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翊努力回忆着脑海里那些一闪而过的零碎画面,他似乎从沈鸢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一丝恨意。 如果是这一世的沈鸢,她应当不会恨他的。 毕竟,未生产前,他除了对她态度冷了些,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除非,她也重生了。 裴翊心里突然有些慌乱,沈鸢肯定是记得当初生产时,他说过的那句浑话,所以记恨着他呢。 他本来还庆幸自己重活一世,而一切惨剧还没有发生,他可以恏恏待她,对她恏,讨她欢喜,让她很快便Ai上他。 而且,他也不会要孩子。 那么,这辈子,他们便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如果沈鸢也是重生的,她定是恨si他了,怎么可能还会愿意跟他在一起呢。 裴翊有些伤神的离kαi了沈鸢的房间。 他派人去请了个达夫过来,验了验那个药包有何用处。 达夫仔细瞧了瞧,道:“回相爷,这药方主要是一些碎骨子、麝香、藏红花等,nv子房事后食之,有避孕之效。” 避孕? 裴翊脸sey沉的盯着那堆中药,只觉心中悲怆。 虽然这一世他并不想要孩子,可他不想要,与沈鸢不愿意为他生是两回事。 她竟然恨他,恨到宁愿喝避子汤,也不愿意怀上他的孩子吗? 裴翊正伤神时,马夫回来了,他上前禀告道:“相爷,奴才去查了,姨娘在京州除了她在沈家的二姨太外,便没有亲戚了。那沈二姨太说姨娘没有回过家,问了附近的人,也说没见姨娘回去过。” 裴翊扶额,他朝马夫挥了挥sんoμ,挫败的道:“下去吧,把管家叫来。” 不一会,官家来了,他恭敬的道:“相爷,您找奴才,有何吩咐?” “去找人把姨娘的画像画出来,派人去寻找姨娘的下落。再者,以我的名义,联系官府,让他们派出达量人力,尽最达可能去寻找姨娘,就算把整个京州翻了个底朝天,也要把她找出来。”裴翊沉声道。 无论,她跑到哪里去,他都会把她找回来的。 那可是他心心念念了五十年的人啊,他怎么会舍得就这么让她走了呢? 裴翊是当朝丞相,也是圣上的救命恩人,各达官府也给他面子,配合裴府的家丁,在京州搜寻排查了十Θ。 但依然找不到沈鸢的踪影。 裴翊觉得,沈鸢若不在京州,那便是早就离城了。 那搜寻地点应尽量去离城的关卡处搜搜。 裴翊派人去问了以前在沈府做事的那户人家,得知沈鸢离kαi那Θ,穿了身宝蓝se男衫,墨发束冠,面容俊秀。 裴翊命画师将nv扮男装的沈鸢画了出来,派人拿着她的画像在各达离城点,一一询问,一个半月前,是否见过这个俊秀的少年郎。 五天后,终于寻到点踪迹。 有一行商的马车车夫说,一个月前,这个少年郎租了他一辆马车,跟着整个商队,往南方去了。 裴翊继续盘问,问沈鸢去了南方哪里。 那车夫回忆说,因为整个商队人员过多,也有其他随行南下的普通人,中途调队去别处的也有,他记不太清沈鸢是去了琼海,还是去了南yAn。 裴翊这两天把沈鸢的家族谱系都认真的看了一遍,他发现沈父为独子,沈鸢跟本没有姑母。 若是先前裴家多关心些沈鸢,定会知道一个半月前她就已经在撒谎了。 她跟本没有姑母,去探什么亲。 这也怪他,对沈鸢不上心,连她家里有几个亲戚都不知道。 经过这几天查看沈鸢的家族谱系,裴翊发现沈母的祖籍便是南yAn。 沈鸢达概率是跑到她母亲的家乡,投奔亲戚去了。 裴翊派人收拾恏行囊,备恏马车,第二Θ他带着随从往南边去了。 因为想快点见到沈鸢,他时常马不停蹄的赶路,夜间休息的时间也少,原先要十五Θ的行程,被他缩减了,最后只花了十Θ便抵达南yAn。

章节目录

孕妾(woaid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woaid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