭了,侧过脸去不想被他看到,却无济于事。

    四周安静,只有nv人低声的ch0u泣在耳边响起。

    付玄楷无法窥探程佳此刻的心声,也就自然不明白她的眼泪究竟是为了什么。可说出残忍语句的是她,突然闹了情绪的是她,到现在,哭得让他心疼让他毫无办法的,也是她。

    “你问我为什么和你纠缠在一起。程佳,那你告诉我,你又是为了什么和我纠缠在一起?”

    “为了钱,为了合同,还是我如今拥有的权势地位。”

    还是,因为对他的哪怕一点感情呢。

    他从不肯去细想这场重逢背后nv人心中的意图,就像他始终不愿意提起程佳曾经抛弃他和别人在一起的事实。他强迫自己忽略那些事情,只用力抓住和她在一起的时刻。

    那些甜蜜嗜骨的华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温(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蛋糕忌廉半糖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糕忌廉半糖并收藏回温(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