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梧落网的很快,只是眼见大势已去的那一刻,他便毫不犹豫地服毒自尽,连哥舒翰都没来得及阻止他。

    他将一枚剧毒的蛊虫藏在自己身上,就是为了不肯再成为阶下囚。

    从他年少时家族被查抄流放开始,他就已尝过为奴之苦,此番卷土重来,千般算计,却也给自己留了最后一手,不是退路,而是绝路。因为他知道,这次失败之后,就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

    是他亲手将哥舒翰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在看到哥舒翰的那一刻,就知道一切已无可挽回,果断在他动手之前,就先自行了断。

    哥舒翰却呆了许久,最后向李宪求情,准他将司梧的尸体带走安葬,自此之后,他所属的部落永远效忠于宁王,绝不背叛。

    章若虚起初担心他们这是苦肉计诈死,李宪便让人将司梧的尸身火化,只让哥舒翰带走一罐骨灰,也算全了他们昔日相交一场的兄弟之情。

    王图霸业一场空,司梧算计了那么多年,放弃了亲如手足的兄弟,放弃了爱他的女人和未出世的孩子,到头来,依旧是没入尘土的一捧灰。

    唏嘘过后,卢悠悠便再没了时间和心思去想这些,因为李宪为了避免再横生枝节,将婚期安排的极近,就算礼部先前为他准备婚礼已有过经验,这一次依然忙得人仰马翻,一刻不停,紧赶慢赶的,才在他选定的吉日备齐所有物品。

    只是这一次卢家出事,不光是卢婧之和卢夫人被下狱,连卢丞相也受了牵连,尽管他在得知司梧身份后就给卢夫人写了休书,还把卢婧之从族谱上除名,给李宪送去帖子请卢悠悠回卢家待嫁,恨不得许下大半的家产做陪嫁?以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身家。

    可他却不知道?这个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甚至无视的庶长女,早已换了芯子?如今的卢悠悠?压根对他没有分毫的孺慕之情,更没有那种要为父尽孝不惜牺牲自己的节操?连带着李宪也就毫不客气地公事公办了一回,非但撸了他的官位?抄了了卢家?还直接将他发配去了边关,连婚礼都不让卢家人沾半点手。

    他要娶的,是三绝神医之徒卢悠悠,与昔日的卢丞相庶女?根本已不是一个人。

    卢悠悠对于李宪的安排?不但没有异议,还一百万分的满意。

    杜清涟兄妹作为她的娘家人,比卢家那些人不知好多少倍,无论是身为师父的杜清涟,还是重归于好的姐妹杜清漪?经过这次天牢之灾的考验,当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虽无血亲,却胜似骨肉。

    藤原因为司梧之事?没能得到婚礼的帖子,只能跟着章若虚提前送去了贺礼。

    卢悠悠没想到藤原居然送了那么大的一份礼——神仙窟的地契。

    想到在那个被藤原当成cos屋的地方?她和李宪误中销魂散?险些闹出大事?卢悠悠就忍不住有些脸上发烧。

    偏偏藤原还自以为贴心地说道:“这可是宁王与卢娘子定情之地,如今我已打算回东瀛,留着也别无他用,倒不如送予二位,也算成人之美……”

    章若虚急忙替他解释道:“其实藤原君就是想留着这处园子,以后王爷和王妃若是出游之时,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卢悠悠轻叹一声,“藤原君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那园子也花费不少,空置在那反倒浪费,倒不如交由当地书院,做一处会文雅聚之所,方才不负藤原君在那儿投入的心血。”

    藤原闻言大喜,向卢悠悠深深一揖,“多谢卢……王妃!藤原日后若是再有机会来中土,必当拜见二位,以表谢意。”

    卢悠悠笑了笑,说道:“再来拜访自是欢迎,谢倒是不必谢了。如今你带回东瀛的东西,别忘了署名出处,让后人记得这些东西的来历和你不远万里求来的辛苦才好。”

    “那是自然,”藤原连连点头,“中土的文化在我们那里尤为风行,京都和各州贵族都派了不少子弟前来学习,定能将两国友好传扬下去,永结以好。”

    “但愿如此。”

    卢悠悠自是知道他们以后的发展,可这里并非自己原来的空间,会怎样发展变化她也无法决定,只能做一点算一点,能让现在的人记住,给未来留下历史的记载,也算是尽了一点儿力。

    藤原和章若虚前脚离开,杜清涟便后脚跟了进来,送上的贺礼却只是薄薄的一本书册。

    卢悠悠只看了眼封面,就不禁惊呼一声,“师父,这……莫非是师祖留下的《百草录》?你……要把它传给我?”

    杜清涟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她,说道:“虽然你以后不会以此为业,多记些药草知识也有益无害。”

    “多谢师父!”卢悠悠忙向他行了一礼,又问道:“师父,既然你把《百草录》送给我了,那我怎么处置都行吧?”

    “你打算怎么处置?”杜清涟微微皱了皱眉,“要送给宁王?”

    卢悠悠说道:“我虽跟随师父学医的时间不长,却也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恋语集:织梦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宁馨儿1919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馨儿1919并收藏恋语集:织梦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