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去找此人了,此人在我手上。”倪月杉主动说了一句。

    倪高飞有些讶异:“他不在相府,在你手上?”

    倪月杉点了点头:“那天亲王追着贼人到了相府外,最后是邹将军追去的,亲王先回了相府,那贼人便是易文轩易容假扮的!”

    身为管家,虽是下人,可待遇与主子差不多,有独立的小院落居住,而且不允许下人过去打搅,便不会有人前去。

    他若想在院子里关一个段勾琼再简单不过。

    此时邵乐成低笑了起来:“嘶,将一个管家推出来,便想将一切都推向管家?相爷,你可知道,为何我说你与图梵勾结吗?”

    “因为这管家易文轩是图梵人!曾为图梵大王效力,寻找金山地图!相爷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会对一个奸细这么没有防备?”

    “随意就录用了,随意便招入府中,一做便是管家?你怎么这么信任他?还是说,这身份,是你刻意给他安排,你早早与图梵勾结了!”

    邵乐成的言辞听上去十分的犀利,完全不相信倪高飞是冤枉的!

    当初易文轩入丞相府,全是因为苗媛所推荐,而那时,倪月杉管事,管家也算倪月杉同意入府的,有她选中,倪高飞岂会怀疑?

    倪高飞眉头皱了起来,倪月杉主动开口说:“我劝亲王还是不要在易文轩的来历上,多纠缠。”

    邵乐成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你在威胁本王?你们相府做出这种事情,你还当着两位尚书大人的面,威胁本王!”

    倪月杉轻笑一声:“你真要查?好啊,我这就让人去将易文轩叫过来,也好让你听一听他的由来。”

    倪月杉说着已经朝外走去,那模样好似还有些幸灾乐祸,好似易文轩究竟如何入的丞相府,会让他这个亲王后悔一样。

    邵乐成略有不解的看着倪月杉背影,邰家父子对视一眼,颇感觉到,有些奇怪。

    倪月杉的脚步顿住,回头看了一眼邵乐成,他竟然是没有起身,没有阻止。

    邵乐成冷声道:“怎么停下来了,走啊,继续往前走。”

    倪月杉哼了一声,朝外而去。

    没了倪月杉,邵乐成看着倪高飞愈发的得意起来:“相爷,若不是因为勾琼在相府没被用刑,到了最后,也未曾受伤,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跟你好说歹说了。”

    倪高飞没有感激,只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好似心里一点都不担忧自己的处境。

    与此同时的邰府内,邰半雪觉得三个月后出嫁,还是难以开心起来,但等她想到,三个月期间或许会出什么意外,她就有心安了下来。

    钦天监所算的吉日,也就成了她大婚的日子。

    而且钦天监也顺便测了测她与段勾琼的八字,没有不和,可以说二人共侍一夫,反而有利于家庭和睦。

    至于钦天监为何要听邵乐成的话,全因为邵乐成手中握着钦天监被人收买,说假话的把柄......

    邰半雪还在闺房中,郁闷的叹息,窗户处响起了敲击声。

    她皱着眉,对身旁的丫鬟问道:“谁胆子这么大,胆敢大白天的敲打本小姐的窗户?”

    “奴婢这就去看看情况。”丫鬟主动朝窗户的位置走去,等打开了窗户时,看见外面站着的人,惊呼声还未出口,人已经被人打晕了过去。

    听见了异响,邰半雪觉得非常奇怪,她站了起来,也朝着窗户走去。

    但看见出现的人时,讶异了。

    “怎,怎么是你......”她错愕不已的看着邹阳曜,邹阳曜虽然昨天救了她,但这里是邰府,他来便是擅闯,是贼......

    邹阳曜一脸愤懑般的说:“昨天你说你是邰家的小姐,我便将你送回来了,可是今日,我依旧为我家相爷奔走,寻找线索给相爷洗刷冤屈。”

    “可你爹还有你爷爷竟然现在去了天牢审问相爷,谁不知道在天牢的犯人,不管是谁,只要不招认,就会被用刑,真是白救你了!”

    邰半雪错愕无比:“那你想让我干什么?”

    “既然你现在得救了,那就报恩吧,跟我去天牢!”

    邰半雪讶异的看着邹阳曜:“你没开玩笑吧?我一个女人,我能做什么?就算我为相爷求情,可我爷爷还有爹,也不会按照我说的做啊!”

    邹阳曜已经上前来拉邰半雪:“你放心,我自有法子。”

    邰半雪想拒绝,但没有机会,因为他已经不客气的拉着她,朝外飞身而去。

    邰半雪的脸颊烧红,颇为羞涩的抬首朝邹阳曜看去,邹阳曜紧抿着唇,没有去看她,带着她已经飞上了屋顶。

    而倪月杉已经派人去带易文轩来,之后重新走回了天牢内,见倪月杉回来的这么快,邵乐成打着哈欠:“摄政王妃,你究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暮雪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雪朝歌并收藏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最新章节