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对何守义来说,这夜绝对是难忘的。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魏巡抚敢刺杀他。

    虽然二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是昭然若揭,但是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刺朝廷官员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何况...

    何况一旦何守义遇刺,所有的矛头都会毫无疑问的指向魏巡抚。

    这个魏巡抚未免也太蠢了些吧。

    好在何守义反应的足够快,在对方发难之时及时应对,逃到了亲兵营里。

    有了亲兵营的护佑,别说是何守义派出区区几个刺客来,便是派出再多的人,把整个杭州的衙役全部搬来,何守义也不怕。

    当然了,此时此刻何守义最期待的还是看魏巡抚如何应对。

    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此刻魏巡抚应该是气的直跳脚吧?

    但魏巡抚就是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他现在就是装也得装作一副悲痛惶恐的样子。

    果不其然,就在何守义“遇刺”后的第二天,魏巡抚亲自来了亲兵营。

    何守义心道这厮倒是有些意思,他怎么敢来的啊。

    “哎呀何将军,何将军受惊了啊。”

    魏巡抚一见到何守义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道:“听闻何将军昨夜遇刺,本抚急不可耐,立马前来探望。何将军没有什么大碍吧?”

    何守义趋步走近,沉声道:“大碍倒是没有,惊吓自也不会。多谢魏巡抚关心。”

    他说罢之后突然压低声音,用仅仅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魏巡抚心中登时咯噔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何守义也是天子下旨来剿倭寇的。

    他身为浙江巡抚,如果何守义在杭州的地界上死了,魏巡抚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即便没有定性为幕后主使,那也肯定是少不了失察之罪,最后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但是魏巡抚当时确实着急了。毕竟何守义咄咄逼人,且一点也不给他机会。

    魏巡抚几次三番示好,并试探何守义,希望何守义收手。

    只要何守义愿意,他甚至愿意分何守义一杯羹。

    可何守义却明确的拒绝了他。

    这让魏巡抚不得不另外谋划一番。

    人不可能等死,何况魏巡抚身后还有一众浙江的豪商巨贾。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既然魏巡抚拿了核心江南商贾的钱,总归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吧。

    那样以后谁还敢跟他合作,谁还敢孝敬他。

    退一万步讲,这是关乎到全家老小性命的事情。

    如果被朝廷知道,且定性为通倭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很有可能全家老小菜市口一起走了。

    魏巡抚十分赞同曹孟德的那一句话,叫做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他不是没有给过何守义机会,是何守义自己不抓住的。

    身为一名将领,满脑子只有立下军功,对其他人的死活不管不顾,叫魏巡抚怎么跟他合作。

    真的是极致迂腐的一个人。

    当然,戏份该做还是得做足。

    虽然二人已经撕破脸,但在明面上他们毕竟还是同僚。

    同僚遇刺,身为巡抚他还是要前来慰问一下的。

    但也仅限于此了。

    魏巡抚不希望再出现任何的差池,天子不是要来了吗,他倒要看看这个剿灭倭寇不利的何守义如何交待。

    一个倭寇没有剿灭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吧。

    都说读书人舌灿莲花,笔比刀子还要利,魏巡抚就要在天子面前狠狠参何守义一本。

    “既然何将军没有事,本抚就放心了。”

    魏巡抚哈哈笑了笑,随后同样用只有二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我们走着瞧。”

    说罢转身离去。

    魏巡抚走后何守义喃喃道:“这个家伙真的好嚣张啊,足以见得浙江布政司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官商勾结沆瀣一气,若是再不整治一番,真要是尾大不掉了。”

    ...

    ...

    经过近二十天的航行,天子圣驾终于经由大运河抵杭。

    这当然不是全速前进下的结果。

    事实上,圣驾一路走走停停。

    毕竟朱由榔难得出宫一趟,欣赏下沿途风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沿途官员百姓更是展现出了难得的热情。

    毕竟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而言,一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见到天子一次。

    如今得了机会,自然要仰望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明第一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